第四百二十章 拓跋彦超与白承福

    “风云,你大概还不知道冯晖曾在三月时调离过灵武吧?”典奎问道。

    李风云一愣,摇了摇头。

    典奎解释道:“朔方节度使冯晖在灵武颇有威望,深得羌、胡部族的人心,每年马匹交易,可得马五千匹。因此,朝廷对他颇有顾忌,所以调他接替杜重威镇守镇州及陕州,后来又调入朝中为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兼领河阳节度使。

    而朔方之地则由前彰武节度使王令温(注1)代镇。

    冯晖镇守朔方之时,将党项人的酋长拓跋彦超扣压在灵州作为人质,所以党项人不敢为乱。他走之前,不知因何原因,却将拓跋彦超放走了。

    王令温在灵武可没有冯辉那般的威望,拓跋彦超、石存、也厮褒三个部族趁机作乱,联合起来进攻灵州,杀死王令温的弟弟王令周,王令温平息不了乱兵,只得向朝廷奉上表章告急。”

    李风云猛地一拍桌案,喝道:“又是养寇自重!”

    众人无语,事实便是这样,养寇自重已经成了武将自保的一种手段,究竟是谁的错,谁也说不清楚。

    只可惜这样的事情一次一次在华夏历史上上演,几百年后,在辽东,有一名叫李成梁的悍将,也使用这一招,放任一个叫努尔哈赤的女真酋长作乱。在李成梁还活着的时候,他能制得住努尔哈赤,在他死后,努尔哈赤坐大成为中原的心腹之患。

    他的儿子皇太极在一群汉奸的帮助下,趁着中原内乱,元气大伤,席卷天下,让刚刚从蒙古人铁蹄之下恢复才不到三百年的江山再次践踏于胡虏之下,并用种种手段将汉人的气节磨平,更几乎让华夏传承泯灭于倭人之手。

    历史总是这般相似。

    不过此时的李风云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愤恨于帝王与大臣的权谋。

    “后来呢,朝廷是怎么处理的?”李风云问道。

    “朝廷又能如何处理?”典奎苦笑一声,道,“只得再次任命冯晖为朔方节度使,率领关西兵马平乱;任命威州刺史药元福为行营马步军都指挥使。”

    “这一招还真是有效!”李风云忿忿地道,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做响,“冯晖究竟有没有平定下来?”

    典奎点了点头,道:“冯晖还是有点本事的,从最新收到的消息,他的确打败了拓跋彦超,虽然胜得险而又险。

    据说冯晖带领兵马越过沙漠,来到辉德时,粮草已尽。而拓跋彦超众数万,扼守要道,据水泉以逸待劳。军中士兵大惧。冯晖于是以贿赂求和于拓跋彦超。

    拓跋彦超居然答应了和谈。于是从早晨到中午,和谈使者往往返了四次,仍未达成和议。

    药元福分析说:‘虏知我军饥渴,不过是在假装许和以骗我们罢了;若等到日暮,兵卒饿得没有气力了,则吾辈成擒矣。现在虏兵虽众,但是精兵不多,只不过是那些依西山而列阵的那些兵罢了。其余步卒,不足为患。

    请让我以精骑先犯西山兵,小胜则举黄旗,大帅再率领大军合势击之,破之必矣。’

    冯晖听从了药元福的建议。

    药元福帅领骑兵出击,拓跋彦超的兵马不敌,纷纷后退,药元福举黄旗,冯晖率领大军全面进攻,大败拓跋彦超。次日,冯晖便率军进入灵州,重新控制了灵武。

    不过,对于拓跋彦超作乱之事,朝廷似乎并无追究之意,王令温的弟弟王令周,还有那些兵卒与百姓,算是白死了!”

    李风云微微松了口气,叹道:“这次胜利,多多少少有些运气的缘故在里面,老这样,迟早有一天会吃大亏。”

    典奎身有同感:“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顾得现在,哪还管得以后?”

    “还有一事,刘知远似乎在试探朝廷。”典奎又道。

    李风云心头一惊,此时若刘知远举旗造反,中原大势去矣,急问道:“究竟是何事?”

    “中原与契丹绝交后,皇上曾屡次召吐谷浑酋长白承福进京入朝,宴会隆重,赏赐丰厚。与契丹在澶州之战中,白承福曾帮助守卫滑州,也算是立下了些功勋。

    前些日子,适值天气酷热,白承福遣送他的部落回到太原,把牲畜放牧在岚、石二州境内。

    部落的人经常犯法,刘知远执法严厉,决不放纵;吐谷浑部落的人知道大晋朝廷衰微,又害怕刘知远,谋划一起跑回原来的地方。

    有个叫白可久的,在部族中的地位仅次于白承福,率领自己的队伍归降了契丹,耶律德光任命他为云州观察使,想要以此来引诱白承福投降。

    刘知远秘密上表:‘吐谷浑反覆难保,请迁于内地。’

    皇上与是遣使,把白承福发其部落一千九百人,分别安置在河阳诸州。

    刘知远派遣郭威将白承福等诱入太原城中,说白承福等五族谋叛,派兵围杀了他们四百多人,籍没其家财。”

    李风云大惊,问道:“白承福是否真有谋反之意?”

    典奎摇了摇头,道:“这个倒是不知,我们风云镖局总共才只有这些人,打探不来太详细的细节。

    不过,白承福非常富有,喂马的马槽都是用银子做的。

    据传言,刘知远曾与郭威商议,认为白承福是心腹之患,不如让他们离开。郭威则建议刘知远干脆诛杀了白承福,没收其财物以养军。

    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李风云面色暗沉,问道:“此事朝廷作何反应?”

    典奎干笑了几声,道:“一个吐谷浑部落的酋长,死了便死了,怎比得上河东节度使刘大帅?朝廷非但没有责罚他们,反而下诏表彰奖赏刘知远。

    显然,朝廷是怕了刘知远。”

    李风云叹息了一声,道:“朝廷该惩罚的不惩罚,拓跋彦超半点事都没有,白承福却无辜受难,难以昭雪,权谋,哈哈哈哈,中原的事都坏在这权谋上面了。这样一来,以后谁还愿意为朝廷效力?”

    想了想,又道:“典大哥,让各地的兄弟都小心一点,别做了下一个白承福。”

    典奎点头道:“已经交代下去了,跟这帮诸侯打交道,要藏一万颗心眼。”

    注1:王令温(895-956),字顺之,瀛州河间人。其父名迪,德州刺史,累赠太子太师。令温少时以武勇著称,开始从军时初隶属于后唐庄宗李存勖的麾下,后来迁直军校。在后唐明宗与契丹的上谷之战中,曾救过明宗李嗣源,到明宗李嗣源即位,历迁神武彰圣都校。

    后晋初年,又从淄州刺史迁至洺州团练使。后来安重荣在镇州造反,晋祖石敬瑭以令温为行营马军都指挥使,与都帅杜重威一起,大败安重荣于宗城,因功授亳州防御使。不久后拜永清军节度使。

    契丹入侵中原时,令温正好奉诏入朝,契丹攻陷了贝州,其家属因此而没于契丹。晋少帝石重贵悯之,授武胜军节度使。没过多久,移镇延州,又迁灵武。

    后汉时,再次被任命为永清军节度使,不久改任安州。

    后周国初,加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后周世宗柴荣嗣位,迁镇安军节度使,罢镇归阙。显德三年夏,以疾卒,时年六十有二,诏赠侍中。

    注2:药元福(883年—960年),并州晋阳(今山西太原南)人,五代时的名将。一生历唐,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宋六朝,在其中五朝为官,因其智勇双全,雄才大略,在对契丹,党项及历次战役中累立战功,被誉为“骁将”。深受后晋石重贵和后周柴荣的器重,位居太师,侍中(正一品)高位。建隆元年(960年)亡故,享年七十七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