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北逃

    从虎跳峡中撤了出来,苏语侬与公孙无忧正在峡谷外等着他。李风云心中一阵发寒,红莲孽火只剩下那一颗,用过了就没了,苏语侬现在还没有本事制得出红莲孽火,这也是李风云不敢凭借着红莲孽火强行硬突虎跳峡的缘故所在。

    “风云哥哥,现在该怎么办?”苏语侬低声问道。

    李风云看了看四周,道:“此地不可久留,长白老怪必定会通知耶律明、萧齐瑞。我们赶快走。”

    三人急忙向北奔去。

    这时,长白老怪等人也从虎跳峡追了出来,见李风云等三人急速向北而去,长白老怪挥手道:“追,盯住李风云不放,耶律教主和萧国师迟早会赶来。”

    七名一流高手紧随着李风云三人追了下去。

    李风云偷眼往后瞧了瞧,心中暗暗叫苦,这样下去,长白老怪迟早会将耶律明、萧齐瑞招来,那时他们想逃也逃不掉。

    而醉道人是指望不上了。自从三天前醉道人拦住了萧齐瑞后,就再无醉道人的消息。李风云曾问过公孙无忧,公孙无忧说醉道人彼此能探知对方的行踪,也仅限于距离在十里之内,超过了十里,彼此双方都找不到对方,而这几日,公孙无忧也未发现醉道人的行踪。

    此时李风云三人也没有其他的法子,只能撒腿狂奔,期待能甩掉长白老怪等人。可是长白老怪的轻功并不在他们之下,而且李风云、公孙无忧还要照顾苏语侬,想甩掉长白老怪又谈何容易?

    只是长白老怪顾忌李风云手中的红莲孽火,不敢靠得太近。但是,同样,长白老怪也力逼李风云等人,不让他们遁入山中。

    两伙人一前一后跑了一个多时辰,苏语侬内力不济,终于有些吃不消。

    李风云二话没说,一把抓住苏语侬,扔到背上,小声道:“抱紧我!”

    苏语侬羞得满脸通红,不过事急从权,江湖儿女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长白老怪心中十分奇怪,边追边喝问道:“李风云,这样跑你又能跑多久,难道你打算扔下燕无双不管了么?”

    李风云哈哈大笑道:“长白老怪,你说呢?”

    长白老怪脸色一变,大声道:“难道……你……调虎离山?”

    “算你聪明,现在才想明白,调虎离山还谈不上,调猫离树罢了,在我大师兄面前,你哪有资格称虎?不过现在就算你想明白了也晚了!我大师兄此时只怕已经冲过了虎跳峡。”李风云有心扰乱长白老怪的心神,胡乱瞎说。

    “哼!你休要骗老夫!你道老夫在虎跳峡没有留人么?”长白老怪定了定心神,留在虎跳峡的那些二流高手,就算不能拦住燕无双,但燕无双带人冲关,他们不可能连发出焰火信号的机会也没有,长白老怪判断李风云多半是在胡说。

    “我大师兄的本事,又岂是你这跳梁之辈可以揣测?”李风云信口胡说,“哦,我手中还有一种毒火,叫做幽冥鬼火,是毒霸欧阳峥跟我打赌,输给我的,不晓得威力如何。

    长白老怪,反正我大师兄已经走脱了,我也放下心来。你我这样追来追去实在没有多大的意思,要不你我都停下来,一个对一个,公平决斗如何?你放心,我绝不会用红莲孽火欺负你,最多用一用幽冥鬼火。当然,你也可以用别的什么毒火来对付我,我绝不说你作弊。”

    长白老怪气得七窍生烟,幽冥鬼火是欧阳峥的成名毒物,他也知道,厉害无比,江湖中数名一流高手丧生在这幽冥鬼火之下,这才成就了毒霸欧阳峥之名。这样的比试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当然,长白老怪也明白,李风云这是在威胁他,告诉他不要靠得太近,要不然,他说不准就会扔出什么东西来。

    “好啊!李风云,你先停下来,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谈的。”长白老怪对李风云也惊讶佩服不已,背着一个人,居然还能跟他边跑边瞎扯,丝毫不见气短,这内力之深厚,比之他也差不了多少。

    如果说招数上,天资还能有所帮助,但内力却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难以投机取巧,真不知李风云是如何修炼出来的。难道说这世上真有什么绝世功法,可以让修炼者的功力一日千里?

    “哈哈,长白老怪,你想骗我停下来,别做梦了!”李风云笑道,“要比试也成,先叫你身边的那另六名高手远远退开,我也让我的朋友离开,你我单打独斗,一个对一个,谁也别占便宜。想七个打两个,门都没有!”

    “李风云,你这么说就是不敢跟老夫比试了?没想到名震江湖的血衣魔煞原来如此胆小!”长白老怪丝毫不让。

    李风云针锋相对,大声答道:“长白老怪,你休要用这法子激将老子。激将法老子用过不晓得多少次了,怎会中你的计?你这般紧咬着我不放,无非是指望耶律明、萧齐瑞赶过来。实话告诉你,死了这条心吧!

    萧齐瑞被醉道人缠住了,想来也来不了。就算他赶过来了,醉道人也到了。萧齐瑞来杀我,醉道人去杀你们,老子就算死了,也是一个换七个,值了!再说,萧齐瑞也未必会杀我。

    至于耶律明,你也别作指望。我已经传信给路师兄,路师兄虽然跟大师兄的关系不好,但好歹也是同门,对我也颇多关照。我被人欺负,大师兄被人追杀,他岂会不来。这时候,他理应已经到了河北,说不定正跟耶律明打着呢。

    还有一个秘密,我也不妨告诉你,永固宫主那边我也带信过去了。永固宫主跟我的关系,你大概还不知道。永固宫主是我师父的外甥女,也算是我的师姐,知道我被人欺负,万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唉,要不是我那师父立下重誓,再不管江湖之事,哪有这般麻烦?我师父要是来了,哪个虫儿敢开口?反了他了!”

    李风云信口胡说,苏语侬伏在他背上掩嘴偷笑。

    “是吗?那不妨将你师父找来,当年本尊不曾怕过他,今天更不惧他!”忽然,远远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并且迅速朝李风云这里掠了过来。

    长白老怪听到这声音大喜,李风云听到这人的声音不觉心中叫苦不迭,暗暗着急:“耶律明怎会来得如此之快?难道今日我李风云真要命丧于此?”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