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一个假设

    二爷笑了笑说道:“那个人无论到哪里都能够活下来,他没有那么容易死。”

    “他在哪里?”韩森忍不住问道。

    二爷在树桩制成的桌子前面坐了下来,倒了三杯茶,其中两杯分别给了韩森和宁月,一边喝茶一边说道:“我也想知道他在哪里,可惜却找不到他。”

    韩森顿时有些失望了,拍了拍怀里的小花说道:“如果二爷想从我这里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根本没有见过他。”

    二爷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不可能知道他在哪里。”

    “既然如此,二爷找我来有其它什么事吗?”韩森不解的问道。

    韩森实在想不通,二爷找他过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二爷看着韩森轻叹着说道:“如果我说韩敬之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你会相信吗?”

    “为什么?”韩森微微一怔,然后才问道。

    如果以前二爷这么说,他还是比较挺相信的,毕竟他也怀疑自己和韩敬之并没有血缘关系。

    可是之前父亲已经告诉过他,韩敬之就是太爷爷,二爷再这么说,韩森就不太相信了,不过韩森也没有直接否定二爷,还是问了一句。

    二爷没有回答韩森,对着宁月微微点头示意。

    宁月拿出一份资料摆在韩森面前,然后才说道:“自从我们知道你拥有九命血猫吊坠之后,一直在调查与你有关的一切,还有你与韩敬之的关系,这里包括了我们能够调查到的所有资料。”

    韩森打开资料翻看了几页,发现里面的内容非常详细,只要他走出家门,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都会有相关的详细记录。

    还有一些从侧面调查而来的资料,还有他的家庭成员的所有动向,就连韩森的二叔和姑妈他们都在被严密的监控调查。

    韩森这边还算好的,二叔和姑妈他们那边,几乎连内裤是什么颜色都没有调查了出来。

    “你们到是下了很大的功夫。”韩森看着资料说道。

    “我们需要分辨你是敌人还是朋友,这是很正常的程序。”宁月笑着说道。

    二爷却只是在一旁品茶,并没有再说话。

    宁月指着那些资料继续说道:“经过我们长时间的调查和各种综合线索的推论,证明你和你的父亲非常有可能是韩敬之的直系亲属。”

    “既然如此,为什么二爷说我和韩敬之没有血缘关系?”韩森疑惑的看着宁月和二爷。

    他们说的未免有些太过自相矛盾了,韩森知道一定还有后话。

    宁月神色严肃的说道:“在调查的过程之中,我们发现了很多的疑点,一直无法确定你们父子和韩敬之的关系,因此浪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直到我们把这些疑点一一解决,才发现你们确实很可能是韩敬之的直系亲属,不过……”

    韩森没有插话,静等着宁月继续说下去。

    宁月叹息着说道:“不过有一个小小的疑点,我们始终没有能够解开。”

    “什么疑点?”韩森好奇地问道。

    宁月指了指资料封面上写着的韩敬之三个字,用一种很古怪的语气说道:“为什么你的太爷爷会叫韩敬之。”

    韩森先是一呆,然后就明白了宁月是什么意思。

    韩敬之当然就是韩敬之,可是韩敬之安排的脱身棋子为什么还叫韩敬之,这一点韩森以前也有过疑惑。

    “如果说韩敬之利用了那个小公务员的身份隐藏保护自己和你们父子,那么他就不该用韩敬之这个名字,换成任何一个名字,都会比现在这个名字要安全一百倍一万倍,可是他偏偏用了这个名字。”

    宁月顿了顿继续说道:“而就是这个名字,让我们和许多与韩敬之有关的势力,都有些摇摆不定,难以确定你们和韩敬之到底有没有关系,被牵扯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我相信不只是我们宁家,很多势力也都为此付出了许多的资源和精力,想要判断出你们的真正身份,然后从你们身上查出韩敬之的下落。”

    “结果你们身上却是一个接一个的疑团,很多都误导了我们的调查方向,让我们始终不能确定你们到底和韩敬之有没有关系,直到我们把这些疑团全部解开之后,发现你们确实和韩敬之很可能是直系亲戚,剩下的疑点也只剩一个,为什么韩敬之还是韩敬之,这甚至不能算是一个疑点。”

    “这个不是疑点的疑点你们找到答案了吗?”韩森问道。

    宁月摇摇头:“我们没有找到答案,但是我们进行了一种假设和反向推理,也许你可以听一听。”

    “请说。”韩森看着宁月,他也想要这个疑点的答案。

    宁月叹息一声说道:“如果我们假设韩敬之不是你们的直系亲属,而他使用韩敬之这个名字也是有目的,那么这个目的会是什么呢?从结果反推来看,你们一家人牵扯了我们宁家和其他势力很多精力,所有的重点都在你们身上,谁都想要从你们身上查出韩敬之的下落,而且最终还发现你们是韩敬之的直系亲戚,那么谁最受益呢?”

    韩森听到这里脸色已经变了,如果这样推理的话,毫无疑问受益最大的就是韩敬之,而牺牲者就是韩森一家。

    韩敬之这个名字,实际上更像是韩敬之留下的一个诱饵,一个让所有鲨鱼都上钩的诱饵,牵扯住了所有人的精力,而他自己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更可怕的是,韩森他们根本不知道韩敬之还活着,最终又被认定是韩敬之的直系亲戚,那么结局可想而知,他们只能正面面对所有的敌人。

    如果不是韩森父亲的假死之局,如果不是韩森的成长超乎了想象,现在恐怕就不是这个局面了,只是一个新流社,就能够让他们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这只是一个假设,不一定是真正的事实,可是却听的韩森心惊肉跳,背脊一阵发寒。

    “我们不能保证这个假设和推理的正确性,但是除非之外,我们实在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韩敬之还是韩敬之。”宁月注视着韩森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