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不早说?”我狠狠的瞪了麽麽茶一眼,在城里飞奔。于是所有人都看见一个有点气质的年轻人不顾形象的在城里狂奔,那表情就像家里失火了一般。我美好的形象全被毁了。

    我连滚带爬的从城里狂奔出来的时候,只觉得睁不开眼,仿佛看到了漫天耀眼的星辰。

    不计其数的人站在城门前,骑兵们都骑着马,穿着深红色的铠甲,佩戴银白色的臂铠,每人手中拎着一把比他们还长的长枪。步兵们同样的装束,只不过手中拿着巨剑,那种东西不是普通人可以挥得动的。至于弓弩手,每人手中都拿着重弩,戴着锅盔,在烈日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让你感觉如同站在太阳面前,畏惧的都睁不开眼,不敢呼吸。

    果然斯瓦迪亚的军队不是一般的军队可以比的,我的队伍和眼前的比起来简直就是乡野的民兵队啊!那种拿着斧头锤子上战场的人!

    而列在最前面的,则是斯瓦迪亚的国王,实至名归的统治者——哈劳斯国王!一眼看上去他似乎要有50多岁了,岁月在他脸上刻下了皱纹。然而即便是时间的流逝也没能消除他的威严。他明明不高,却像要俯视所有人。在这支军队中,只有他全身穿着银白的铠甲,如同太阳一般光芒万丈。这头斯瓦迪亚的雄狮又要一展雄风了。

    我心里不禁为库吉特叹了口气,这下他们又要倒霉了。塞加可汗现在估计已经派使者请求和平了吧。

    可是这些都不管我的事,政治太险恶了,不是我能玩的,我还是安心当我的信使吧。

    哈劳斯国王微微眯起眼:“我听说过你,雷萨里特。你的名声来得比你的人快!也许我们应该在竞技场上好好较量一番,看看谁更勇猛!”

    我一头冷汗,这算什么?决斗邀请函吗?

    哈劳斯国王皱起眉头:“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别耽误我领兵打仗。”

    我深吸一口气,单膝跪下:“国王,我受禅达阿拉西斯伯爵的委托前来将伯爵的亲笔书信送上。”说着,我从怀中恭恭敬敬的掏出书信,递给旁边的使者。使者疾趋几步,双手奉上书信。

    哈老师国王一脸怀疑的接过书信,撕开封口,抽出信纸。我抬起头,观察着哈劳斯国王的表情变化。然而他什么表情都没有,甚至没有一点惊讶的神色,就像雕像一般面无表情。我心里不禁佩服哈劳斯国王的心理素质,国王就是国王,果然非同凡响。

    哈劳斯国王看完了最后一个字,将信还给我:“暗黑教团?那不过是一个古老的传说罢了。你们那个伯爵应该把注意力放在他那个可怜的小镇上,而不是去关注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可是,这……”我还想再说几句,哈劳斯国王已经勒转马头:“战士们,出发!目标库吉特!”

    人潮一下子开始涌动,千百匹骏马奔跑的声音如同打雷,反射的阳光照的我睁不开眼。哈劳斯国王早已融入人群,不见了踪影。没一会功夫,那只庞大的军队就如同不存在一般消失了,只留下滚滚烟尘证明他们刚刚离开。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真是太失败了,居然两个国王都不关心暗黑的事。如果没有办法团结一心,还能够打败暗黑吗?

    我蔫了一般站起来,随手扔掉了手里的信纸。虽然我的任务只是送信,但是我一直希望能够靠自己的力量争取到一些盟友。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对于一个从穷乡僻壤来的使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使者先生,请留步。”我刚准备回城里,一个声音叫住了我。是一个一脸学术模样的人,穿着无袖衬衣,脚蹬一双游牧靴,戴着顶毡帽,怎么看怎么像底层阶级的人。

    我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呃,请问你是?”

    学者摆摆手:“我叫丹吉尔,是哈劳斯国王的首席顾问,我对你说的暗黑教团很感兴趣。”

    “真的吗?”我两眼放光,立刻拉住他,“你对暗黑感兴趣?”

    丹吉尔笑笑:“对,我也知道暗黑的一些事情。国王和我说了信里的内容,所以我才来找你,想详细了解一下情况。那么你们是真的遇到暗黑的人了吗?”

    我点点头:“是的,不过他们现在还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暂时不构成威胁,可是很难说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丹吉尔叹了口气:“果然和以前一模一样啊。”

    “什么一模一样?”我好奇地问道。

    丹吉尔深吸一口气:“两百年前暗黑入侵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诸国混战不休劳民伤财,根本不去注意暗黑。一开始还只是一些朝圣者,做过的坏事也仅限于打劫农民。但是渐渐地就出现了一些更强大的部队,类似于海寇的人。等到最后,不亚于王国部队的人出现了!到那时候国王们才警觉起来,可是已经晚了。梅迪乌斯发动闪电一般的袭击,一个月不到,各地纷纷沦陷,最终梅迪乌斯征服大陆登上宝座。那是一段黑暗的历史,一般人是不知道的,因为它就相当于国王的黑历史,它记述了国王们犯下的大错。”

    我听的头皮发麻:“你的意思是说暗黑的力量不久就会变得更强吗?”

    丹吉尔摇摇头:“对此我也不太清楚,我对暗黑的了解只有那么多。不过我知道一个人,他对暗黑有着很深的了解,他甚至还原出了暗黑入侵大陆的大事年表。”

    我开始兴奋起来,也许找到这个人我们对暗黑就会有更深入的了解,可以早作防备:“那么,你说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他现在住在那?”

    丹吉尔微笑:“他是一位大学者,叫做特拉普,住在阿兹哥德,你们从他那里应该能够得到一些帮助。”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热情的抓住他的手,“要不要留下来喝一杯?”

    丹吉尔婉拒了我:“我也很想啊,可是前线离不开我,我还要为哈劳斯国王出谋划策呢。那么就此告别了,雷萨里特。祝你好运,希望我们以后还能相见!”

    我向他挥挥手:“谢谢!也祝你们好运!”

    晚些时候,我们踏上了去阿兹哥德的旅途。由于旅途一路疲惫,我只带了诸如威金斯这样的老干部和喀拉杜斯这样的猛虎去拜访特拉普。也是,我要是带那么多兵过去恐怕是要被当成敌人看待的吧。

    远远地,我望见了那个村子。一眼看上去这个村子残破不堪,牲畜很久没有喂了,地上长满了杂草,居民们面黄肌瘦,不是病死了就是外出找工作去了。牛羊都病恹恹的,提不起精神。庄稼长得东倒西歪,地上随处可见动物和人的尸骨。很明显这是一个饱经战火洗礼的村庄。面对这样的景象我不禁叹了口气。

    “老大你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作为一个神射手,瑞恩充分发挥了他的特长,一眼看出村门口似乎起了争执。

    “去看看!”我扬鞭一挥,率领众人到了村门口。在哪里,十几个斯瓦迪亚步兵手拿武器,虎视眈眈的盯着村民们。领头的似乎在和村长说话,态度咄咄逼人,因为村长不时的撩起衣袖擦拭着脸上的汗。

    威金斯漫不经心的说:“大概是税收之类的事情吧,我在伊登手下干活时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村民们不想交税,所以才会派兵过来。也难怪,看这个村子的破败程度,他们当然没钱交税了。”

    我颇有兴趣的转向威金斯:“你经历过这种事?”

    威金斯滔滔不绝的说着,唾沫星子横飞:“我听别人说过,有一次伊登领主派人征税,结果那人被愤怒的村民打的鼻青脸肿。自然,伊登领主随后就调动军队镇压暴动,然后抓起所有带头的人,按照处死海盗的办法吊死了他们。其实为了延续战争,军队的开销特别大,但是军队只为领主的利益,这使得村庄长长不受保护,经常被敌军洗劫,所以他们其实是很惨的。”

    “所以……”我有些明白了,目光看着那些士兵。所有人慢慢地靠近,侧耳倾听他们的谈话。

    眼下显然是士兵占了上风,而村长不断地擦拭着手头的汗:“大人,我们实在是没钱交税了,再说上次不是刚刚交过税吗?”

    士兵两眼一瞪:“上次是和诺德,这次是和库吉特。没钱?牛啊羊啊小麦都可以用来交税!”

    村长很是为难:“这些天收成不好,庄稼都长不出来,剩下的这一点还要作为种子呢,我们真的没有东西交税了。”

    士兵有些恼怒的挥舞着手中的剑:“你说什么?我们拼死拼活的在战场上浴血搏杀,而你们打算观望?要不是没有我们,你们早就落入敌人的手里了!我们可是一直在保护你们,而你们打算忘恩负义?士兵们在前线浴血战斗,而你打算让他们饿肚子吗?”

    村长畏畏缩缩的说道:“恕我直言,大人,你们保护的是领主的城堡,而不是我们的利益。”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糟糕了,村长你说这句话是要被杀头的呀!

    士兵一瞬间勃然大怒:“兄弟们,他居然这么说咱们!找根绳子吊死他!吊死他!”

    村长的脸色一瞬间如同死灰一般,好像突然间由人变成鬼一样。他不由得双膝跪倒,口中念念有词,腿抖得像筛糠一样:“大人,求求你可怜我们吧,我们真的是没有东西来交税了!”

    士兵根本不理他:“兄弟们,找根绳子,所有不交税的,你们的下场都将和这个老头一样!”

    村长双手举向天空,苦苦的哀求着,但是士兵根本不理他。眼看绳子就要套到村长那枯树枝一般的脖子上,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站起来大吼一声:“放下那个老头!“

    这一刻,我终于觉得自己有点英雄的样子了。

    士兵转过头,恶狠狠地盯着我:“外来人少管闲事,不然我也把你吊死!”

    我的热血一下子涌上脑门:“哈,想吊死我?那你要先问我的剑答不答应!”说着,我一把拔出我的剑,剑锋直指他的喉咙。

    “喂喂别冲动啊!”麽麽茶跳起来站在我和领头的之间,张开双臂拦住了我。空气中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达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

    “住手!这男人是我的!”突然间,从旁边传来一个极具威严的声音,虽然音量不大却令人心生畏惧。

    我转头去看,刚好看到这家伙,阳光在他背后,这使得我看不清他的脸。他穿着皮袖衬衣,骑着一匹棕黑色的猎马。他眉头紧皱,一脸不悦的看着我,那表情好像在看一个乞丐一样,目光里满是厌弃。

    看来似乎是来者不善,要找我麻烦的啊。我握紧了手中的剑,暗暗给自己打气,是时候表现一下自己的领导风范了!

    可是他们为什么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喀拉杜斯和马克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看向我的眼神中满是疑惑。而威金斯、瑞恩、约达和雅格都露出了“我懂得”的奸邪表情,他们到底懂什么了?至于雅米拉,她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衣角,我看不到她的脸,只觉得似乎阴沉的可怕。真是奇怪,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样子?

    真是搞不懂这群人。我转头继续装出一副很厉害的样子瞪着士兵,而他似乎一脸不爽:“喂喂,从哪冒出来的家伙?不要多管闲事!”

    那人脸上立刻出现了怒色:“他的事我管定了!”说完,他一策马,飞奔到了士兵的面前。其他人见势不妙也都拔出了各自的武器,我不禁为那个人捏一把汗。

    突然间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仿佛地狱烈火一般,那人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团紫色的东西,将他包裹在中间,熊熊的燃烧。我甚至都能闻到杂草被烧焦的味道。领头的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就一头向他撞过去,紫色火焰瞬间包围了它。那个士兵立刻丢下剑,躺倒在地上不住地翻滚哀嚎,想要扑灭火焰。然而无论他怎么翻滚,紫色火焰就像跟定了他一样死死地缠绕着。渐渐地那士兵就不动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熟悉的烤肉的味道。

    我差一点咬了自己的舌头,威金斯下巴差点脱臼,喀拉杜斯瞠目结舌。作为队伍里三个战斗力最强的人(马克的能力目前我还不清楚,暂且这么说吧),这种战斗方式简直是闻所未闻,超越了一般人的认知能力!居然不用剑不用弓就能够杀死敌人!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会拥有这么强的能力?他又为什么会找上我?一串问题划过脑海,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后背生出些许凉意。

    余下的士兵反应过来,可是已经太迟了。就在我准备制止那人的时候,他已经把所有士兵全杀了。哀嚎声不绝于耳,这让我内心很烦躁。

    那人俯视着他们,威严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这人或许是太会伪装了,也可能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一个地狱恶魔。

    我有些生气地对他说:“嘿,你不用把他们全杀光吧!他们毕竟也是人啊,吓吓他们就够了,没必要动真格吧?”

    那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些畜生,死亡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居然还要我芬利尔亲自动手,你和你的手下是干什么吃的?”

    我抑制住内心的不满:“我和我的手下那是不想惹麻烦,你这样不出三天在这个国家就会有危险!再说,那你也不应该全杀光啊,你不给他们机会悔悟他们又怎么能洗心革面呢?”

    芬利尔似乎有些生气了:“你这家伙真是愚蠢!像他们这样的人就是死有余辜,而你还帮着他们说话,简直就是无可救药!你以为世界上还有什么宽容与仁慈吗?告诉你,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暴力,不够强大的人没有资格发号施令!”

    我摇摇头,表示不认同他的观点。暴力是很重要的,但是要是人归服不一定非要使用暴力。就比如阿拉西斯伯爵,他是依靠自己的统治方式使得所有自由势力都聚集在他的周围,和暴力没什么关系。

    芬利尔调转马头:“像你这样的人居然还有人派我来杀你,在我看来你根本就是只小虫子,不堪一击。”

    我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谁派你来的?又是谁要杀我?”

    而此时芬利尔已经走远了,风带来了他的回答:“这我不能说,不过反正你就将沉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用不着我来亲自结果你。”

    我站在原地,心里五味杂沉的看着他的背影。历史的洪流?你是恶魔还是诗人?我心里这么想着,对芬利尔又多了几分畏惧。总觉得他的背后有一个更大的势力在支持着。

    旁边的村长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看到满地的尸体他立刻反应过来,招呼村里的小伙子准备挖坑埋掉。总共只有十几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了无生气的一动不动,都变成了一具具烤肉。

    我突然一拍脑袋,想起了此行的目的:“对了村长,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特拉普的人?”

    村长抬起头来:“特拉普?你们要找特拉普吗?”

    我满脸笑容:“是的村长,我们就是要找他。请问,他现在在家吗,方便去拜访吗?”

    村长有些疑惑的点点头:“你们什么时候去都是可以的,可是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我反倒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村长我不太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可以说得再清楚一点吗?什么叫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

    村长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们:“原来你们还不知道这件事吶?也难怪,这里太偏僻了,平时就没几个人。那么我告诉你们吧,大学者特拉普两个月前就死了,房子被大火烧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呆住了:“怎么会这样?村长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失火的?”

    村长缓缓地摇摇头:“这个嘛,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那天火烧的真是特别大,杂草又多,差点整个村子都被烧掉了。”

    算算看两个月前,似乎是斯瓦迪亚和诺德的战争结束时期吧,难道是诺德人干的?不,不对,领主烧村不会用这么隐晦的方式,他们大可以作威作福的走到村中心,洗劫所有的财物,再把所有人抓起来当奴隶卖掉,发一笔战争财。

    那么到底是谁干的呢?我皱着眉头独自思索着。旁边的村长看我有些不太对,颤巍巍地说:“呃,请问你们找特拉普到底有什么事?”

    我立刻回过神来:“哦,没什么大事,只是想请他翻译几本别的大陆传来的著作。那就这样吧,既然这里见不到他我还是走好了。对了,马尼德,马尼德!”

    马尼德立刻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老大,叫我干什么?”

    “你去清点一下我们的食物,小麦有多少都给他们作为种子,另外我们的钱袋里应该还有些钱,拿出来一部分分给他们。”

    马尼德拍拍胸脯:“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

    太阳慢慢的西沉,我们一行人走在夕阳的余晖中,加快脚步向帕拉汶赶。路上,麽麽茶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我:“老大,那个叫什么丹吉尔的为什么要你去看一个死人?这不是在刷你吗?”

    我有些疑惑的摇摇头:“我也不明白他这么做用意何在。也许正像村长说的那样,那里太偏僻了,虽然对于一个学者来说偏僻刚好满足他需要清净的需求,但是有什么消息也很难从那里发出或者到达那里。不过两个月了都不知道,这的确有可疑之处。”

    约达在一旁插嘴说:“是啊是啊,还有那个芬利尔,那招式真的是太厉害了啊,直接把人变成烤肉啊!”

    这时候马尼德惊叫一声:“烤肉!对,我明白了!老大你不觉得芬利尔杀人风格与某些人很像吗?”

    我脑筋没转过来:“没觉得啊,你觉得和谁很像?”

    马尼德接下来的话如同一个响雷:“像是暗黑朝圣者的火刑!”

    一瞬间我们都被震住了,没有人说话,任凭马儿载着我们跑,方向错了也没注意到。

    这时候我也想起了一件事情,特拉普这个名字从一开始就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不明白这种预感是怎么来的,然而刚刚我终于想明白了。

    特拉普……不就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