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2章 公平交易

    第二天上午,民党中央组部调查科主管情报事务的总干事张冲,受陈立夫委托,作为特派员,抵达上海,密查中日冲突事态发展情况。

    张冲到达上海以后,先秘密到了趟上海社会局,听取了上海社会局局长吴文雄详细的汇报,又仔细研究了由冯晨执笔完成的“日僧事件”前后经过调查报告。

    看完材料,张冲抬起头,望着吴文雄问道:“这些情报都是由冯晨负责取得的?”

    “是的,张特派员,冯晨虽然年轻,但很有才干,另外,他还是老同盟会会员冯文轩参议的大公子。”

    “这个我清楚,别忘了我以前在冯参议手下干过,这个冯晨还在立达中学就读时我就认识他,人才啊,难得的人才!”

    “特派员,按照你的指示,我安排冯晨的情报小组,昨夜已经获取驻沪日军的兵力部署以及装备情况等情报。”

    “好!这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无论是在谈判桌上,或者开战,我们都能够做到心中有数。”张冲赞赏地点着头道。

    “据冯晨汇报,他发现,第十九路军布防在吴淞口炮台的重炮位置已经泄密,若战端一开,恐对我方很是不利,是不是立即通知蔡廷锴将军?”吴文雄望着张冲说道。

    张冲没有直接回答,深思了一会,吩咐道:“吴局长,你让冯晨过来一下,我找他单独谈谈,冯参议他老人家还让我给冯晨带几句话。”

    吴文雄离开不一会,冯晨过来同张冲打着招呼道:“特派员好!”

    张冲微笑着,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道:“坐!几年没见你,看起来成熟稳重多了。”

    “多谢特派员夸奖!”

    “据你们吴局长反映,你干得很不错,特别是在这次处理“日僧事件”中,你表现得很突出,我返回南京后,定当向陈部长汇报给予你嘉奖。”

    “多谢特派员栽培!”

    “栽培不敢当,我同令父关系一直不错,此次来上海前,他老人家还专门找到我,说你能摒弃以前左的倾向,安心为党国办差,他很欣慰,老人家让我转告你,以前实在有欠你们母子,他也深感后悔,望你有机会到南京时,能够去看望一下他老人家。”

    张冲转述着冯晨父亲冯文轩的话语,让冯晨陷入一阵的沉默,童年时,母子四人被抛弃流落上海街头的事情,一直是冯晨心灵中最隐秘的伤痛,可父亲毕竟是父亲……

    过了一会,冯晨抬起头,望了望张冲,转换着话题,试探性地问道:“特派员,我想向你打听个事情可以吗?”

    “什么事?请讲?”

    “牛兰夫妇真的是在南京关押着吗?”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对外国夫妇?不知道他们是特别罪犯吗?谁让你打听这件事情的?”张冲眼睛里充满着疑问,警惕地望着冯晨连续问道。

    “是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知道我同特派员熟悉,托我有机会遇到特派员时,帮他问一问,我那朋友说,只有特派员清楚牛兰夫妇的下落。”

    “你那朋友是什么人?”

    “是一名德国驻上海的记者。”

    “哦,这件事情很棘手,你不要搅和进去了。”

    “那意思是特派员真的知道他们夫妇的下落?”

    “哈哈哈哈,看来你不问出个子丑寅卯来是不会罢休呀,告诉你的那位朋友,真要想知道牛兰夫妇在哪里,拿2万美金来,我负责帮他打探到。”张冲似乎是在开着玩笑。

    “特派员,那我真把你的这个承诺告诉我那朋友?”

    “告诉他吧!只要他舍得出2万美金,我就能帮他找到牛兰夫妇。”

    “谢谢特派员!”

    “不用谢,这是公平交易。”

    就在张冲同冯晨谈话时,日本驻上海领事馆总领事平冈龙一带着武官田中隆吉,到上海市政府驻地,正式向上海市政府当局发出最后通牒,限28日18时以前,对日方提出的四项要求给予满意答复,否则将采取必要行动。

    上海特别市市长吴铁城不敢怠慢,立即在电话中给特派员张冲进行了汇报。

    张冲接完电话,便匆匆离开了上海社会局。

    看到张冲接电话时凝重的神态,冯晨心里清楚,一定是中日谈判不顺利,事态正在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看来日本人有点急不可耐地想动手了。

    冯晨急切地想把这两天上海发生的事情汇报给党组织,可安志达同郑良才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冯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下午,国民政府电示上海特别市市长吴铁城,再次重申“上海“日僧事件”,当以和平应付、避免冲突为是”。

    为防止十九路军不遵照政府命令,与日军发生冲突,参谋总长朱培德、军政部长何应钦,急调南京宪兵第6团,计划晚八点从南京乘火车到上海,准备接替十九路军在上海闸北地区的防务。

    得到这个消息后,一直坐卧不宁的冯晨,仿佛是下了决心,向局长吴文雄请了半天假,只身来到霞飞路瓦尔莎西菜馆,到了西菜馆二楼,见到索尼娅正悠闲地依在吧台上看书。

    “冯先生来了,约翰孙先生这会正在会见一位重要客人。”索尼娅见冯晨走了过来,丢下手中的书本,微笑着说道。

    “那我先在这里等待一会。”

    “好的,冯先生请坐,你喝茶还是咖啡?”索尼娅把冯晨让到靠近吧台的一张西餐桌跟前坐下后问道。

    “还是来杯咖啡吧。”

    很快索尼娅冲好一杯咖啡,端过来放在冯晨面前道:“冯先生请慢慢用,等客人走了我带你去见约翰逊先生。”

    说完,索尼娅返回吧台,继续翻看着那本书来。

    冯晨慢慢品尝着咖啡,脑海中不断地思索着,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拜会佐尔格呢?自己坐在这里等待合适吗?

    品着咖啡,抬眼朝着索尼娅看了看,冯晨心里想,大概不会是个危险人物吧,如果自己坐在这里等待不合适的话,索尼娅一定会暗示自己离开的,可是看着索尼娅平静的样子,冯晨终于按耐住准备离开这里的想法。

    难道是尾崎秀实在这里?冯晨胡思乱想着。

    当一杯咖啡快喝完的时候,佐尔格陪着一位西装革履、精明强干的人走了出来。

    李士群?!他怎么会在这里?

    走出来的人冯晨认识,是蜀闻通讯社记者李士群。

    李士群此时也看到了冯晨,明显诧异了一下,立即面带笑容的走上前,同冯晨打着招呼道:“冯先生你好,也是来拜会约翰孙先生的?你们新声通讯社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起农业问题来了?”

    李士群的这句话问的很是高明,因为佐尔格的化名为约翰孙,公开身份是德国农业专家和德国农业报驻上海的记者。

    李士群所在的蜀闻通讯社,又是以农业宣传为主,而冯晨所在的新声通讯社,则是以宣传社会工商建设等真实消息为宗旨。

    李士群的话明显表明了,他来佐尔格这里是很正常的业务往来,而冯晨到这里来就不免让人产生联想和怀疑。

    没等冯晨回答,佐尔格笑着道:“噢,李先生,冯先生是我的好朋友。”

    冯晨微笑着迎上前,礼貌性地同李士群握了握手道:“李先生,不管是什么新闻,只要是能挖掘到新闻的地方,就会有我们新声通讯社的记者出现。”

    “同行,同行,冯先生说的很对,希望以后我们彼此之间要多多相互关照!”李士群握着冯晨的手,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冯晨搪塞着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