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7章 治疗腿伤

    第二天中午,冯晨抽空来到茂昌首饰店。

    见到冯晨走进店内,杨寻真的脸腾一下红到了耳根,怯怯地说道:“冯晨同志,老安和老郑在里面等着你。”

    后面房间内,方桌跟前坐着的安志达,见冯晨进来了,吩咐郑良才道:“良才同志,去把店门关上,让杨寻真同志也过来,我们开会。”

    不一会,郑良才带着低着头的杨寻真进来,在方桌跟前坐下。

    “我们开个临时党小组会议。”安志达望了望大家说道。

    “开会前,我首先要批评杨寻真同志,违反组织纪律,私自行动,差一点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鉴于杨寻真同志以前未从事过地下工作,这次就不深究了。”

    杨寻真低着头,大颗大颗地掉着眼泪。

    “杨寻真同志也是一片好意,只是不懂地下工作的危险性,我想,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类似的事情了。”冯晨替杨寻真打着圆场道。

    “我认为这件事情还是要电告红12师的陈师长,包括方连长三人留在上海工作这件事情,我们也应该给陈师长汇报一下才对。”郑良才一脸认真地建议道。

    “我同意良才同志的意见。”安志达道。

    “方连长三人是怎么回事?”冯晨望着安志达问道。

    “让小杨告诉你吧。”安志达回答道。

    “方连长叫方晓勇,是我们12师侦察连连长。”杨寻真低声回答道。

    “他们怎么会到上海来了?”冯晨始终消不去心中的疑团。

    “第三次反围剿时,方连长、王锋、张永强等十五人,在一次敌后侦查过程中,遭遇敌人89师一个连的包围,结果只他们三人突围出来了。”

    杨寻真停顿了一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接着说道:“其他12名战友生死不明,我哥哥也在其中,方连长三人突围后,决定化妆刺杀敌89师师长汤恩白,为战友报仇。”

    “这样他们才跟踪汤恩伯到了上海?”冯晨问了句。

    “是的。”

    “那他们怎么同你接上头的?”冯晨问道。

    “方连长他们跟踪汤恩伯到上海来,就住在离我们店不远的一家小旅馆内,我昨天上午出去买菜时,刚好遇到方连长三人从那家旅馆出来。”杨寻真回答道。

    “好了,事情弄清楚了,先不谈这件事情了,冯晨同志,你从汤恩伯那里探听到什么有用情报没?”安志达问道。

    “蒋介石在庐山召开军事会议的内容基本上搞清楚了。”冯晨回答道。

    “哦?快说说具体情况。”安志达道。

    “老蒋庐山会议,主要是对付我们鄂豫皖苏区的,老蒋亲任总司令,组成左、中、右三路军,调集30余万大军,准备对鄂豫皖苏区进行围剿。”

    冯晨述说着自己得到的情报。

    “立即电告中央和红四方面军。”安志达安排道。

    “方晓勇三人是怎么安置的?”冯晨问道。

    “经过调查,这三名同志立场都很坚定,我已经请示了上级,培训后编入红队,单独作为一个行动小组,配合我们这个党小组的工作。”安志达回答道。

    “太好了!”冯晨高兴地说道。

    “方晓勇他们三位同志,加上杨寻真同志,近期都要接受地下工作的培训。”安志达望了望杨寻真说道。

    ......

    此后,蒋介石围剿鄂豫皖苏区的情报,源源不断的从上海传递到红四方面军总部。

    可是,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书记张国焘,被黄安、苏家埠等4次战役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对形势作出了错误的估计,忽视了从上海传递过来的重要情报。

    张国焘认为,这次蒋介石的重兵“围剿”不堪一击,拒绝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政治委员陈昌浩,提出的暂时停止进攻,将红军主力集结于适当地区,休整待机的正确建议,坚持不停顿进攻的战略方针。

    张国焘先是命令红四方面军,向平汉铁路信阳至广水段出击,进而威逼武汉,接着又命令红军南下夺取湖北麻城,继续实现其威逼武汉的冒险计划。

    红四方面军主力两次围攻麻城未下,费时近一个月,极大地消耗了部队的战斗力,致使反“围剿”一开始就处于被动地位。

    8月初,民党军队开始大举进攻苏区,其主力中路军第2纵队第2、第3、第80师由宣化店向黄陂、七里坪急进;第10、第83师由茅店、夏店直扑河口镇,第89师由长轩岭进抵河口一带,直扑黄安。

    张国焘见黄安危急,被迫决定撤回围攻麻城的部队,令红四方面军主力仓促赶向黄安以西迎击,企图一举粉碎“围剿”。

    敌我双方形成相持状态,激战两次,红四方面军共毙伤***军5000余人,但未能转变整个战局,并遭受重大伤亡,主力被迫转移到檀树岗地区另寻战机。

    9月底,红四方面军主力抵达黄安城以西河口地区,与民党军第88师遭遇,激战数小时,方将其击溃。

    此役,红12师师长陈庚右腿中弹受伤。

    ......

    两个月来,冯晨除了利用自己的特殊渠道,窃取了大量的围剿红四方面军的情报外,还完成了年初开始创作的话剧剧本。

    这天下午,郑良才通知冯晨,晚上在茂昌首饰店开会

    十月份的上海,夜幕降临后,已有丝丝凉意,化妆后的冯晨匆匆赶到茂昌首饰店里。

    首饰店已经打烊,站在店门口的冯晨机警的四下望了望,伸手三长两短敲了敲店门,吱哑一声,店门开了一道缝隙。

    “冯晨同志,快进来,大家都在等着你。”门内的方晓勇低声说道。

    来到后面的房间门口,只见王锋、张永强两人一身短装打扮,一左一右守在那里,冯晨感觉到今天的气氛很特别。

    推开房门,冯晨愣住了。

    “陈......,王......”

    冯晨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称呼才好。

    房间里,除了安志达、郑良才、杨寻真外,陈庚跟前放着根拐杖,也坐在桌子旁边,正望着进门来的冯晨微笑着。

    “冯晨同志,你好啊!”

    陈庚开口同冯晨打着招呼。

    “陈庚同志,你不是在鄂豫皖苏区吗?怎么到上海来了?”

    冯晨按捺着心中的激动,抢前一步握着陈庚的双手问道。

    “哈哈,这次在新集战斗中,我这条腿吃了一颗枪子,再不治疗的话,以后别想打仗了。”陈庚爽朗地笑了笑回答道。

    寒暄了几句,大家在方桌跟前坐定。

    安志达首先开口道:“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一是向大家通报一下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的情况;二是商量陈庚同志在上海疗伤期间的安全。”

    “我的安全是小事,我先向同志们通报一下,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的情况,首先感谢你们这个情报小组,在此次反围剿中提供了大量准确的情报,但是......”

    陈庚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简要地分析总结了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失败的原因,最后陈庚说道:“如果没有你们的情报,这次红四方面军损失会更大。”

    陈庚发言完毕,安志达道:“下面我们讨论一下,陈庚同志在上海治疗腿伤期间的具体安排。”

    “我认为陈庚同志仍然以王庸的化名活动为好,治伤期间就住在这里比较安全。”冯晨建议道。

    “对面可是民党中央调查科的特务机构干社呀,我认为陈庚同志住这里不安全。”郑良才反对道。

    “正因为距离干社近,这样才更安全,再加上我在干社上班,万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话,我也能够尽快通知陈庚同志转移。”冯晨说道。

    “行!我接受冯晨同志的这个建议,就住在这里,可以把大夫接过来给我治疗。”陈庚一锤定音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