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3章 强行硬捕

    10月10日,中央发布了战略转移的行动命令。

    10月16日,中央红军主力86000余人,从瑞金出发,走上了举世闻名的长征之路。

    10月26日,在红军主力转移后的第10天,按照铁桶计划,逐渐向苏区腹地瑞金推进的民党军队,已完全占据了宁都、长汀、会昌等地。

    蒋介石的“铁桶计划”,放弃了长驱直入的作战方式,调整部署,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办法,修筑碉堡,设置铁丝网,逐步推进,企图包围中央红军,迫使中央红军进行阵地战,同红军拼力量比消耗。

    可是蒋介石的算盘彻底打错了!

    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铁桶计划”刚刚制订,便摆在中央红军总部的案头上。

    根据中革军委的命令,中直机关第一、第二野战纵队,红军主力一、三、五、八、九军团,于10月16日晚,开始分别在指定地点渡过于都河,踏上了万里征途。

    10月18日傍晚,朱、毛、周等,随同中央野战第一纵队和第二纵队从于都县城东门浮桥渡河,离开中央苏区,随军西进。

    中央红军主力各军团,分别从于都河的不同渡口过河,于都河一时承载护送了千军万马,也承载护送了中国未来的命运!

    十月里来秋风凉,

    中央红军远征忙;

    星夜渡过于都河,

    古陵新田打胜仗。

    这是当年红军夜渡于都河,踏上慢慢长征路的真实写照。

    7天后,民党军队的前锋推进到瑞金城下。

    此时,敌人才发现红军的主力已经转移,蒋介石得到消息后,气的七窍生烟,他精心炮制的“铁桶”最终成为一个烂桶、破桶!

    ……

    冯晨在10月底,从徐恩曾那里知道了中央红军已经转移离开瑞金这个消息。

    冯晨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上午,冯晨独自在办公室里,拿出一份地图,摊在办公桌上,认真地琢磨着中央红军朝着什么地方转移。

    这时,苏成德大摇大摆地进来了。

    苏成德自从破获了上海多个共党重要地下组织,整个人变得目空一起,自大得意,俨然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冯股长,你弄这么大个地图摊在办公桌上干嘛?”苏成德一屁股坐在冯晨办公桌跟前的沙发上问道。

    “哦,是苏主任过来了,有事吗?”

    冯晨起身,给苏成德倒了杯茶水,放在茶几上问。

    “想让冯股长帮帮我,去租界特别法庭办理几张逮捕令,不知冯股长可否愿意?”

    苏成德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

    “噢?苏主任又发现了共党分子?”冯晨望着苏成德问。

    “我最近掌握了共党特科红队队长邝惠安的活动规律,准备这两天在法租界抓捕他!”苏成德洋洋得意地说。

    “真的?有证据?”

    冯晨心里一惊。

    “要什么证据,人抓住了不就是证据?!”苏成德说道。

    “苏主任,没明显证据的话,恐怕逮捕令不好办,特别法庭那边胃口大的很啊!”冯晨故意推辞着。

    “冯股长,要是没有逮捕令,我的人不好在租界内公开下手啊!”苏成德恳求道。

    “呵呵,苏主任,你可以偷偷绑架,秘密抓捕嘛。”冯晨别有深意地笑了笑建议说。

    “不成,这样风险太大,你是没见到过,那个邝惠安太厉害了!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把我的一个线人击毙后,眨眼功夫就不见踪影了,绑架?他别绑架我就是万幸了。”

    苏成德似乎余悸未消,伸手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口茶说。

    “既然这样,那苏主任容我几天时间,我尽快到租界特别法庭交涉去,尽量把逮捕令给你办下来。”冯晨敷衍着。

    “那行,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冯股长了。”

    苏成德起身离开了。

    冯晨收起办公桌上的地图,心里思考着,看来特科红队的行踪已经暴露,这个消息一定要想办法通知给红队。

    怎么通知?

    唯一的办法是找到蔡叔厚同志商量。

    其实冯晨不清楚,他以为同蔡叔厚接上头后,就等于同组织上联系上了,可是事实不是这样,蔡叔厚接受的是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的领导,这一点蔡叔厚没有告诉冯晨。

    蔡叔厚实际上同党组织也失去了联系。

    在蔡叔厚想来,党在上海的地下组织被破坏殆尽,加上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又需要冯晨这样的人来获取情报,所以便向冯晨隐瞒了这些。

    冯晨来到霞飞路上的瓦尔莎西菜馆,上了二楼,只有陆海防在忙着拖地板。

    “噢,冯先生过来了?”陆海防放下拖把给冯晨打着招呼。

    “海防,蔡先生在吗?”冯晨在吧台跟前的一张西餐桌跟前坐下问道。

    “一大早便同华尔顿先生出去了,估计要到晚上才会回来。”陆海防给冯晨冲了杯咖啡放到桌上回答道。

    “那好,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你,等蔡先生回来后,你给我打电话说一声。”

    冯晨起身准备离开。

    “冯晨同志,有什么急事你告诉我一样的。”陆海防说道。

    “哦,没什么,事情又不急,还是等蔡先生回来后,我再过来。”

    冯晨不愿意把红队行踪已经暴露的情报告诉给陆海防。

    在冯晨设法联系红队的时候,混进红队内部的叛徒张阿四带给苏成德一个消息,红队打算最近两天转移住处,具体地点不详。

    得到这个消息,苏成德决心提前行动。

    当天下午,邝惠安从法租界巨赖达路凤翔银楼二楼的家中出来,暗中守在门口的两名苏成德的手下随即跟上。

    两名特务跟踪到路旁停着的一辆汽车旁边,其中一名特务,示意车内的两名特务尾随接应,企图绑架邝惠安。

    邝惠安发现被人跟踪,见事不好,快速抽出腰中的双枪,迅速向前跑去。

    后面的四名特务,见偷偷绑架不成,便掏出手枪,准备强行硬捕。

    邝惠安边跑,边回头连开两枪。

    “啪!啪!”

    追在前面的两名特务顿时倒在血泊中。

    当邝惠安转过身,准备继续朝前跑时,苏成德带着十几名提前埋伏着的特务,从前面弄堂口突然冲出,堵住了邝惠安的去路。

    “啪、啪、啪!”

    又是三枪,枪枪毙命,苏成德前面,堵着路口的三名特务,当场被击毙。

    可是,特务实在太多,邝惠安终因寡不敌众,被特务抓住了。

    苏成德押着仍在极力反抗着的邝惠安,准备上车离开。

    正在此时,大队的租界巡捕听到枪声,赶了过来。

    苏成德的人因为没有租界法庭的逮捕令,不得不把人交给法租界巡捕房。

    邝惠安被抓时,另一帮特务,冲进了红队秘密驻地,抓捕了赵宣、梦华庭和其他几名队员,红队副队长方晓勇肩膀中了一枪,趁乱逃了出来。

    邝惠安等人被抓捕时,冯晨还在办公室里考虑着,晚上见到蔡叔厚后,一定要设法联系到红队,把消息送过去。

    这时,办公桌上得电话铃声响了,冯晨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了徐恩曾明显兴奋的声音:“冯晨,共党特科红队队长被苏成德抓获!”

    “噢?!徐长官,在什么地方抓到的?”冯晨拿着话筒的手明显抖动了一下。

    “在法租界巨赖达路上,同时被抓的还有其他几名红队队员,这些人现在被关在法租界巡捕房里,你马上赶到巡捕房,协助苏成德办理手续,把人给我押到警察局。”

    徐恩曾在电话中给冯晨下达着命令。

    “好的,徐长官,我马上赶到法租界巡捕房去。”

    冯晨心里一团乱麻,表面平静地回答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