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2章 身份特殊

    在牛惠林骨科医院里,冯晨照顾着老太太喝了半碗鸡汤,又请护士在老太太病床边加了张陪护床,准备晚上在这里陪护老人。

    老太太看到冯晨忙前忙后,很是感激,等冯晨在旁边的床上坐下后,老太太笑眯眯地望着冯晨问道:“小伙子,你老家是哪儿的?”

    “老人家,我老家是湖北的,不过从小就在这大上海生活。老人家,我听你的口音,像是山东人?”

    “嗯,我是山东人,儿子把我接到这花花世界来居住,开始几年我还不习惯,老想着还是俺山东家乡好啊。”

    “老人家,你儿子是做什么的?”

    “他呀,年轻时,来上海闯荡,打打杀杀的,现在年龄大了,在照顾一大摊子生意,我也弄不清楚他天天在忙些什么。”

    “儿子没同你住一起?”

    “没有,他一大家子几十口人,我又喜欢清静,所以儿子就给我单独买了一院房子,平时就王妈和我住一起。”

    同老太太聊了半天,冯晨始终没有弄清楚老太太的儿子究竟是谁,也不便过多询问,只有有一句没一句地同老太太闲聊着。

    “小伙子,你结婚没有?”老太太突然像想起什么来,笑眯眯地望着问道。

    “定亲了,还没结婚。”冯晨回答说。

    “我琢磨着,像你这么好的小伙子,肯定能找个好媳妇。”老太太听说冯晨已经定亲了,明显有点失望。

    “老人家,你早点休息,我明天早上再联系你的家人。”

    “还早,年龄大了睡不着。小伙子,你是做什么的?”老太太谈兴很浓。

    “我呀,混日子,现在没职业呀!”

    “那我见我儿子后,帮你说道说道,让他给你找个事情做,你这么好的小伙子,做事情值得信任。”

    “呵呵,那我先谢谢老人家了!”

    “是我应该谢谢你呀,你我素不相识,那么多路人见我跌倒了,不管不问的,要不是你帮我,我恐怕还躺在街头上呢。”

    “谁见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帮一把的,家里都有老人嘛。”

    “唉,你错了呀小伙子,我在这大上海生活多年,这花花世界里人情淡漠,只认钱不认人,不像我们山东老家那地方,人情淳朴。”

    “老人家说的很对,不过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比坏人多。”

    冯晨陪着老人聊着,慢慢地两人都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冯晨听到旁边的老太太在喊自己。

    “大孙子,大孙子!”

    冯晨一下子醒了,从床上坐起问道:“老人家,你腿是不是很疼?”

    “腿不疼,我这会想方便一下,唉,年龄大了就是磨人啊!”

    冯晨忙下床,把医院中的木质坐便器拿进卫生间,这才返身回来,把老太太抱进卫生间中方便。

    方便过后,冯晨又把老太太抱上床,伺候着老太太躺下。

    “大孙子,我以后就这样叫你行吗?”

    “行,我外婆要是还在,同你老这年龄也差不多大。”

    “大孙子,我看你像个文人,书读得不少吧?”

    “算是吧,我以前做过记者。”

    “文人好呀,我最见不得打打杀杀的粗人。”

    老太太仿佛没有睡意,又同冯晨扯了半天,这才慢慢睡去。

    ……

    第二天一大早,冯晨给老太太买来豆浆、包子,服侍着老太太吃完早餐,这才又到医生办公室里联系老太太的家人。

    这次电话很快有人接听了。

    “什么?我家老太太在牛惠林骨科医院里?她怎么了?”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焦急的女人问话声。

    “是的,老太太腿骨折了,你是老太太什么人?”冯晨问。

    “我是伺候老太太的王妈。”电话那端的女人回答道。

    “哦,老太太家人呢?”

    “我昨天家中有事耽误了,晚上回来的晚,发现老太太不在,又出去找,老太太常去的地方,找遍了,也没找到,我这才告诉曹老爷,曹老爷连夜从天津赶了回来。”对面的王妈啰里啰嗦说了半天。

    “曹老爷现在呢?”冯晨问。

    “老爷现在还在四处寻找,昨夜一夜没睡觉,我这就给老爷家报信去。”

    放下电话,冯晨心里纳闷着,曹老爷?

    老太太的儿子姓曹?

    看老太太的模样,他的儿子也不是一般人,肯定混得不错,会是谁呢?

    放下电话,冯晨回到病房里。

    “老太太,刚才联系上王妈了,你儿子也从天津赶回来了,一会他们就会过来看你。”冯晨坐到老太太身边说。

    “大孙子,让你从昨天忙到现在,我实在过意不去。”老太太拉着冯晨的手,再次说着感激的话。

    “不要这样说,举手之劳而已,反正我也没什么急事。”冯晨觉得同这老太太挺有缘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又聊了半天。

    这时,病房门突然打开,一位六十多岁模样的男人,穿着一身长袍,身后跟着两个人,焦急地闯进了病房。

    “娘,儿子不孝,让你受苦了!”为首的那男人,来到病床前,拉着老太太的手,“噗通”一声,双漆跪下,哽咽着说。

    “起来,没事,多亏我这大孙子及时把我送到这里,一直伺候到现在,你一定要好好谢谢他!”老太太拉着冯晨的手,给儿子介绍着。

    自从老太太的儿子进门,冯晨扫了一眼,心里诧异了一下,很是震惊!走进病房来的三个人,全是上海滩的风云人物。

    老太太的儿子,原来是青帮大佬曹幼珊。

    紧随着曹幼珊进来的是大名鼎鼎的杜月笙,站在杜月笙身边的是张啸林,其他一众随从全站在病房门外。

    这三个人,冯晨全认识,只是平时没打过什么交道。

    “先生好!多谢了!不知先生贵姓?”曹幼珊从地上站起后,双手抱拳,冲着冯晨行着大礼。

    “曹师爷,这位是冯先生,原是新声通讯社记者。”没等冯晨回答,站在曹幼珊旁边的杜月笙给曹幼珊介绍说。

    “哦?冯先生好,久闻大名!先生不是受怪西人案子牵连,在湖北……?”曹幼珊再次双手抱拳,迟疑着问道。

    看来上海滩的事情,瞒不过这些青帮人物。

    “哦,曹先生不必客气,我前天从湖北反省院刚刚提前释放回来。”冯晨同样双手抱拳,给曹幼珊着回礼。

    “珊子呀,我这大孙子是个难得遇到的好人啊,你可要好好感谢他!”病床上的曹老太太再次开口说道。

    “妈,我听你的!”曹幼珊点着头说。

    曹老太太家人到来后,冯晨觉得没必要再留在这里了,况且下午还要去见马春水,决定是否再次到日本留学去。

    “曹先生,杜先生,老太太骨折地方已经接住,剩下时间就是要多多休养,我还有点小事情就先告辞一步。”冯晨朝着曹幼珊、杜月笙拱了拱手,准备离开。

    “那好,冯先生,大恩不言谢,改天我亲自登门拜访!”曹幼珊异常客气。

    “大孙子,有时间了过来陪我唠唠嗑。”病床上的曹老太太,很是不舍地朝着冯晨招了招手说。

    “好的,奶奶,你安心在这里养伤,我有时间就过来看你。”冯晨上前,拉着老太太的手答应着。

    离开病房,曹幼珊和杜月笙一直把冯晨送到医院大门口。

    “冯先生,我晚上在大华酒店订了一桌酒席,以示感谢,望你一定要参加。”曹幼珊握着冯晨的手说。

    “曹先生不必客气,我这也是同老太太有缘,你太客气了让晚辈无法领受。”曹幼珊始终客客气气,让冯晨感到很不好意思。

    “好,那我们就不远送了,晚上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