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0章 谈判无果

    安志达针锋相对,毫不退让,也笑着质问陈立夫:“请问陈先生,当初驻苏联大使馆武官邓文仪先生,在苏联活动,你曾经指派人去我们苏区,所谈并非收编,而是合作,蒋先生为什么目前有如此设想呢?”

    安志达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接着问道:“大概你们是误会了红军已到无能为力的时候,或者受困于日本共同防共协定的提议,磋商合作条件尚非其时?!”

    “呵呵,安先生,蒋先生的意思是,必须先解决军事问题,其他方面都好谈。”在安志达的质问下,陈立夫显得无言以对。

    “先解决军事问题?日本人允许吗?据可靠情报,上月,日本内阁会议,已经通过了一份三年完全吞并中国的方案,陈先生是否知道?”安志达抛出了冯晨传回来的情报。

    “什么?三年完全吞并中国?”陈立夫吃惊地望着安志达。

    “是的,该方案,计划今年年底前,彻底占领整个华北地区,挑唆蒙古德王,成立所谓的蒙古国,这个计划已经在暗暗进行。”安志达说。

    “安先生,情报可靠吗?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陈立夫重视起来。

    “放心吧,陈先生,情报完全可靠,日本乘机占领我领土的野心与日俱增,蒋先生标榜决心抵抗,陈先生见过历史上对内对外两重战争同时进行的吗?”

    陈果夫和陈立夫这一对浙江吴兴籍的同胞兄弟,是蒋介石的大恩人加生死之交的陈其美的亲侄子。

    二陈之父在湖州经营丝绸和当铺,是个不大作声,很有城府的人物。

    陈果夫是兄长,作风上同其父相似,深沉寡言,多思善虑,因有肺病,常常喜欢谈论卫生医学理论,闭口不谈政治,而暗中操纵政治。

    作为弟弟的陈立夫恰恰相反,陈立夫特别喜好演讲,左右开弓,锋芒毕露。

    从陈立夫同潘安志达的交谈中,安志达已经了解了他的性格特征了。

    陈氏兄弟为蒋介石的心腹,替蒋介石执掌党权,不过,陈氏兄弟在两党合作抗日这个问题上,同蒋介石还是有所区别的。

    陈立夫看到安志达态度强硬而谦和,措辞激烈而在理,又不失时机地抛出了一个让自己感到震惊的日本吞并中国的方案,皱着眉头沉默思考着。

    “是的,安先生,我也认为蒋先生的条件很苛刻,我们之间的谈判,恐一时难于成就。”思考了一阵,陈立夫抬起头望着安志达,态度平和地说道。

    “陈先生,可是日本人不会给我们时间啊!”安志达知道,蒋介石的方针,陈立夫也无法改变。

    “安先生,无论如何,蒋先生中心意旨,必须先解决军事,其他一切都好办,你我均非军事当局,从旁谈判,也无结果,可否请你党的恩来出来一次?”陈立夫有些无奈。

    “如果蒋先生无谈判合作之必要,我想我们的周副主席是不会出来。”安志达说。

    “安先生,蒋先生曾经答允,如果你们的周副主席出来,他可以和周面谈,或者那时蒋先生条件会有所改变,不再太苛刻也很难说。”

    “陈先生,那么要不要我把蒋先生所提收编各点,同时放在电报里发回延安?”安志达笑着问道。

    “安先生,要这样的话,我恐怕你们的周副主席不会来的,我认为,你在电报上暂时不提为好,看你们的周副主席是否愿与蒋先生面。”陈立夫思索了一会儿回答说。

    “陈先生,如不把贵方意见告诉我们的周副主席,仅说蒋先生愿意见他,这岂不是让我要骗他出来,何况你我双方正在交战激烈之际,停战问题不解决,我想他是不会来的。”

    至此,陈立夫仍坚持着双方军事负责人先谈,安志达则要求先无条件停战,暂时各守原防。

    陈立夫拒绝了,两人沉默了良久,个子默默端起茶杯喝着茶水,谁也不再开口说话。

    民党中央调查科总干事张冲,见谈判陷入冷场,忙出来打圆场。

    “安先生,如果贵党的周副主席肯来参与会谈,我将亲自负责保障他的安全。”

    “谢谢张先生!”

    为了打破僵局,安志达改变话题,向陈立夫提出道:“陈先生,我们两党合作谈判一时难以成熟,可否与陈先生所管的各种政治问题,先行谈判,以形成将来整个合作的基础。”

    听了安志达的这个提议,陈立夫和张冲互相看了看,显出惊异的表情。

    “这个嘛,我认为不可以,必须整个来谈,并在唯一领袖的意志下进行工作。”陈立夫思考了很久才回答说。

    “看来陈先生自己所管辖的各项事务,你也无法做主,那我们双方便没有谈下去的基础了。”安志达觉得再这样谈下去没有什么意义。

    “安先生,我还是认为,你应该打电报,让贵党的周副主席来一趟最好。”陈立夫仍然坚持着,让安志达电请周副主席。

    “好吧,既然陈先生这样坚持,那我就把你的意思电告我们的周副主席。”安志达觉得,双方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表示可以考虑陈立夫的提议。

    安志达同陈立夫的第一次谈判到此为止。

    张冲在送安志达出沧州饭店时,非常歉意地说道:“安先生,陈先生让我转告你,他对蒋委员长所提出的条件,也深感失望,陈先生回南京后,将尽一切办法促成此事。”

    “那我们等候陈先生的佳音。”安志达说。

    此次国共接触谈判,由于蒋介石缺乏诚意,未能收到任何实质性的结果。

    第二天,安志达将与陈立夫谈判的情况,如实电告了中央。

    中央回电强调,对民党谈判的方针是:“我党只能在保全红军全部组织力量,划定抗日防线的基础上与之谈判。”

    并指出,逼迫蒋介石停止剿共,这才是目前抗日统一战线的中心关键问题。

    再安志达南下与民党谈判合作抗日的同时,我陕北红军,对蒋介石调兵遣将进剿陕北的军事行动,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安志达同陈立夫谈判结束一个星期后,在周副主席亲自指挥下,红军在山城堡地区一举歼灭胡宗南军一个整旅加两个团的实力,显示了红军的力量。

    此后后,安志达又与陈立夫在南京和上海两地,正式谈判了两次。

    陈立夫虽然把保留红军的人数由3000人改为3万人,但根本立场仍然没有改变。

    安志达一直坚持着中央研究决定的原则和立场:“我们愿以战争求和平,绝对不作无原则的让步。”

    这样,安志达同陈立夫的谈判,实际上已经陷入僵局。

    安志达可以说是在谈笑风声中,坚持了我党的原则和立场,贯彻了中央的战略意图,在谈判桌上赢得了优势,充分体现了我党为民族抗战义无反顾的凛然正气。

    遵照中央的指示,安志达在“静待谈判结果”的同时,又与四川的刘湘、广西的李宗仁、十九路军的蒋光鼐、山西的阎锡山等方面的代表秘密接触,向他们介绍宣传,我党关于国共合作的政治主张,以求他们响应,推动蒋介石抗日。

    就在安志达受命,为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时,远在东京的冯晨,在一处秘密军事训练基地,接受来自德国的教官的残酷训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