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1章 全部订阅

    四名闹事者刚刚离开,胡梅端起办公桌上的茶水,大大喝了两口,放下杯子用右手拍着胸前的心脏位置说道:“刚才吓死我了。”

    “呵呵,就这点胆子?”冯晨望着胡梅微微笑了笑。

    “太突然了,我还在想着收多少钱呢。”胡梅终于缓过劲来。

    “社长,跟着你做事真爽快!”王铁民把驳壳枪插进腰中说道。

    “这么一闹,剩下的杂志我可要涨价了,原来打算2000册,每本5块大洋,收他们一万大洋算了,现在不行了,每本涨到10块!”冯晨说。

    “十块?10本的成本还值不了一块大洋,你心也太黑了吧,我的大社长。”胡梅张大嘴巴望着冯晨说道。

    “黑吗?你的惊吓费呢?还有铁民的临危不惧费呢?一会钱送来了,给你惊吓费500大洋,给铁民奖励500大洋,剩下的钱存起来,将来分红。”

    冯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今天这一出,冯晨其实早就考虑过了,他知道会有这么一闹,可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样一闹腾,风声传出去,以后一般人就不敢再来寻事了。

    “他们真会送钱来吗?”胡梅问道。

    “放心,一定会,说不定送钱的人马上就到,人来了可要热情招呼啊!”冯晨嘱咐说。

    正说着话,果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犹犹豫豫地站在编辑部门口,朝着里面望了望问道:“这里是《时事周刊》杂志社编辑部吗?”

    “是的,请问先生找谁?”胡梅打量着来人问道。

    “我是来订阅《时事周刊》的。”那人回答道。

    听说是来订阅杂志的,胡梅瞟了眼冯晨,立刻变幻出笑脸,热情地说:“先生快请进,进来谈。”

    胡梅把那男人让进了编辑部,王铁民给来人倒了杯茶水,冯晨坐在一边,翻看着杂志。

    “请问先生,你准备订多少本?”胡梅问。

    “我想把所有的全订了。”那男人瞅了瞅墙角堆放着的杂志。

    “有点贵哦?”冯晨插了句话。

    “不知需要多少钱?”那男人问道。

    “每本10块大洋,这里一共2000本,你自己算。”冯晨说。

    “不贵,不贵,一点也不贵,我马上给你们开支票。”那男人从身上掏出一本支票,伏在办公桌上立即开了起来。

    支票开好,那男人把支票撕下,恭敬地递给了胡梅。

    “我这会可以安排人来把杂志拉走吗?”那男人站起身问道。

    “可以,不过我告诉你,锦江川味餐馆老板那里还有十本,卖的很贵哦。”冯晨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50块一本。”那男人说着话,退出了编辑部,去喊人拉杂志去了。

    很快,上来了两个搬用工模样的人,把所有的杂志都扛下了楼去。

    “冯大才子,你就不怕他这支票是假的?”胡梅晃了晃手中的支票问道。

    “不会假,他要是给假支票的话,他就不用买这些杂志了。”冯晨说。

    “创刊号等于没创刊了,现在我们怎么办?”胡梅问道。

    “从新编辑印刷,后天刊发。”冯晨说。

    “黄浚这篇文章呢?”胡梅问。

    “拿下来,换成其他人的。”冯晨有了新打算。

    “换成其他人的?换成谁?写什么?”胡梅不解地望着冯晨。

    “这篇文章我来写,你和铁民一会把钱先存了,早点下班休息。”冯晨说。

    “好的,那我们去存钱。”胡梅答应着,招了招手,同王铁民一起出了编辑部。

    编辑部里,只剩下冯晨一人,冯晨心里想,今天只是给黄浚一个小小的教训,但这个毒瘤一定要想办法拔掉!

    否则,国民政府那边,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难道戴笠真的没发现这个黄浚的可疑之处?

    ……

    就在冯晨一个人,在《时事周刊》编辑部里胡思乱想的时候,远在延安的一孔窑洞内,正在召开一个小型会议,这个会议的议题,主要是讨论恢复冯晨党员身份的问题。

    参加会议的除了安志达、康正、李克农外,还有作家蒋怡,红五师连长莫三强,红一师警卫营营长张永强。

    这些人,之前对冯晨都比较熟悉,除了李克农外,大家都同冯晨在一起共过事。

    会议是康正建议召开的,按照安志达的意思,他准备直接找周副主席出面解决这件事情,可是安志达给康正谈起冯晨的组织关系时,康正坚持,必须找到熟悉冯晨或者同冯晨在一起工作过的同志,在一起开会讨论。

    在秘密战线上工作,必须要经过严格审查。

    会议由李克农同志主持,李克农首先发言说:“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来,召开这个会议,也就一个内容,讨论原中央特科地下党员冯晨党籍是否恢复的问题,请大家谈谈各自的看法。”

    李克农的开场白话音刚落,红五师连长莫三强迫不及待地举手发言说:“我对冯晨同志非常了解,没有冯晨同志,就没有今天的我。”

    “莫连长,捡着重点的东西说,再说了,你说你非常了解冯晨,那是五年前的事情,这五年期间发生了多少事情?你还敢说你非常了解他?”康正打断了莫三强的话,质问着。

    “时间再变,一个人的本质是不会变的,我就是在冯晨同志的潜移默化和帮助下,才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我以我的党性做担保,冯晨同志没问题,他的党籍应该恢复!”莫三强情绪有点激动。

    “我曾经同冯晨同志在一个党小组工作过一段时间,根据我的了解,冯晨同志的信仰是坚定的,我认为应该恢复他的党籍。”张永强说。

    “蒋怡同志谈谈你的看法。”康正直接点了作家蒋怡的名字,让她发言。

    蒋怡在1933年被捕后,最初两年在狱中渡过,后来民党把她改为软禁,看管也逐渐松懈,1936年5月,在党组织的帮助下,蒋怡顺利逃出南京,到达了陕北苏区。

    “我是在爱国文化同盟时,同冯晨同志熟悉的,我认为冯晨同志思想先进,信仰坚定,我1933年的那次被捕,其实冯晨同志已经提前通过交通站把情报传递了出来,但是由于交通员迟了一步,我才遭到被捕。”

    蒋怡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两口水,接着说道:“我的被捕与冯晨同志无关,相反,冯晨同志还曾经掩护了我和沈熙、王莹同志脱险。”

    聪明的蒋怡意识到了什么,直接点出了自己的被捕同冯晨根本没有关系。

    “莫连长,你当时还在敌人干社那边,是冯晨的手下,你说说,抓捕蒋怡同志,是不是冯晨派你去的?”康正指了指莫三强问道。

    听到康正这样问莫三强,安志达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冯晨同志根本没派我去抓捕蒋怡同志的,当时特工总部上海区的苏成德找到我们情报股借人,开始冯晨同志没有答应,后来徐恩增亲自给他打电话,他没办法,这才派我配合苏成德的行动,并且当时冯晨同志还暗示过我,出工不出力。”

    莫三强把当时的情况,实事求是的做了汇报。

    “那你当时处于什么想法,当场把两名特务击毙了?”康正问。

    “我见到当时跳楼的那位同志死的太惨了,心里气愤,所以才开枪击毙了苏成德的两名手下,过后,在冯晨同志帮助下,我次投奔鄂豫皖参加了革命。”

    “呵呵,康正同志,不要把气氛弄得跟审查同志们似的。”李克农笑了笑,同康正半开着玩笑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