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9章 浑水摸鱼

    窗外,日本领事馆的松尾太郎和从南京逃回来的南造云子,化装成一对恋人,正从冯晨他们坐着的小餐馆前面朝着客轮码头走去。

    “刚才过去的一对恋人,男的是日本驻上海领事馆松尾太郎,女的是前不久南京沦陷前逃回来的南造云子。”冯晨指了指窗外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背影,给大家介绍着。

    “南造云子?正好,今天把她干掉!”王新衡精神一震。

    “这女人狡猾的很,家荣,你带两个人,去盯住他们两人。”冯晨吩咐着顾家荣。

    “好!”

    顾家荣答应了一声,起身朝外走去。

    紧接着,张铁胆和陈默一前一后走进了包厢内。

    “冯组长,我偷偷清点了一下,化装成搬运工的日本宪兵有三十一个人,刚才我假装无意,撞到一名日本兵,发现他腰中别着王八盒子。”陈默一进包厢就汇报道。

    “听着,你们两人这就过去安排,十点四十分,你们统一动手,先把这些化装成搬运工的日本宪兵解决掉。”冯晨给陈默和张铁胆下达着命令。

    “是!”

    两人答应了一声,转身出了小餐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冯晨掏出怀表看了看,还差五分钟就到十点四十分了。

    “啪!啪!啪!”

    突然,码头方向传来三声王八盒子的枪声。

    包厢里的人听到枪声,全部站了起来。

    “客轮应该也快到了,我们也行动吧。”陈宝骅说道。

    大家随着陈宝骅,来到餐馆门外,朝着码头方向望去,那里的场面整个乱成了一锅粥,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是码头工人们在械斗呢。

    打斗的场面甚是壮观,时不时还响起几声冷枪。

    冯晨等人没理会这些,直接乘上防弹车,沈醉坐进驾驶室内,启动车子,朝着侯船室门前开去。

    “呜!呜——”

    一短一长,两声客轮的汽笛声响起,从美国开往上海的客轮终于到了。

    除了沈醉外,冯晨、陈宝骅、王新衡,方晓曼四个人,全部跳下了车子,分散开,朝着客轮码头的出站口走去。

    王新衡和方晓曼一组,守在接站通道的左边位置,冯晨和陈宝骅一组,守在接站通道的右边位置。

    四个人站的位置非常有讲究,杨寻真如果通过这里,他们四个人可以非常自然的行成一个包围圈,把杨寻真保护在其中。

    大概过有十多分钟,开始有乘客陆陆续续地从出站口走了出来,冯晨四人打足了精神,高度警惕,紧盯着每一个出站的乘客,等待着杨寻真的出现。

    焦急的等待了几分钟,杨寻真终于出现了,她一袭合身的墨绿色旗袍,烫着波浪形的卷发,戴着一副宽边的墨镜,手中拎着个小皮箱,样子非常摩登。

    依稀中,冯晨认出这个摩登小姐应该就是杨寻真,可是,潜意识中又感觉哪点不对劲。

    正在冯晨一愣神时,杨寻真身后的一名保镖把头上的鸭舌帽取下,举起右手挥了挥,向冯晨等人发出了信号。

    这是提前约定好的信号,杨寻真下了客轮以后,由紧跟着她的中统特工,向前来接应的人员发出信号。

    “大家密切注意周围的情况,方晓曼上前接应。”陈宝骅低声下达着命令。

    听到命令后,方晓曼疾步朝着杨寻真走去,可是对面的杨寻真,似乎并不认识方晓曼一般,迟疑着,左右环顾接船的人群,寻找着接应她的人。

    “咻!”

    就在方晓曼快要接近杨寻真的时候,一发狙击步枪的子弹呼啸着向杨寻真射了过来。

    “不好!”

    方晓曼大喊了一声,朝着杨寻真朴了过去。

    可是,方晓曼还是慢了半拍,已经晚了。

    杨寻真被子弹击中了,扬起右手,把拎着的皮箱摔进了黄浦江中。

    枪声响起,人群顿时大乱,一路跟踪着杨寻真的两名日本特高课的特务,拼命朝着杨寻真倒下的位置挤了过来。

    冯晨、王新衡、陈宝骅三人,毫不犹豫地掏出了身上的手枪,一起冲了过去,三人围在杨寻真周围,高度警戒着。

    方晓曼顾不得多想,弯下腰,抱起杨寻真,快速朝着沈醉的防弹车冲去。

    “咻!咻!”

    接连两声子弹的破空声再次响过,两名日本特高课的特工应声倒下了。

    看来这两发子弹是许剑从茶楼方向射过来的。

    冯晨不知道杨寻真究竟是哪儿中了一枪,是否致命,他焦急地在后面断后,警惕地注意着四周。

    突然,乘客人群中窜一名穿着西装,戴着墨镜,身材很是瘦弱,面相帅气的年轻小伙子,用力抗了抗冯晨的身子。

    “跟我走!”

    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冯晨一下明白过来了,不顾方晓曼他们,抓住年轻小伙子的手,随着混乱的人群,朝着停靠在小餐馆门口自己的那台车子奔去。

    奔跑了一段距离,冯晨回头望了望,那边,王新衡和陈宝骅负责断后,方晓曼怀抱着杨寻真,敏捷地冲到了沈醉的防弹车跟前。

    这时,不远处,南造云子带着七、八个便衣,朝着沈醉的车子包抄了过来。

    情况万分危急,王新衡和陈宝骅两人同时抬枪向南造云子他们射去,在南造云子躲避子弹的瞬间,方晓曼抱着杨寻真已经登上了防弹车。

    随后,王新衡和陈宝骅两人,配合默契地朝着南造云子等人接连开了几枪,快速地拉开车门,也坐了上去。

    见除了冯晨,都上了车,沈醉一脚油门踩到底,防弹车轰鸣着超前冲去。

    停在不远处的两辆车子,快速地追了过去,车子里的人,不断地伸出头来,朝着前面沈醉的车子连续射击着。

    冯晨同年轻小伙子来到自己的车跟前,打开车门,冯晨坐到了驾驶位置上,小伙子坐到了副驾位置上。

    车子启动后,慢悠悠地朝着市区开去。

    “杨寻真同志,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冯晨偏过头说道。

    “你好,冯晨同志。”

    副驾位置上的年轻人,把头上的鸭舌帽取了下来,露出了一头秀发,接着她又把墨镜摘下,露出了真面目,这不是杨寻真还能是谁?

    “刚才那人是谁?”冯晨问道。

    “她叫向曼丽,徐恩曾派往美国接应我的替身,唉,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杨寻真为向曼丽替自己挨了一枪感到内疚。

    “寻真同志,你不要内疚,保护你是她的职责。”冯晨劝着杨寻真。

    “向曼丽这人很不错,我同她挺投缘的,但愿那一枪没击中要害部位。”杨寻真说道。

    “寻真同志,你什么时间去美国的?”冯晨问道。

    “七七事变的第二天,我随同蒋夫人访问美国的代表团去的,然后被秘密安排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学习密码破译工作。”杨寻真回答说。

    “接下来,恐怕从上海到重庆的这段路程会更加危险,护送你的难度会更大。”冯晨想着,上峰肯定会让杨寻真尽快回到重庆去。

    “我分析,恐怕暂时还不能去重庆,我这次回来,主要是破译武汉会战中日军的通讯密码,现在武汉会战正在紧要关头,上面肯定需要我尽快投入到密码破译工作中去。”

    杨寻真考虑着,要是自己跋山涉水到重庆去,估计黄花菜都凉了,上峰肯定不会同意这种方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上海秘密逗留下来,立刻参与到密码破译中去。

    “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不过你逗留上海,危险非常大。”冯晨说道。

    “不是有你嘛,我不怕!”这么多年没见了,杨寻真还是那么地信任冯晨,这让冯晨心里暖暖的,非常感动。

    两人正聊着,道路正前方,一队便宜在强行检查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冯晨望过去,见为首的人正是松尾太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