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纲七手死,锦帆入魔

    尘埃落定。

    场中再度清晰起来。

    一道身影,脚下更是踩着一个人。

    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点点地面。

    “纲手大人!”

    静音身影爆射而出,化作一道残影。

    “算了,真没意思。看样子,多年没有战斗,让你的自身战斗意识,严重倒退。与你真正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成正比。”

    一开始,锦帆对于纲手的觉醒,还感到很兴奋,但经过战斗发现,此刻的纲手,战斗意识和身体反应,根本就不行。

    索然无味,锦帆转身就抛下纲手,离开这个地方。

    “找死!”

    狂暴的气息,一下就从锦帆爆发开来。

    一拳轰出。

    对着自己的斜后方打了出去。

    空间,在这一刻,仿佛是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凹陷了下去。

    这一拳,包含着锦帆全部的怒火,这一拳,爆发出了锦帆全部的力量。

    “不要!”

    受伤躺在地上的纲手,见到这一幕,发出了凄厉的叫喊声。

    空间压迫下,一道娇小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一口鲜血从静音的口中喷出,渲染了整个空间。

    静音整个身体瞬间横飞了出去。

    在地上划出了长长的痕迹,差不多到了纲手的身边,这才停下了身体。

    鲜红的鲜血,浸染了锦帆一脸,让锦帆整个人的视野,都变得一片血红。

    “静音,你不要吓我。”

    纲手手脚并用,爬到了静音的身边。

    查克拉快速的在纲手手中凝聚。

    掌仙术!

    将自己的手放在静音的身上,泪水无法控制的在纲手的眼中流下,滴落在纲手的手上。

    可是任凭纲手如何的努力,发现自己所做的都是徒劳的。

    刚才锦帆含怒的一拳,不仅震碎的静音胸口处的肋骨,更是连带着静音的被脏,也被震得支离破碎。

    任凭纲手的实力,再如何的强大,都无法改变静音那逐渐散去的生命力。

    “纲手大人,对不起,静音不能再陪伴你了。”

    “静音!”

    无声的哭泣,抑制不住的蔓延开来。

    跪倒再静音身旁的纲手,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死了?!”

    锦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这一刻的锦帆,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竟然杀人了。

    怎么也无法相信,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陨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第一次,这是锦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杀人,别看之前锦帆一副很厉害的样子,可是之前的锦帆却是根本就没有杀过一人,然而这次的含怒出手,一条鲜活的生命,陨落再自己的手上,其中的冲击,对于锦帆来说,是多么的大,可想而知,毕竟锦帆只不过是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人而已。

    表情狰狞,没有人察觉到,在这狰狞的表情下,掩藏的是极度的恐惧。

    禁术,创造再生。

    纲手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

    这创造再生,是纲手将自身的查克拉储存在额头。当这查克拉释放出来,会加速细胞的分裂,让细胞重建,从而让体内所有的器官组织再生,不过细胞分裂次数是有限的,等于预支了以后的生命。

    一步踏下,纲手脚下的地面奔溃,碎石四溅。

    身形闪动之间,瞬间出现在锦帆面前。

    “你也找死吗!”

    被浓郁的杀机一刺激,锦帆瞬间狂暴起来,一双眼睛,一下就变得一片血红。

    轰!

    锦帆正面硬刚纲手。

    拳头对拳头。

    谁都没有控制自己的力量。

    纲手因为静音的死,已经完全拼命了。

    锦帆虽有力量,但自身的心性,却并不圆满,此刻的锦帆,已经完全处在快要被心魔所趁的边缘,偏偏锦帆自己却还没有任何的察觉。

    无数的残影,在场中闪现,这是两人的速度,快到了极致。

    短短的几息之间,这两人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招。

    “通灵之术!”

    通灵术式,映在锦帆身上。

    巨大的蛞蝓,凭空出现,如一座巨山,一下就将锦帆给压在下面。

    四分五裂。

    这蛞蝓才刚出现,就被一股力量挤爆了。

    这只巨大的蛞蝓,分裂成无数的小蛞蝓,散落四方。

    有几只蛞蝓还黏在锦帆身上。

    蛞蝓身上,大量的黏液,不断腐蚀着锦帆的身体。

    心中被暴虐充斥的锦帆,根本就没有理会这蛞蝓的黏液。

    随着不断的战斗,锦帆心中的暴虐,越发的深厚,心中总是有着一股想要毁灭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这一刻的锦帆,没有察觉到,现在的自己已经被心魔所袭,要是此刻的锦帆,没能从这样的状态之中摆脱出来的话,虽然这个世界上还会存在锦帆这样一个人,那也只是一个只懂得杀戮的疯子罢了。

    战斗越发的灼热化。

    纲手的通灵兽,蛞蝓。在这场战斗中,承受了大量伤害,被迫退出了这场战斗。

    身处在心魔所袭状态下的锦帆,那战斗的能力,没有任何的减弱,反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那战斗的状态,是那样的自然,就仿佛这一切都是锦帆的本能一般,浑然天成。

    处于搏命状态下的纲手,是完全被压制下来,分心不得,要是一个不好的话,可是会丧命在锦帆手上。

    咔嚓!

    纲手的左手断了。

    时机,纲手抓住了这个时机。

    右手毫不犹豫的杀向锦帆的心脏。

    生死就在一瞬间。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在这死亡危机的刺激之下,锦帆意识完全陷入到了嗜血状态中。

    此刻的锦帆入魔了。

    魔化的锦帆,实力更是提升了一倍不止。

    一只手臂,生生横移过来,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大喘着粗气,锦帆嗜血的盯着眼前之人。

    “给我死!”

    锦帆实力百分之两百的爆发开来。

    锦帆的突然爆发,打了个纲手措手不及。

    左手已断,再加上纲手刚才博出自己所有的力量,此时旧力已尽,新力未生。

    锦帆的手,不断在纲手眼前放大。

    噗!

    鲜红的玫瑰,在空中绽放,将空白的空间,渲染成了一片血红。

    纲手能够清晰的感觉的生命的流逝。

    如此的伤势,凭纲手的能力,还是能够恢复过来,虽然不能完全恢复,但至少不会致命。

    一幕幕的画面,不断在纲手脑海中闪现。

    弟弟的死,爱人的死,静音的死,一幕幕的画面,不断侵袭着纲手的心灵,让死志,充满了纲手全身。

    “就这样吧。”

    意识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

    对于纲手的死亡,锦帆没有任何的反应。

    随手甩下了纲手。

    双眼无神。

    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

    整个人如同是行尸走肉一般。

    凡是见到锦帆身影的人,无不让开了自己的身体,迅速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不知此刻的锦帆,会去向何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