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一批人,大营里气氛有些紧张,大家都知道,按照杨怀仁当初说的,未来龙武卫和虎贲卫只需要留下一万六千人的编制,所以还有两千人要离开。

    原定的休息日,是杨怀仁觉得大家训练的这么久,需要一定的休息和心理调节,总是紧绷着一根弦,人会承受不了的。

    可将士们送走了退伍的人之后,不知谁先起的头,自觉回去换了衣服,戴上负重,然后继续去跑每天两趟的五公里越野。

    开始是一个人,接着是两个,三个,然后越来越多,到最后全营的人都穿戴整齐跑了出去。

    杨怀仁很欣慰,也戴上负重跟了上去,心里想的是,这些人,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休息日也没休息成,往后的日子将士们的训练态度更加认真了,杨怀仁很明显的感觉到大家的身体素质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更可喜的,是军事素质的养成,这跟站军姿走正步的严苛训练分不开。将士们如今已经真正做到了令行禁止,又搞了一次紧急集合,竟然没有一个人迟到,这转变,实在是太惊人了。

    禁军原本的素质,其实本就不低,他们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人才,只不过在过往那些得过且过的日子里,把人的意志和身体,逐渐消磨光了而已。

    想到这里,杨怀仁也忽然发现大宋的禁军也并非无药可救,只不过做起来有点难。

    在龙武卫和虎贲卫中进行的试验已经成功,但是要推广到所有禁军中去,那就十分困难了。

    如今的龙武卫和虎贲卫中,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有背景的人,吕济远这样的,已经算是背景深厚的了。

    当初把禁军中参与了那一日围攻城门的将士聚集到这两卫中来,其中很多后台硬背景深的人,早就被挑选了出去,没有迁移出琼林苑的大营,而是被重新分配了职位,调职去了别的地方而已。

    杨怀仁的办法在龙虎两位中行得通,不见得在别的禁军中也行得通,那些隐藏的势力反噬起来,不是杨怀仁现在的能力有机会压制住的。

    一个月过去了,将士们这段日子的训练都表现的很好,除了正常的越野长跑、站军姿和武器技能的训练之外,也遵从杨世虎的提议,开始了军阵的训练。

    杨世虎教授的军阵和禁军原来练习的军阵类似,但是又有很多的不同,将士们很多一开始不习惯,但在原来边军将士的带动下,也很快适应了。

    杨怀仁其实不懂这个,在校场的高台上望下去,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不过从杨世虎那里知道,军阵的练习,不能光按照兵书上的办法来。

    军阵是死的,人是活的,特别是经历了环州一战之后,杨世虎更明白了很多阵列,要将士们活学活用才有真正的效果,照本宣科的那都是庸才。

    这一点杨怀仁不否认,西夏静塞军司的将士们摆出来的阵势,杨怀仁记忆犹新,若不是清平关城高墙坚,在平地上两军列阵对打,恐怕边军也不是对手。

    八月十四,杨怀仁严令放假两天,家在京城的,可以回家,剩下的将士们,也必须休息,谁敢训练,那就是违抗军令。

    将士们知道这是杨将军为他们的身体好,虽然这段日子饮食上吃的不错,但是他们的身体,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

    训练是没法私下里训练了,不过他们现在开始学着在日常生活中也不摘下负重来,也有不少人自觉把负重加到了三十斤甚至更重,为的就是成为最强的人。

    这个杨怀仁就管不着了,而且他也愿意看到将士们越来越自觉地去加强自己的身体素质。

    中国人一向对中秋节就很看重,大多数将士们也没法回家,杨怀仁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吃好穿好。

    前些日子就让府上的管家去城里买了几十大车布,回到庄子里就让那些大小娘子们帮忙做衣服鞋子。

    到了十四这一天,杨怀仁宣布完了放假,就开始分发新衣服新鞋子,而且还调运了些牦牛和羔羊过来,中秋节一定要让将士们吃好,算是对这段日子以来他们付出艰辛努力的犒劳。

    杨怀仁和他的兄弟们也趁着休息回了趟家,可回了庄子,没有一个兄弟不被骂的。

    李妈妈逮着黑牛哥哥,要他两天之内要见好几户来提亲的人家的小娘子,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赶紧挑一个就成个家吧。

    黑牛哥哥不敢违拗老娘的意思,可是又不愿意随便找一个那些从未谋面的小娘子们就当了自己的媳妇儿,听完了唠叨,就借口跑了出去。

    寻思着天霸弟弟也是单着呢,可黑牛哥哥到了陈天霸那里,发现一向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天霸,被小雅训得跟受了委屈的小寡妇似的,一声都不敢言语。

    不过人家也有理,亲都提了好几个月了,咋还不准备成亲呢?老这么抻着,容易让外人说闲话。

    这就是杨怀仁的疏忽了,早就说了挑日子给他来成亲,可事情一下子来的太多,就耽搁了下来。

    杨怀仁这边也不好过,杨母的唠叨,比谁都厉害,家里两个娘子都快临盆了,还整天不着家,也不知道和那帮子大老爷们整天躲在山谷里有个啥意思。

    杨怀仁没法解释,只好老实听着。等见了韵儿和莲儿,那种愧疚感却是没法掩饰的,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哄哄两位贤惠的娘子,傻笑着把耳朵凑到韵儿的大肚皮上去,肚子里的儿子一脚抽射踢过来,他耳朵里立即嗡嗡的乱响。

    杨怀仁也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意思,反而笑得厉害,老子的儿子是个孝顺儿子,还没下生呢,就知道向着娘了,哈哈。

    明天就是中秋了,作坊里和工地上也都放了假,十四就开始大肆的杀猪宰羊,不论是干活的工匠们还是庄子里的庄户们,每家都猪肉羊肉各分一大块。

    夏日的余热还在,到了傍晚凉风吹过来,才让人意识到已经是秋天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