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良辰日后必有重谢!

    “柿崎大人,别来无恙啊!”

    柿崎家本阵内,长尾景虎揭开了盖住头的头巾,然后看着眼前的柿崎弥次郎,一脸笑容的说道。

    看到来人之后,柿崎弥次郎顿时站起身来,“你....你...你如此的面熟,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林泉寺主持天室光育禅师的弟子???”

    “故人相见,难道柿崎大人就让在下这样站着吗?”长尾景虎似笑非笑的看着柿崎弥次郎。

    “哎呀呀!快请入座!”柿崎弥次郎一拍脑袋,然后赶紧让长尾景虎入座。

    “小师父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此?你不是应该在林泉寺吗?”柿崎弥次郎一脸好奇的说道。

    长尾景虎这时候一改之前的笑容,而是略显严肃的说道“柿崎大人,可还记得林泉寺佛堂内的约定?”

    “当然记得!”一听到长尾景虎这样说,柿崎弥次郎顿时一脸肯定的说道“当日在下急于向天室光育禅师求学禅理,失守将一本经书点燃!害的小师父与在下一同在佛堂抄写10本经书,要不是小师父帮忙,只怕也无缘与天室光育禅师一见了。”

    “当时在下曾在佛堂许诺,日后若是小师父有求与我,在下即便舍弃性命也定当报答!”柿崎弥次郎大声的说道。

    原来,柿崎弥次郎和长尾景虎之前就认识,只是柿崎弥次郎并不知道长尾景虎的真实身份而已。

    长尾景虎年轻时在林泉寺出家,拜在林泉寺第六代主持天室光育的门下。当时柿崎弥次郎还只是一名普通武士,在一场大战中重伤差点死了。“临死”之时柿崎弥次郎手中紧握着一枚在寺院中“开过光”的护身符,心中暗自想到“若是能大难不是,定当潜心学习佛法,皈依佛门...........”

    大难不死的柿崎弥次郎于是便来到了林泉寺,准备拜入天室光育的门下从此“遁入空门”。岂料在查看一本经书之时失手将烛台打翻然后经书便烧起来了..............

    无语的是这本经书乃是天室光育最喜爱的一本,而且还是一个孤本,整个林泉寺甚至整个越后都只有这一本。知道此事的天室光育顿时大怒,本来准备直接将柿崎弥次郎驱逐出寺,这时候长尾景虎说自己已经能默写出来.........

    于是长尾景虎便和柿崎弥次郎一起在佛堂用三天三夜将这本经书重新写了出来。天室光育这才放过了柿崎弥次郎,当然拜师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柿崎弥次郎也得到了跟随天室光育修行三个月的机会。

    对于长尾景虎的帮助,柿崎弥次郎这个“资深”信佛之人自然十分感激,于是变向长尾景虎许诺“良辰日后必有重谢的”诺言。

    见柿崎弥次郎并没有忘记之前的诺言,长尾景虎明显松了口气。

    “柿崎大人!既然你还记得之前的诺言,那在下就直言不讳了!”长尾景虎正了正衣襟,然后正色的说道“今日来确实是有事相求,就是不知道柿崎大人是否能信守承诺了。”

    “小师父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柿崎弥次郎说出的话自然会办到!”柿崎弥次郎这时候并不知道长尾景虎已经挖好了坑,就等着他跳下去了.........

    “当真?”长尾景虎笑着说道。

    “当真!”柿崎弥次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好!”长尾景虎大声的说道“你可敢以洞山良价禅师之名起誓?”

    “这..........”听到长尾景虎的话之后,柿崎弥次郎稍显犹豫。

    柿崎弥次郎信奉的是佛门曹洞宗。曹洞宗也称洞家,我大天朝唐代时期创宗,是五家七宗之一。和临济宗一起为南宗影响力最为深远的禅宗。洞山良价正是曹洞宗的建宗祖师,所以听到要用洞山良价的名义起誓之时,柿崎弥次郎才会本能的有些犹豫。

    “怎么?柿崎大人刚才的果决去哪了?”长尾景虎接着问道。

    “罢了!”柿崎弥次郎顿时一脸坚毅的说道“在下柿崎弥次郎,以洞山良价禅师之名起誓,定当遵守昔日诺言!如有违背,愿遭天谴!”

    “如何?”柿崎弥次郎看着长尾景虎大声的说道。

    “好!不愧是和泉守大人!”长尾景虎顿时一脸郑重的说道“容在下正式介绍一下!”

    “在下确实是林泉寺天室光育禅师门下,不过在下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长尾家、长尾喜平二景虎!”长尾景虎语速不快不慢的自我介绍道。

    “长尾景虎?难道.......你就是为景公之子,晴景殿的弟弟,今年刚刚元服的长尾景虎殿?”柿崎弥次郎这时候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长尾景虎,下巴已经快掉到地上了。

    “不错!正是在下!”长尾景虎这时候一脸笑意的说道“怎么?和泉守大人很意外吗?”

    “呼..........景虎殿,你瞒的在下好苦啊!”柿崎弥次郎这时候说不出是心酸还是无语的说道。

    “哈哈!你又没问过我的出身,我又何必多言呢?”长尾景虎一脸好笑的回答道。

    “鬼知道一个小和尚居然会是长尾为景的儿子!”柿崎弥次郎心里无语的想到。

    看到柿崎弥次郎一脸的蛋疼,长尾景虎接着说道“既然在下已经自报家名了,那在下今日来所求何事相比和泉守大人已经知道了吧?”

    “唉........”柿崎弥次郎用手指了指长尾景虎,哭丧着脸说道“殿下都逼在下以洞山良价禅师的名义起誓了,在下除了应允之外又能如何呢?”

    “好!我长尾景虎果然没有看错人!”长尾景虎这时候大步的来到柿崎弥次郎的身边,激动的说道。

    柿崎弥次郎这时候一脸好奇的说道“在下十分好奇,景虎殿今日带了多少兵势埋伏在外面?而万一在下没有信守承诺又该如何呢?”

    “和泉守大人!今日我可是孤身一人来的,外面空无一人!至于和泉守大人会不会信守承诺,那就要看上天的了!”说着,长尾景虎用手指了指天,然后露出一口大白牙。

    “哈哈!”柿崎弥次郎这时候仰天大笑道“我柿崎弥次郎自诩越后英杰,今日景虎殿之果敢决绝,在下佩服不已!”

    “柿崎家柿崎弥次郎愿投效于景虎殿麾下,纵然沦为阵前一足轻,虽死无悔!”这时候,柿崎弥次郎突然跪在了长尾景虎的面前,献上腰间佩刀,一脸决然的说道。

    长尾景虎连忙将柿崎弥次郎扶了起来,然后一脸高兴的说道“七年前我们携手默写一本经书,七年后我们再度携手,定当在这越后之地声名远扬!”

    “弥次郎,柿崎家的通字可是家字?”长尾景虎接着问道。

    “正是!”柿崎弥次郎连忙回答道“家父柿崎利家!”

    “好!”长尾景虎大声的说道“那在下就将本家通字景赐予你,从今以后,你就叫柿崎景家吧!”

    “多谢主公!”柿崎弥次郎,不,柿崎景家连忙激动的回答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