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傻子

    林缘所有的东西基本上都在空间里装着,空间戒指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最多就是一些食物几件衣服,可能所有的东西加起来还没一个空间戒指值钱。

    她也没有动手的意思,随手撸下了自己手上唯一的空间戒指扔给高个男人,然后就准备离开。

    不过她却又一次被人拦了下来。

    林缘的脾气本就称不上多好,之前没发火也是因为她刚好心情好,再加上她也不想每到一个地方就先跟人起冲突,反正一个空间戒指也不值多少钱,给了就给了。

    但是又一次被拦下来之后,林缘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些烦躁。

    打劫一次差不多得了,一次接一次的这还有完没完了?见她脾气好所以逮着她一个人可劲剥削吗?

    在林缘看不出什么情绪的黑眸注视下,高个男人莫名有些紧张,他并不知道这是某种名为“直觉”的感觉给他的预示,还在想可能是周围太冷了,让他产生了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他们这个传送阵极少有人会来,难得遇到这么听话的猎物,怎么能不一次打劫个够?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城镇中,一会儿将这小子浑身上下值钱的东西都扒下来之后,也该有人来接替他们了,回去之后一定要去咏春楼找两个小娘子喝个花酒,好好的“暖暖”身子。

    想到小娘子们顺滑的皮肤,娇嫩的声音,高个男子心中火热,看着林缘的眼神都不由露出了一丝淫、色。

    林缘的脸彻底黑了。

    她现在的容貌可是相当扔到人堆里都扒不出来的普通,性别还是男人,怎么还能有人对她有非分之想?

    难不成她就这么倒霉,刚好遇到了有特殊嗜好的家伙?

    “把你的衣服都脱下来!”高个男子冷笑一声,高高的扬起下巴,用自己的鼻孔对着林缘。

    这小子身上的白毛斗篷看着不错,皮毛水亮光滑,应当是件好东西,若是拿去卖,还能供他多去两次咏春楼……

    高个男子在打劫林缘,而其余三个人也没有闲着,见林缘乖乖给钱之后,他们似乎受到了某种鼓舞,身上的气焰一下子嚣张起来,朝着自己面前的男子叫嚣:“小子,你若是识相,就像那个白披风的家伙一样乖乖听话,将空间戒指双手奉给大爷们,若是不识相,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男子听过这话之后,却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一尊冰雕一样,看上去就像是他根本不屑于与他们说话一样。

    不过林缘却稍微偏移了一下视线,看了男子一眼。

    她总觉得这男人现在不是在无视他们,而是沉浸在某种迷茫当中,或许根本没听到他们的话。

    不过这又关她什么事?

    林缘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了自己面前的高个男子身上,看着他嚣张至极的模样,心中默默想着究竟该如何处置他。

    林缘的感觉敏锐,但是那三个瘪三却没有这样敏锐的感觉,男子这样的无视彻底激怒了他们。

    他们身上的神王威压骤然腾起,朝着男子肩头压去,怒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兄弟们上!”

    他们三人话音刚落,便听到了一声极其清脆的响声,三人楞了一下,本打算出手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

    三人面面相觑,刚才他们三个还没来得及动手啊?那这声脆响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但是下一刻,他们就知道了声音的来源。

    高个男子狠狠砸在他们三个身上,而从他身上传过来的巨力,竟然使得他们三个神王毫无反抗的被击倒。

    面色冰冷的林缘,静静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她刚才给了高个男子一耳光,将他直接打到飞起,从另一个被打劫的男子头顶上越过,而后准确的砸到了另外三个瘪三身上。

    这样的力道控制,对她来说非常容易,绝对不会伤到无辜的人半点……只要对方不乱动。

    其实她完全可以在瞬间将四个人都杀死,不过直接动手杀人太便宜那个高个男子,也会引来不必要的关注。

    所以林缘上前,一脚踩在高个男子的小腹上,让他的身子像是虾子一样弓起,双手则拎起他的衣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刚才说让谁脱衣服?”

    高个男子这下若是还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那他简直就不用活了。

    他是神王八层,但是刚才这个男人一巴掌打过来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时间反应,甚至他还是在砸落在自己小弟身上之后才感觉到左脸剧痛,这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被人一耳光打飞起来。

    就算不是神皇也得是顶尖的九层神王了吧?!

    修为上他比不过,现在“弱点”还被人踩在脚下,现在不求饶还等什么?!

    高个男子惨叫道:“高手饶命!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林缘的脸色没有半点变化,她只是盯着高个男子,又重复了一遍:“你刚才说让谁脱衣服?”

    高个男子哭的鼻涕眼泪都出来了,被寒风一吹,冻成了冰糊在脸上,看上去相当恶心。

    林缘的手动了动,感觉有些下不去巴掌……

    不过就算不扇耳光她也有办法。

    林缘下脚的力道重了一分,让男子尖叫声高过了一个层次,顿时哭的更厉害了。

    “我脱!我脱!是我脱衣服!”高个男子尖叫着回答,生怕回答的稍微慢一些林缘就一脚将他废掉,到时候他还不如直接死掉算了。

    林缘冷笑:“你脱?还有谁要脱?”

    在被废这种巨大的威胁下,高个男子看着林缘的眼睛,突然灵光一闪,在一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们四个!我们四个都要脱!”

    此时另外三个人还想要跑,林缘一个眼神过去,眸中带着的掺着精神威慑的威压将那三人震的直接软倒在地,满脸惊恐之色。

    看他们三个老实了,林缘才眯起眼睛,唇角勾起了意味不明的微笑,松开了高个男子的衣领,同时也放开了踩着他下腹的脚。

    “那你怎么还不脱?”

    高个男子重获自由之后面色变幻了两下,看着林缘漫不经心的表情,似乎心中正在剧烈挣扎,究竟是该老老实实听话还是赶紧跑。

    不过最后他还是哆哆嗦嗦的将手放到了衣领上,摸到了衣领的第一颗扣子上。

    “我这就脱,这就脱……”

    但是,就在他的手刚放到衣领上的时候,却突然有一道白色的烟雾从衣扣内喷出,犹如利箭一般朝着林缘的面门上飘了过去。

    林缘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不防着他一手?

    她随手一挥袖子,将那白烟甩回了高个男子脸上,她挥袖时带起的戾风将男子的脸划出了一道道血痕,让他下意识的惨叫了一声,整张脸瞬间被血液染红!

    这股白烟似乎是某种药粉,之前一直隐藏在他衣领上的扣子里,他刚才借着脱衣服的借口,启动了机关喷出了药粉,却不想林缘反应太快,药粉没有半点落在她身上,反而全部还给了高个男子。

    高个男子虽然毁了容,但是他现在却仿佛感觉不到疼一样,开始剧烈的喘息起来,他的下体竟然顶起了一块,全身的血液流速都加快了,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都在地上缓缓磨蹭着。

    他的眼睛因充血变得鲜红,四下看了看,也不知道是理智尚存还是怎么着,他在看到林缘的时候顿了一下,而后立刻起身朝着自己身后的一个小弟扑了过去,抱着他就要扒他的衣服。

    那药粉竟然是烈性的春、药!

    还是能让神王级别的修炼者,在瞬间产生反应的那种高阶春、药!

    这高个男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缘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她盯着高个男子,还有他身后躺着的三个男人,语气虽然漫不经心,但是却让人感觉到莫名的压力。

    林缘这次的语气冷了许多,不耐烦的喝到:“脱衣服!”

    这次还有理智的三人都不敢玩什么花样,高个男子就是他们当中修为最高的一个,连他都打不过,更别说他们了。

    三人手脚麻利的将衣服全部脱掉,顺便还将那个抱着男人想要亲热的高个男子衣服也脱了下来,最后四个人一起赤身裸体站在刀子一样的寒风中。

    可能是冷风使得高个男子的理智回笼,他虽然还有反应,但不至于抱着自己的小弟当场那什么了。

    也幸好修炼者有灵气保护冷热不侵,不然不出一刻他们就会被直接冻死。

    林缘轻轻一掌毁掉了他们所有的衣服,朝着四人一摊手:“空间装备。”

    这轻描淡写的一掌让四人齐齐吞了下口水,他们刚才竟然没能感觉到半点灵气波动!

    这绝对是神皇高手!还是高阶神皇!

    四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不舍的将空间戒指都交给了林缘。

    她随手打出四道灵气,将他们四人的修为封住,缚住手脚,而后看也不看他们倒在地上的模样,转身离开。

    她留在他们体内的灵气不算多,最多能封住他们两个时辰,这两个时辰内若是没有人来救他们,他们就一直无法动用灵气抵御寒风,会完全变成一个普通人。

    若是这两个时辰之后他们还能活着,那就算他们走运好了。

    林缘走出没多远,无奈的回身看着身后的人:“你跟着我干什么?”

    之前被那四个瘪三打劫的家伙,此时竟然跟在了她身后,一副缠上了她的模样。

    她虽然没有回过头,但是这男人似乎不知道怎么收敛气息,她就算闭上眼睛封住五感都可以感觉的到。

    回身之后,林缘才第一次见到了男子的容貌。

    就像他穿着的衣服一样,男子的脸非常普通,与她一样,都是扔到人群中就扒不出来的那种。

    虽然她觉得非常困扰,不过因为没有感觉到敌意,林缘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

    刚才看这男人遇到打劫也是一副呆呆愣愣的样子,万一有什么难言之隐呢?有可能他是个傻子,或者可能是失忆了?

    林缘没想到,她随口猜的竟然撞大运被她直接猜中了,这男人真的是个傻子!

    “我……”男人怯生生的看着林缘,仔细想了很久,但是最后还是颓然的低下了头:“我不知道。”

    看着男人茫然的眼神,听着他“一问三不知”式的回答,林缘脸上都是无奈。

    男人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东西,眼睛登时就红了,张开双臂上前就想去抱林缘:“姐姐,不要丢下我。”

    噗!

    林缘不小心喷了一下。

    姐姐。

    姐姐!

    这男人叫她姐姐!

    林缘把自己从上看到下,看不出半点女性特征,她用了些办法将自己的身材也遮了起来,现在是从胸平到屁股,不管怎么看都是纯爷们。

    这男人是看出了什么所以故意的还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随便瞎说,结果被他瞎说中了?

    林缘牙疼一样的叹了口气,后退两步躲过男人的拥抱,走到了他身后,一边检查他的身体一边道:“乖一点,别动。”

    别真的是个傻子吧?

    林缘检查的不算仔细,但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这男人的后脑上全是血,不知为何受了很严重的伤,身上还中了毒,两相一结合,这倒霉男人直接就变傻了。

    看着这个眼睛里充满信任,怯生生看着她的累赘,林缘又叹了一口气。

    算了,能遇到她也算是他的运气,她就勉为其难的暂时照顾一下这家伙,等他恢复再送他走就好了。

    林缘看得出来,这男人的修为是神皇九层,与安恒的修为一样。

    并且他的修为比起师兄来还要稳定一些,看样子已经在神皇九层待了很多年了。

    神皇九层仅在仙皇之下,算得上是太初的顶尖高手,毕竟这世上仙皇才有几个?

    这世上神皇九层的数量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但是他们基本上都是有名字的,绝不会是默默无闻之辈。

    但是这男人却不与林缘知道的任何一位神皇九层的强者相似,不管是样貌还是性格……好吧,性格什么的不作数。

    如果这男人不是易容改变了身份,那便是像安恒一样低调的仙皇高手,之前一直都默默隐藏实力,或是在某个深山里隐居多年的那种。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这个累赘也不可能会背太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