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战神的礼遇

    在赫丹的话音刚落,宁月突然化成闪电带出一阵残影,残影略过,瞬间来到包围圈的面前。右手狠狠的挥出一拳,仿佛流星在拳头之上绽放开来。

    “轰——”包围圈瞬间被轰出一个缺口,宁月的身形轻易的跃出了包围圈。但对于这一点,阿里鄂并不担心。因为宁月之前已经尝试过一次,而是彻底的失败了。

    突破了一层包围圈,无非是转换一下队形而已。对于这个排练,每一支知名的狼骑都无比的熟练。

    而宁月在轰破一个包围圈之后,身形并没有停顿,依旧仿佛闪电一般快如惊鸿。在狼骑的队形还没有转换的时候,又一次来到了第二道防线的边缘。

    左手一拳,仿佛惊雷一般出现。拳头泛着灿烂的光芒,闪烁着刺耳的电弧。一道拳罡,狠狠的击中了第二道防线。

    “轰——”强悍的爆炸响起,让在外指挥作战的阿里鄂顿时瞪大了眼珠露出了仿佛见鬼了一般的眼神。他根本不敢也不愿相信有人能一瞬间突破两道包围圈。但是,眼前发生的一幕,却实实在在的打了他的脸。

    “快,围拢,攻击——”阿里鄂慌了,只剩下一道防线,如果这一道防线被突破,那么宁月就真的突破了包围圈。一旦被突破包围圈,迎接草原狼骑的就是噩梦。

    无数次的经验告诉阿里鄂,只要将猎物围在包围圈之中,猎物都会被自己的儿郎慢慢的消磨慢慢的耗死。但是,一旦猎物突破包围圈,那么迎接自己的就是灭亡。

    因为有实力冲破包围圈的猎物,其实力也是无比的强大。一旦冲破了束缚,强大愤怒的猎物就会化为猎人。而宁月的战力,在阿里鄂的眼中就是强大的猎物。

    狼骑连忙变换队形,企图对宁月进行新的一轮围拢。但是,宁月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身形再一次变得虚无飘渺了起来,仿佛化成了一道光。就如同一个炮弹,狠狠的撞在了最后一层的包围圈之中。

    “拦住他——”阿里鄂竭斯底里的吼道,但是,当他喊出口的时候,第三层的包围圈已经被轰碎了。宁月如同冲出水面的蛟龙,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啸声。

    啸声震荡天地每一个草原胡虏的心底都发出了一阵恐惧的颤抖。而宁月在冲破重围之后,并没有直接找阿里鄂算账,而是直指的冲向了一辆马车。

    在自己即将发功攻击的时候,只有那一辆马车向后退了。所以宁月有理由相信,那辆马车之中一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是很古不变的道理,宁月自然不会放过。

    身形在空中闪转腾挪,凌空变换了数次身形最后仿佛飞燕归巢一般狠狠的向马车激射而去。

    “哈哈哈……你上当了!”马车中响起了一阵得意的笑声,赫丹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密封的马车突然间仿佛被炸弹炸开了一般四分五裂。赫丹如一只大雁一般冲上天空,双手交叠一掌向宁月拍去。

    “轰——”在空中交击了一掌,宁月和赫丹都脸色一僵,在短暂的相触,短暂对视的刹那之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

    赫丹震惊于宁月撑着一口气强行突围之后,又在没有换气的情况下凌空虚度,而后仓促之间还能硬接下自己的一掌?眼前这个从未听说过的人,实力竟然如此的强劲可怕?

    而宁月的震惊就很单纯,妈的,竟然是一个天人合一?不是说草原上的天人合一很少的么?我特么进草原才几天就遇到一个?

    宁月和赫丹的身形仿佛雪花一般缓缓飘落,相隔三丈,两人都凝重的盯着对方。赫丹脑子里想的是宁月到底是何方神圣,草原上的战神他就算没有见过也该听说过。但眼前这人的样貌,和脑海中的任何一个人都相去甚远。

    而宁月眼中,却渐渐迸射出杀意。赫丹的实力不俗,自己真要弄死他也就一巴掌的事。但是,一旦动用真实实力杀了他,显然会提前暴露自己的行踪。

    芍药的下落还没有找到,自己暂时还不能离开草原,一旦暴露,就会面临长生天宫的追杀。为了杀一个天人合一的家伙而暴露,是不是有点不太划算。但是用战神之境的实力,宁月杀人似乎还得费一番手脚。

    被五万狼骑打了这么久,宁月已经渐渐没了耐心。到底是弄死他呢?还是弄死他呢?宁月觉得这个选择……特么算个屁啊!

    念头流过心底,身形化作闪电仿佛跨越了空间一般出现在赫丹的面前,一拳恍若流星,狠狠的向赫丹的胸膛轰击而去。赫丹顿时一颤,眼神中竟然露出了一丝惊惧。

    宁月这一拳太突然,也太快了。来不及细想,一掌从天而降狠狠的向宁月的天灵盖拍下。宁月连忙变招,一手架住赫丹的手臂另一只手依旧化拳狠狠的向赫丹的胸膛轰击而去。

    草原的武功,远没有中原武功有那么多的讲究和招式。中原武功不仅要威力强大,还要贴合自然,贴合天道。而草原上,却只讲究杀敌。

    怎么样更有效更快的杀敌,他们的招式就怎么样演变。所以,两个草原高手的交战,更加的快节奏,更加的血腥暴力,也更加的凶险。

    在短兵交接之后,宁月和赫丹的身形顿时变得模糊了起来。拳来脚往,每一招每一式都直指要害。身形仿佛清风虚影,看似飘渺无踪,但又是无处不在。

    阿里鄂指挥着狼骑再一次将宁月包围。但这一次,他却没有在下令攻击。因为不仅仅宁月在他的包围圈,就连赫丹和大公主也在。投鼠忌器之下,阿里鄂只能在一边耐心的等着。

    场中的交击越来越激烈,宁月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而相对于宁月的攻击力飞速的提高,赫丹从一开始还能勉强抵御到了现在几乎被宁月压着打。

    战场上的情势,就算外行也看得出来赫丹已经明显的落了下风。甚至宁月好几次有效攻击都成功的轰中了赫丹的胸膛,鲜血横飞,杀意纵横,宁月眼中包含这一道星辰,骤然间仿佛爆开的烟火在赫丹的眼中绽亮。

    “破绽!”

    “糟了——”

    宁月一拳,仿佛跨越了时间在赫丹的眼前缓缓的放大,赫丹刹那之间的破绽,被宁月成功的捕捉。这样的机会,宁月自然不可能放弃。

    如果赫丹被宁月这一拳成功的命中,不仅会失去战斗力,性命都有可能不保。一刹那,赫丹的脸色变得惨白,瞪圆的眼眸之中充满了恐惧。一瞬间,整个脑海瞬间炸开,死亡离赫丹是如此的接近。

    “住手——”一声娇喝突然响起。

    千钧一发之际,宁月停下了拳头。拳头离赫丹的脑门只有不到一寸距离。原本宁月并不打算停下,但是一想到自己再一次陷入了包围圈,如果有手里这个人作为人质,自己突围就轻松的多。

    拳头停下,赫丹不经意的轻轻舒了一口气。但他现在被宁月抓在手中,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宁月只要愿意,一拳挥下照样要了自己的命。赫丹从成为战神以来,还第一次败得这么的干脆。

    “强大的勇士,你的实力令我震惊。但是,我们应该不是敌人。虽然也许有什么误会,但是你现在能不能先放了赫丹先生?”麻姆的声音轻轻的响起,马车的车帘打开,麻姆身穿雪白的纱裙,浑身溢满着高贵的气势。

    要不是赫丹对麻姆如此的了解,就连他都有可能被麻姆此刻的样子骗过。谁能想到,眼前这个高贵不可侵犯的女人就是草原上大名鼎鼎的荡妇呢?

    “误会?我赢了就是误会,要是我输了就该死么?”宁月冷笑了一声,向麻姆投去一个讥讽的眼神,“还有,草原上什么时候有女人说话的份了,你算什么东西?”

    “大胆,竟敢对长公主无礼!”

    宁月的话音刚落,一边的阿里鄂便已经暴怒的喝道。

    “长公主?”宁月的眼中闪烁着一丝惊咦,但转瞬间眼神却飞速的闪动了起来。这可真是一条大鱼啊,不过这条大鱼暂时还不能动。

    “不错,我是突也部落的长公主,安拉父汗的大女儿麻姆!强大的勇士,你为何要和我们突也部落为敌?我们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先生的么?”

    “哈哈哈……有意思了!”宁月见过颠倒黑白的,也见过倒打一耙的,但真的没见过颠倒黑白倒打一耙还能做到这么无辜的。看着麻姆的眼神,宁月真想赞一声好演技。

    “我在路上走的好好的,你们突然间将我包围,二话不说就发动攻击。到了现在……你却告诉我我和你们为难?你是想死么?”宁月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冰冷的语气却如此的冷冽。

    麻姆是草原上的公主,她有着尊贵的地位。所有的草原子民见到她都必须必恭不敬。但是,草原上的战神却是例外。在草原上,无论哪个部落,或是什么样的贵族,在战神的眼中都是凡民,因为每一个战神,都是立志成为天尊的强者。

    而所有的贵族和部落,一旦发现战神都会极尽的讨好和拉拢,这也助长了战神的气焰。所以,宁月这样的语气在麻姆听来非但不是无礼嚣张,反而是理应如此理所当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