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遭遇剑仙

    在别人眼中,莫大只是一个风一吹就倒的糟老头子,可是商白却清楚这个呆在他身边五年的老奴的恐怖。一次他应楚国学宫之邀开讲《物理本源》,路上遇到一伙强人打劫,他就看到莫大一个人徒手屠尽那伙数十强人,而且毫发无伤。

    他不认为自己会是莫大的对手。哪怕一百个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这次要逃离楚国,也是趁着莫大有事回家的空当才逃出来的。十几天的奔波,数千里一路向北,还以为摆脱了莫大的监视,摆脱了沈家。谁知道,就在离荆国只有几十里路的时候,又被追上了。

    一时间,商白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从沃州到崔嵬谷,六千多里路程,姑爷十几天就跑过来了,可真是了不起。”莫大啧啧有声,夸赞着商白:“姑爷不愧是楚国有数的天才,一般人可做不到。”

    商白脸色僵硬,直愣愣的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莫大无视他的眼神,不紧不慢的说道:“要说这半个月来,姑爷玩也该玩够了,现在是不是准备回家去了?”

    回去吗?

    筹划一年多,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眼看就要成功了,就这样放弃?就这样掉转马头,一步一步的走向那黑暗深渊?

    商白摇头:“我,不回去。”

    他说得很缓慢,声音也很低,可就这么短短的一句话,好像就用尽了他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勇气。

    回去,会一步一步的走向那黑暗深渊。而不回去,很可能马上就沉入黑暗深渊。惹怒了莫大,他不能确定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这一刻,他是宁可死,也不愿回去面对那可怕的婚姻。

    “唔?”莫大对商白的选择很是意外,“不回去?姑爷这是还没有玩够吗?半个月了,应该要玩够了罢?还是跟老奴回去吧。”

    “我不回去。”商白再一次强调。

    沉吟了很久,莫大才展颜笑道:“既然姑爷还没玩够,那就继续玩吧。姑爷想去哪里,老奴就陪着你去哪里,总要让姑爷玩个尽兴。”

    商白盯着莫大道:“我不回去,你也不要跟着我。我这次出来就没打算再回去,你跟着我也没用。”

    “老奴不明白,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莫大有些不高兴了,“明年可就是姑爷和我家小姐完婚的日子,到时候姑爷你不在,叫我家小姐一个人怎么完婚?”

    “我的意思很简单,”商白道,“我不想回去,更不想和你家小姐完婚。这门亲事,我不接受。楚国好男儿那么多,叫你家小姐再找一个就是。”

    “这门亲事姑爷你当时也是认可的,怎么能说不接受就不接受呢?”莫大翻着眼皮呵呵笑道,“难道是因为姑爷这几年出名了,想学那戏文里的负心人,飞黄腾达后就另攀高枝,要抛弃我家小姐了?”

    商白冷笑:“我当年要是知道你家老爷是个妖怪,我会认可那门亲事?负心人?呵呵,我好端端一个人,对一只狐狸会有什么心?”

    “姑爷说话要注意点,我家老爷可不是妖怪,”莫大很认真的纠正,“我家老爷,他是大仙。”

    商白一阵腻歪:“你说这话有意思吗?”

    “姑爷的意思是,像你这样悔婚,不守承诺,一走了之就有意思了?”莫大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了,“姑爷你走得轻松,倒是要老奴我如何向老爷交代?”

    商白道:“你想怎么交代就怎么交代,实在不好交代,你就拿我的命去交代吧!”说完这句话,他有种背负了两年的大包袱一下子给甩掉的感觉,只觉得一阵轻松。大不了一死,总比那样屈辱的活着要好。

    “姑爷这可是给老奴出难题了。要是带不回姑爷,回头在老爷那里难免一死。姑爷不回去,这不是逼着老奴去死吗?”莫大突然抬起头来,双目射出精芒,沉声道:“既然姑爷不肯给老奴留条活路,为了保住这条老命,老奴只有得罪了!”说话间,他手指连弹,“咻咻”声中,几缕劲风穿过,二人所骑白马头上出现几个血洞,那马长嘶一声,扬蹄奋起,然后往下摔去,眼见是不得活了。

    就在那马还没摔下时,莫大已经提着商白双肩跃起,飞到空中,然后厉啸一声,突然间化作一只巨大的黑鹰,双爪提着他,挥动数丈长的翅膀,往南飞去。

    商白虽然做好了死的准备,可是眼睁睁的看着跟着自己五年的老奴化成一只老鹰,还是吓得脸色苍白,大叫道:“妖怪,妖怪呀!”

    莫大所化的老鹰冷冷道:“姑爷你就尽情的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

    “妖怪,你放开我!”在老鹰的爪子下,商白奋力挣扎。

    莫大突然笑了一声,阴恻恻的说道:“姑爷真的希望老奴放开你吗?”

    这时他们已经飞上百丈高空,看着空荡荡的身下,商白一阵心颤。这一放手,自己可就要摔成肉酱了。他犹豫了一下,叫道:“你放开我,我就是死也不要跟你回去!”

    莫大当然不会放手,冷笑道:“这可由不得姑爷你!”不再说话,只鼓动双翅,往南疾飞,任由商白在他爪下大喊大叫,大声喝骂。

    “妖怪,你放开我!”

    “妖怪,你不得好死!”

    “妖怪,我艹你大爷!”

    商白骂得越久,心里越是绝望。眼看着前面十余里就是楚国的狼牙关,心中一片悲凉。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厉喝:“妖孽,光天化日之下,竞敢行凶,还不纳命来!”话音未落,就见一道如虹白光掠过,然后听到莫大惨叫一声,爪子松开,商白翻滚着往下坠落。

    这时商白离地百丈,掉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他心里才生出一个念头“我这是要死了吗”,衣领就被人一把抓住,顿了一顿,然后缓缓往下降落。而莫大所化的那只巨鹰已经分成两半,掉了下去。

    商白这番死里逃生,脑海里一片空白,已经没有了思维能力。心脏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好像已经离开了胸腔冲到嗓子眼一般,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降落地面后,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很久才平息下来,然后对着救他的人深深一揖,道:“晚生商白谢过仙长救命之恩,仙长斩妖除魔,救晚生于厄难之中,恩同再造,晚生就算做牛做马,也当报此恩德。”

    救他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身着灰衣,头上挽了一个道髻,背上背着一把剑,看起来颇有世外高人的感觉。想想他能斩杀莫大这只妖怪,也当得起世外高人的称号。他摆了摆手:“降妖除魔,这是我辈修道人的本份,你没事就好。报答二字,再也休提。只是我看你小小年纪,不在家读书,怎么出现在这里,还落到这个妖物手里?”

    商白苦笑道:“这真是一言难尽……”当下将自己不愿入赘妖怪家里逃婚来此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通,最后道:“要不是仙长及时出现,晚生落到那妖物手里,就唯有一死而已。”

    “南楚沈家,沈财神吗?我倒也听说过。”中年男子皱着眉道,“那可是个得道老妖,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你和他纠缠上,着实是个麻烦。”

    商白眼巴巴的看着他:“难道仙长也不能降伏此獠吗?”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不说我降伏不了他,便是整个楚国修真界,大概也没人能降得他住。”

    商白刚刚升起的一丝希望又被无情的摧残,苦笑道:“难道,我就只有背井离乡,逃亡他国的命?”

    “恕我直言,以沈财神的能耐,你便是跑去别的国家,他要找你也很容易找到。”中年男子继续给商白泼冷水,“看得出你身上被他动了手脚,哪怕相隔万里,他也能感应到你的存在。以他之能,万里之遥,不过是咫尺之距,你如何逃得开他?”

    商白的心又是一片冰凉:“这么说,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倒也不能这么说……”中年男子沉吟道,“沈财神虽然厉害,也还没到天下无敌的地步。你要是找到一个他惹不起的靠山,也就不用怕他了。”

    商白苦笑:“仙长都说了,整个楚国都没人能降得他住,我又到哪里找那种世外高人去?”

    “楚国没有,可以去别的地方找嘛。楚国修真界在整个云梦大陆来说,也就是二三流的所在。”中年男子眨着眼睛道,“像我的师门在大秦帝国,就有大把的世外高人,强过沈财神的大有人在。你要是拜入我的师门,再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找你的麻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