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质问执法队

    当商白带着一大群学弟学妹来到奇葩园中心广场的时候,广场上已经聚集了近四千人。加上跟着他过来的,差不多有五千人了。整个新手村现在也就是六七千人口,现在竟然来了总人口的一多半,可见此事在新手村的影响。

    商白到来之后,人群自动分开,给他让了一条路出来。一些他的崇拜者纷纷给他打招呼:

    “大师兄你好!”

    “大师兄我们永远支持你!”

    “大师兄,看我看我,我今天的刘海漂亮不?”

    商白虽然是两世为人,但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般万众瞩目的场面,心里头还是有些发虚。他只有暗自提醒自己:“商白你不能怂!你这次要是怂了,这辈子都完了!”他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镇压下了心头的慌乱,然后向四周一抱拳,扬声道:“今日我天机学社遭遇执法队无理迫害,我商白此来,正是要向执法队讨一个公道,也替这些天来受尽执法队迫害的诸同门讨一个公道。诸君能在百忙之中拔冗前来见证此事,商某在这里先谢过了!”

    围观者还没有反应,王有志便先说话了。他先是“啪啪”的鼓了几下掌,然后冲商白竖起了大拇指,笑吟吟的说:“不错,不错,有勇有谋。明知道我们在这里,还敢过来,胆色不错。而且懂得利用人心,调动大势为己所用,心机也还不错。这一届的大师兄,果然不是草包一个。”夸了商白几句,竖起的大拇指就反转向下,道:“可惜啊,菜鸟就是菜鸟。再聪明的菜鸟,也只是一只菜鸟而已。你这一套,在我面前还是太嫩了一点。”

    “心机云云,那只是你以己度人,想太多了。”商白盯着王有志道,“我来就想问你,我天机学社的人来这里招收会员,犯了本门的哪一条门规?你们执法队凭什么将他们捆绑起来,如斯折辱?”

    金刚等三人被捆绑着丢在王有志脚下,一动都不能动。三个人脸色都涨得通红,可是被施了术法,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凭什么?给你通风报信的那小子没有告诉你吗?”王有志依然坐在藤椅上笑吟吟的说,“既然他没有告诉你,那我就跟你说吧——我抓他们,就因为他们在奇葩园这个属于所有新手村成员的公共场所大声喧哗,影响到他人的休息。另外,他们私自招收会员,涉嫌诈骗。怎么样,理由够不够?”

    “在执法队的眼里,招收会员就等同于诈骗了吗?”商白冷笑,“在新手村大大小小的社团有上百个,所有的会员加起来不下三千。按照你们执法队的意思,这些社团都是在诈骗?这些人都要被抓起来?”

    “我有说过招收会员就等于诈骗吗?我没有这样说过吧?”王有志大笑道,“我只是怀疑你们天机学社招收会员涉嫌诈骗罢了。我们是外门的执法队,有了这个怀疑自然就可以进行调查。难道你认为我们没有这个权力吗?如果这个调查的权力都没有,我们还执什么法?”

    商白怒道:“你所谓的调查,就是这样把人捆起来甩在地上?如果这就是你们的权力,那么你们的权力也未免太大了一点。以后你们看谁不顺眼,只要加一个‘我怀疑’,就可以随便安个罪名把他抓起来了。这样我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岂不是只有任你们剥削践踏才能留下一条命来?我倒想问问,是谁给你们任意践踏本门弟子的这个权力的?是本门掌教给的?还是长老们给的?还是……你们自己给的?”

    他声色俱厉,问得也是义正辞严,大快那些饱受执法队剥削之苦的弟子之心,他们忍不住大声叫好,热烈的鼓起掌来。至于质问执法队的商白会不会被打死,那就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了。

    “你错了。”王有志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摇晃着道:“我们执法队从来不因为怀疑就抓人,我们也是讲证据的。我怀疑你,我会调查你,会传你过来接受我们的问话。但是没有证据之前我们是不会抓人的。你不能说我们连调查的权力都没有吧?至于捆绑他们,不好意思,这不是因为怀疑你们天机学社涉嫌诈骗,而是他们在这里大声喧哗,干扰到别的弟子的正常休息。这可不是怀疑,而是证据确凿哦!”

    “证据确凿?”商白咬牙冷笑,“我不知道你的证据从何而来,又是怎么个确凿法。我倒是想问问——喧哗还是不喧哗的判断标准是什么?他们又干扰到了哪些人的正常休息?难道在这个地方大家只有当哑巴才能不被你们抓吗?你说证据确凿,我且问你,你的人证何在?物证又何在?”

    “人证?我们就是人证。”王有志笑吟吟的说,“事发当时,我们几个正在这里休息,突然间就被他们招收会员的声音给吵着了,再也无法正常休息。你要知道,我们执法队每天巡逻执法很辛苦的,而且是六个时辰轮一次班。我们的休息时间是很宝贵的。休息时间没有得到好的休息,会影响到巡逻执法的正事的。他们的喧哗,已经很严重的影响到我们的正常休息了好不好?这么恶劣的行径,身为执法队员的我们,又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他这是在狡辩。

    谁都听得出来他是在狡辩,可是偏偏又狡辩得让人无话可说。混元剑道外门的规章制度里面本来也有不能大声喧哗影响他人作息的规定,这也是王有志抓人的最大凭仗。而什么是正常的语音交流什么又属于大声喧哗,实际上又是一个很难客观评判的东西。所以一般的评判准则是——有没有影响到别人的正常作息。奇葩园是新手村最大的休闲区,每天人都不少,并不是什么安静的所在。天机学社在这里招收会员,自然不可能不弄出声音。但是若说如何喧哗,也真的是过了。平常比这个声音更大的多了去了。年轻人聚会的地方,哪有个不吵闹的?若这也成为罪证,新手村多半弟子都得被抓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挺身而出做证人的一个都没有——哪怕是谢重明这个和商白有心结的人。开始时王有志也想找几个“受害者”出来做证人,可是大家一想到以后还要在新手村生活下去,就没一个愿意的。无奈之下,王有志也只有亲身上阵了。他身为执法队员,又自称受害者,站出来当证人。这一点虽然显得相当无赖,可是混元剑道的法规里又没有“执法者不能做证人”这一条。所以大家虽然知道他是在诬陷,但是又找不出证据来。

    “人证出来了,你有什么问题吗?”王有志斜眼看着商白,“还是说,你觉得我们执法队的人就不是人,不能作为证人呢?还是说,我们执法队的人就不能有自己的休息时间,活该被打扰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