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夺冠

    第七轮决赛之后,只有商白保持连胜纪录,积七分,名列第一。谢重明和李红袍都是六胜一负,各积五分,并列第二。龙剑吟五胜二负,积三分,名列第四。潘雪儿、卓梦冬、孟兆辉都是三胜四负,负一分,并列第五。段天涯一胜六负,负五分,名列第八。

    第八轮,轮空的两个幸运儿是卓梦冬和孟兆辉,他们的对手分别是爆符的任发和陈力。还有一场是天龙社内部对决,龙剑吟对段天涯。结果自然是不用说了,段天涯主动认输,为龙剑吟又增一场胜算。

    这轮商白的对手是潘雪儿。两个友好联盟的老大终于还是免不了一战。不过这一场力量悬殊太大,胜负没有任何悬念。商白等于是在擂台上和潘雪儿切磋了一番,然后轻松取得胜利,再积一分。

    这一次的龙争虎斗发生在谢重明和李红袍之间。之前两人各输一场,并列第二。这一次他们争的就是谁才是这个擂台上的老二。

    这一场对他们来讲都很关键,所以都是全力以赴。按照李红袍只能近身作战的惯例,这又是一场极为残暴的对决。谢重明的风魔刃很厉害,李红袍的筑基体质也很厉害。两个背水一战的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拼尽了全力。一场激烈残暴的对决下来,李红袍最终惨胜,血淋淋的站在擂台上,多处伤口深可见骨,一时间连下台的力气都没有了。而谢重明,更是被打爆了护身符,淘汰出局。

    第八轮之后,商白延续连胜势头,积八分名列第一。李红袍七胜一负,积六分名列第二。谢重明、龙剑吟都是六胜二负,各积四分,并列第三。卓梦冬、孟兆辉四胜四负,零分,并列第五。潘雪儿三胜五负,负二分,名列第七。段天涯一胜七负,负六分,名列第八。

    第九轮,最后一轮决赛开始了。

    这最后一轮决赛里,因为谢重明意外被打爆,一共有三个人轮空。分明是龙剑吟、孟兆辉、段天涯。轮到与谢重明对决的龙剑吟轻轻松松再积一分,以七胜二负积五分的分数超过了六胜三负积三分的谢重明,稳坐前三,倒也不能不说是这场小比里一个莫大的讽刺。

    而剩下的两场比赛里,一场是潘雪儿对卓梦冬,另一场则是决定冠军归属的对决——商白对李红袍。

    关注潘雪儿对决卓梦冬的人比较少,多数都是凤鸣社和逐梦团的会员,来此给自家老大打气加油的。而且巧的是,两边会员居然大多数都是妹子。凤鸣社是潘大师姐创办的社团,自然以女子居多。而逐梦团简直就是卓梦冬的粉丝团,会员大多是他的迷妹。毕竟卓梦冬出身豪门,长得帅,修为高,脾气又好,最能吸引妹子们的目光。

    所以这一场对决,台下的观众多数是为自己老大加油打气的妹子,少数是来看台下妹子的无聊少年。

    这一场对决实力相差较大,胜负没有悬念。潘雪儿虽然在飞针术上下了苦功,御针技术不下于卓梦冬,可毕竟只是练气中期,修为上差了一个小境界。一番决斗之后,也只能认输作罢。

    而另一场对决,商白与李红袍的对决,才牵动了大家的心。因为这次小比的第一名,将在这两人之间产生。

    目前商白积八分,领先让了龙剑吟一场的李红袍两分。商白若再赢下这一局,九战皆胜,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可若是输给了李红袍,那么两人同是八胜一负,比分持平。要决出第一还得在二人间加赛一场。

    别的名次可以不加赛,但是第一只能有一个,因为属于第一的奖励只有一份,所以不能出现并列第一,出现了就要加赛。

    商白当然不想输下这一场。这场输了,下一场输的概率更大。而且就算下一场会赢,他也不想输这一场。

    因为他是大师兄,他是这一届战无不胜的大师兄,是天机学社的旗帜,他不能失败,哪怕一次都不行。

    所以,这一战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对于李红袍的缠身近斗,商白也很头痛。那种你不把他打爆他就把你打爆的拼命打法每个人都会头疼,谁也不想遇到那样的对手。

    商白想了几个方案,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唯一能寄希望的,就是李红袍的身体不要太变态,能够在自己被他打爆之前打爆他。

    这是争第一名的终极决斗,不可能有谁轻易认输。不打爆护身符,很难决出输赢。

    台上金丹弟子喊了开始之后,两个人都静静的站在那里,都没有动。

    一身白衣的商白没有动。

    一身红袍的李红袍也没有动。

    这不是李红袍的战斗风格。他的风格一直就是台上一喊开始就不要命的扑向对手,近身作战。

    可是这一次他竟然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商白出招。

    不对劲!

    这是要憋大招的架势呀!

    台下的观众都振奋起来。

    李红袍绝对是这次小比最大的黑马,一路杀进前十,在决赛场中又连接将夺冠热门谢重明与孟兆辉斩于马下。若不是两万灵石让了龙剑吟一场,他就和商白一样保持着不败纪录。

    他给大家带来的,就是一场场的意外。

    可是没想到打过这么多场了,他居然还有底牌未出,到这最后一场才准备用出。

    这又将是怎样一种惊世骇俗的技能呢?

    台下观众都充满了期待。

    商白也心怀疑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一身战意提到最高,冲着对面的李红袍说道:“李师弟,请!”

    李红袍冲他一笑:“商白大师兄,请!”

    话说出后,他还是没动。

    两个人又静静的站在那里对峙着。

    台下的观众感觉看不懂了。

    又过了一会儿,台上的金丹弟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一声道:“你们快点开始吧,要是再拖延,我只能判你们平局了。”

    如果判平局,最终还是积八分的商白排名第一,这样对他没有什么坏处,他略微有些意动。

    可是台下这次轮空的龙剑吟急了,在下面大声喊道:“商白,你是我们战无不胜的大师兄,你不能接受平局!为了新手村至高的荣誉,战斗吧,大师兄!”

    商白听得心里一动。

    是的,他不能接受平局。

    他必须赢,击倒所有的对手,堂堂正正的赢。

    他再次深呼吸,然后开口道:“李师弟,你再不出手,我就先出手了。”

    李红袍一笑:“来吧。”

    商白手掌一拍,一记巨灵掌便拍了过去。在此同时,另一只手捏着几十张金盾符,只待李红袍扑上来便激发灵符。

    他背后的归元剑也在鞘中振动,随时都可出鞘。

    他不知道李红袍会发出怎样的杀招,但是他确信,不管李红袍发出的杀招何等恐怖,自己都能接下来。

    台下,段天涯问龙剑吟:“为什么要鼓动大师兄动手?”

    龙剑吟得意洋洋的说:“你傻啊,他不动手,平局的话,他稳拿第一,李红袍稳拿第二,我就只是第三了。可若是他们打起来后,商白赢了的话,他九战九胜是第一,我和李红袍都是七胜二负,那么我就可以把名次再往前挪一位,和他并列第二了。这么赚的事,为什么不做?”

    “那要是李红袍赢了呢?”段天涯又问。

    龙剑吟笑道:“那我还是第三,又没损失什么。”

    段天涯突然觉得,老大说话好有道理。

    台下的观众看到商白终于出手了,都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李红袍将作出何等惊人的反应。

    李红袍的反应确实惊人。

    惊住了所有人。

    他被商白的巨灵掌一巴掌拍得飞出了擂台,扑倒在地,咳出一口口的血来。

    所有人都惊住了。

    怎么是这个结果?

    说好的龙争虎斗呢?

    怎么就这么不堪一击?

    你以前的残暴威猛呢?

    现在这演的是哪一出?

    你这是在玩呢?

    “我知道了!”龙剑吟突然大叫道,“伤!昨天他和谢重明对决,受了很重的伤,他今天已经不能动手了!”

    大家这才想起昨天李红袍和谢重明对决时的残酷画面。谢重明被打爆护身符,李红袍也被他的风魔刃击得遍体鳞伤,多个伤口深可见骨,鲜血流了一地,当时都差点下不了擂台。

    前面的对决中大家都习惯了他惊人的恢复力,以为这次也一样能轻松恢复。却不想这次受伤实在太重,一天时间,根本就恢复不了。

    所以这次他站在台上不动,不是改变作战风格,而是根本就没有攻击的能力了。

    能站在这个台上,已经尽了他最大的能力。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人,看着李红袍的眼神都充满了敬意。

    都伤成那样了,还站在台上,不轻言放弃。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嗯,如果不去想他两万灵石输给龙剑吟那一场的话。

    商白看着台下倒在地下的李红袍,心中百感交集。

    不管怎么说,他赢了。与同列前十的高手一一交战,九战全胜,他赢得无可争议。

    这一刻,他就是全场最受瞩目的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