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杀戮时刻

    “来吧!”

    商白最后这一声大喝,激荡生风,让院内诸人相顾骇然,一时间竟然谁也不敢出手。

    龙虎会别的会员也听到这里的动静,陆续赶来三四百人,他们看到被黑布蒙住双眼的商白手持双剑立在大门口,杀气腾腾,有如战神一般,不由自主的产生此人不可战胜的感觉。

    “揍他!”

    最先开始动手的是单承贵,他对商白的恨意极深。要不是商白将他逼退,让他颜面大失,他说不定已经在山南招了很多人,成为外门有数的社团老大,而不是现在屈居人下。

    他入门十多年,经历过很多事,不似谢重明那般心有顾忌。所以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他第一个站出来,手一指,背后法剑脱鞘飞出,攻向商白。

    商白眼睛虽被黑布蒙住,神识却笼罩整个大院,院里的一举一动都瞒不住他。见到飞剑攻来,右手举剑一挥,化龙剑迎上单承贵的法剑,“喀嚓”一声,便将那剑斩为两截,跌入尘埃,成为两块顽铁。

    他现在的修为虽然不能御使化龙剑,可是拿在手里当武器用却是可以的。化龙剑是灵宝级的宝剑,所用材质何等珍贵,又岂是普通法剑可比?一碰之下,单承贵的法剑便应声而折。

    法剑与修士心神相系,这一下法剑被毁,单承贵神识也受到重创,痛叫一声,捂着额头跌倒在地。

    谢重明又骇又怒,哪里容得商白在这么多人面前逞威风?大叫道:“大家一起上,看他有多大本事!”

    说话间,他双手一扬,便是两道风魔刃发出。

    有他带头,院子里其余的人也都跟着出手。有法剑的御剑,有术法的施术法。只一瞬间,便无数的风刃火球雷电飞剑扑向商白。

    院子里有几十个练气大圆满的弟子,还有百多个练气后期的,他们一同向一个人出手,这个架势,便是筑基境的修士碰上了也只能避其锋芒而缓缓图之。

    绑在柱子上的那些天机学社骨干都大惊失色,纷纷叫道:“老大小心!”

    商白不闪不避,反而直冲过去,大叫道:“痛快!就这样来吧!”

    “轰!”

    无数道术法飞剑轰击到他身上,将他整个人都淹没在其中。

    天机学社的人心都提起来了——挨了这么多道轰击,便是筑基修士都会命丧当场吧?

    就这时候,只见一轮金光升起,将那些术法攻击尽数弹开。只听得梵唱声大作,大大小小无数个金刚虚影出现在商白周围,彼此间金光相连,形成一个金光护罩,将他牢牢护住。

    在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八方金刚链自动激发。

    当时锦瑟夫人都不能奈何的护身法宝,又岂是现在院中这些练气级小修士可以破得开的?

    这便是商白来此的最大倚仗。

    谢重明等人瞠目结舌:“这……这还怎么打?”

    没给他们太多的思考空间,商白已经挥舞着双剑冲了过去,冲入那几百人之中。

    八方金刚链只有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才会自动激发,护罩存在的时间并不会太久。可是这时间对商白来说已经足够了。只要他冲入了人群中,近身作战,就不用怕那些人同时向他攻击。

    这一次,他不御剑,不施术法,便靠着手中双剑,与龙虎会数百会员贴身近战。

    现在他的身体已经提前进入筑基境,体能和反应较之之前提升了何止数倍?现在的他不用法力,单靠肉身力量便可算是世俗武林中的绝顶高手。何况他神识之强大,绝非世俗武林中人可比。而手中两把宝剑,一为混元剑道所炼上品法剑,一为沈财神所送灵宝级宝剑,放在世俗武林,都是绝世神兵。尤其是后者,在场几百人里就没有谁的法器能挨过这一下。

    他扑入龙虎会员群中,不能用虎入狼群来形容,只能用虎入羊群来形容。

    虎入狼群,胜负尚未可知。

    虎入羊群,胜负不问可知。

    多年后,目睹此战的天机学社会员提及此战,尚且热血沸腾:

    “那时候的老大就已经尽显无敌风姿,以一敌数百,如虎入羊群,当之者溃,触之者亡。所向披靡,面前竟无一合之将。什么龙虎会,在老大面前,不过是蝼蚁一般的乌合之众而已。”

    而曾经历过此战的龙虎会会员提及此事时,仍难脱恐惧之色:

    “虐杀!那就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是一个人对数百个人犯下的滔天罪行!当时情景,仿佛人间地狱。他不是人,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魔神!”

    这一战,商白已经豁出去了。

    他内心并不想惹事,只想带着天机学社八百会员埋头发展。可若是这世道给不了他埋头发展的空间,那么,战吧!

    战一个你死我活!

    杀一个血流成河!

    让那些高居庙堂之上的人看看,就是因为你们的纵容,因为你们的偏袒,因为你们的不作为,弄出这样的结果。

    他用黑带蒙上眼睛之时,心中便只存有一个念头——面前之人,非他同门,而是生死之敌。

    他没想留手。

    双剑起处,血花飞溅,哀嚎连连。残肢断体,洒落一地。

    在八方金刚链弹开众人攻击的时候,龙虎会众人大多心气已折,战意消磨不少。等到商白扑入人群中,倚仗着肉身强捍,双剑锋利,斩杀一个又一个同门之后,更是吓得肝胆皆裂,哪里还有再战勇气?

    谢重明,发出十余道风魔刃后,被商白赶上,一剑贯胸而入,卒。

    单承贵,当商白前进之路,躲避不及,被化龙剑横腰而过,卒。

    徐师兄,欲逃出大院,双腿斩断,扑跌于地。

    认识的,不认识的,有名的,没名的。只要遇上,商白剑下绝不留情。

    情份这东西,在你们一再挑事之时,便没有了。

    在你们将我数十兄弟绑在此地虐打折磨时,就只有滔天仇恨了。

    此仇此恨,唯有鲜血方能清洗。

    此刻的他,横亘于胸中的,只有一个字:杀!

    铁笔阁。

    崔永泰正百无聊奈的坐在大堂里,盘算着还有几个时辰才能结束轮值,离开这个灵气稀薄的所在,回到内门去。

    这时候,一个神色惊恐的外门弟子闯进大堂,见着他就大呼:“前辈,前辈快去龙虎会,那里杀人啦!”

    崔永泰心头一紧。

    他进混元剑道已经很多年,自然也碰到过一些同门相残乃至闹出人命的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在门派里弄出人命,事情就不会小了。

    他沉着脸道:“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明白了,我好叫执法队的师兄弟们过去。不要如此没头没脑的。”

    那弟子大急道:“前辈,等不及了呀!那个天机学社的商白还在那里杀人,杀了好多人呀!连我们的老大谢重明都被杀了!”

    他是龙虎会的会员,在大院里逃了出来,便跑来铁笔阁搬救兵。

    虽然外门有执法队员巡逻,但是大家都知道,一般情况下,是找不到那些人的。

    “什么?”崔永泰大惊,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谢重明死了?被天机学社的人杀死了?”

    他知道谢重明。

    谢重明也怕天机学社的人把事情闹大,所以事先便交好了这几日轮值铁笔阁的执事,不然铁笔阁也不会那般偏袒于龙虎会了。

    最关键的是,谢重明还是内门核心弟子谢长生的族中后人,是得其看重的晚辈。

    而谢长生,是内门一位返虚长老的得意弟子。

    谢重明死了,这将会激起多大的风波?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决不是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金丹弟子能扛得住的。

    崔永泰突然想起商白让那个天机学社会员带给自己的话:

    “如果你们不赶紧给我解决这件事情,我就要按自己的方法解决了。要是出了什么乱子,别说我没有给你们提过醒!”

    当时只觉得很搞笑,还狠狠的讥诮了一顿。现在想起来,心中一阵阵的寒意生起。

    “这就是你自己的解决方法吗?这个乱子,可真不小啊。”崔永泰苦着脸喃喃自语。

    天要塌了。

    这是他这个时候的想法。

    早知道,说什么也要制止这件事情的发生,说什么也要把这件事妥善解决。

    心中的悔意,排山倒海一般袭来。

    何必当初,何必当初啊!

    等崔永泰赶到龙虎会总部时,执法队的人还是不见踪影。商白还挥舞着双剑在那里战斗。而大院里面,已经躺下了一百多人。其中有伤者,也有死者。鲜血流了一地,场面惨不忍睹。

    崔永泰睹此情景,目眦欲裂,怒喝道:“孽畜,你给我住手!”手一扬,一记掌心雷便击向商白。

    一个金丹修士含怒出手,不要说商白这样的练气期修士,便是筑基修士也难逃性命。

    这一次,崔永泰起了杀意。

    因为这次死了这么多人,事情闹得太大。而这之前商白还给自己带过话,是因为自己没有作为才致使此事发生的。

    追究起来,商白怎么处置他不知道,可是他自己的责任绝对轻不了。

    他要斩杀商白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这样,商白曾传话提醒自己之事,就死无对证,责任就没有那么大了。

    他以前听谢重明说过,商白只是一个楚国籍的精英弟子带入门的,在内门并无靠山。这样的人,又正在杀人,他不认为杀了有什么祸事。

    所以,他这一次出手,是要击杀商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