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袭击

    中秋之后,浅小妖真的没有回魅影门。反正上了门派的黑名单,发展之路已经断绝,不回去家里也不反对。不过之后一连好几天她都躲在闺房里不敢出来见人。喝醉酒了然后掉池塘里被人捞起来,这人丢得可不小。

    而这之后的商白修炼得更努力了。本来他就很努力的在修炼,可是中秋之后,丁盈盈突然对他的修炼进度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老是敦促他修炼,让他不得不牺牲很多的休息时间用来修炼。

    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做法让他避过了很多危险。

    因为要努力修炼,所以天天都呆在浅家,根本就没有外出。而在浅家,不仅有金丹巅峰的浅梅翁,还有元婴境界的浅家老祖,还没有人敢到浅家来刺杀他。

    血月盗薛月接到黑风老祖的命令后,就潜在浅家附近,准备一等到商白出门就进行刺杀。可是他在这里足足潜伏了三个月,就是没看到商白出一次浅家的门。

    “那些宅男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薛月愤愤不平的想着,“一个个就知道呆在家里,不知道看一下外面的大好河山,这种人长大了也都是废物!”

    “这个鸟人更不是好东西!你们混元剑道派你来是监督玄英铁的生产的,可是你一天天都在干什么?就贪图浅家的享受,赖在他家不走了!这是什么?这是渎职啊!这是腐败啊!混元剑道就该把这种人都抓起来一个个的斩首!”

    “快出来吧混蛋!我的赤玉钩都已经饥渴难耐了!”

    本来,商白是可以在浅家一直修炼到十年任期结束的。可是三个月后,养仙幡里面的养魂果都被锦瑟夫人给服用完了,现在她强烈的要求商白再给她收一些修士的魂魄来。

    这三个月的修炼,在养魂果充足供应的情况下,锦瑟夫人的境界已经到了猛鬼阶段,也就是相当于筑基境修士。这个速度可说是相当恐怖,也由此可见养仙幡的逆天之处。

    但是,问题就在于,经历了这么快速的修为提升之后,突然又回到以前没有养魂果,只能靠诵念《化生经》慢慢来提升修为,锦瑟夫人怎么能忍受得了?所以她非常非常强烈的要求商白尽快的给自己收集修士魂魄。

    实际上商白经过这一段时间快速的神识增长后,也有点上瘾的感觉,假仁假义的推辞了几句,就开开心心的出门找泰桥小杨去了。

    “这混蛋终于出门了!”暗中监视了浅家大院三个月的薛月大喜,悄悄的跟在了身后。

    现在离浅家还太近,他不敢贸然动手。

    商白只是筑基初期,自然不能感应到一个金丹巅峰修士的跟踪。他没有好的代步工具,还是绑着三十倍速度的神行符出门。奔跑出百多里后,突然间一道血红色光芒自身后袭来,耳听得一声暴喝:“混蛋,去死吧!”然后身上金光升起,梵唱声大作,八方金刚链激发护身功能,无数大大小小的金刚虚影将他牢牢护住。

    一瞬间,他明白了两点:一、他遭遇了刺杀。二、如果没有八方金刚链,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啊?”偷袭失败的薛月目瞪口呆,“混蛋,你居然还有护身法宝?”

    虽然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护身法宝,但是能够轻易弹开自己赤玉钩的攻击,至少在中阶以上。难道混元剑道有那么阔绰,竟然连门下小小的筑基弟子都配备上这么好的护身法宝?

    “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为什么要杀我?”商白能感应到对方金丹境界的修为,心里还是有一点慌。八方金刚链能坚持多久他心里没底,没了八方金刚链护身,他可是只有死路一条。他只能试试看能不能用混元剑道弟子的身份将对方吓走:“我跟你说明白了,我可是混元剑道的内门弟子,杀了我,天上地下你都逃不掉的!你修炼到这个境界不容易,千万不要自误!”

    看到我的法宝都不知道我是谁,还问我是谁!薛月感觉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污辱,怒道:“我知道你叫商白,是混元剑道的弟子,可是那又怎样?我血月盗今天来就是要杀你的!你有护身法宝又怎样,看我怎么破了它!”

    盯了三个月的怒气在这一刻爆发出来,薛月疯狂的御使着赤玉钩砸向商白的护身金光。一轮又一轮的血月砸过来,将护身金光砸得金霞乱飞。

    在他狂暴的攻击下,商白根本就没法移动。他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将浅家给自己的求救灵符激发,一道极耀眼的光芒发出尖啸声,直冲云霄。那光芒升上高空后,半个时辰之内都不会消散,而是一直停留在那里。

    商白只能寄希望于浅家的人看到这求救信号,及时过来支援。

    “哈哈,没有用的!”薛月一边攻击一边道,“这里离浅家有一百多里,他们是不可能看到的。今天你死定了!”

    “朋友,冤家宜解不宜结,有什么事坐下来谈多好,何必弄得这么血腥暴力呢?朋友,咱们都是修道人,文明一点行吗?”商白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薛月,“我看你也不是邪恶之辈,不要走错了道路而不自觉啊!朋友!”

    “谁特么跟你这个大门派的混蛋是朋友?谁说我不是邪恶之辈?”薛月怒道,“北海修真界赫赫有名的血月盗就是我,你居然说我不是邪恶之辈,你这是在骂谁呢?”

    “血月盗?我跟你有仇吗?”看到对方这个样子,商白也知道谈判是不可能的了,苦笑道:“我是把你孩子丢井里了还是杀了你父母?至于这样深仇大恨吗?杀了我你就真的不担心来自混元剑道的报复?”

    “我一个人怕个屁的报复!而且混元剑道又不是神,他们能知道是我下的手?”薛月狞笑道,“就算是被混元剑道找上了又怎么样?至少你死在我的前头!我爽快了一辈子,就是死了,也值得!”

    商白不再说话了。和这种穷凶极恶之人说再多都是浪费口水,他只能沉默,同时心里祈祷浅家的人早点看到他发出的求救信号,早点过来搭救。

    浅家人没有看到他发出的信号,反而是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看到了这信号。

    那个人性别男,爱好男。

    “咦,浅家的求救信号?”正巧在附近路过的上官寒枫看到了这个信号,“过去看看。要是能救,就救一下,这样就能获得小微的好感了。”

    等他往那边赶过去,一看那一轮轮的血月飞起,有些犹豫了:“原来是浅家的人遇上了血月盗。那个家伙凶名赫赫,已经是金丹巅峰。我虽然在大海祭时得到造化,已经是金丹后期,可还是差了他一个小境界,去了可能干他不过。”

    不过想了想:“浅家的人有难,我不能见死不救,不然小微一定不会原谅我!”一咬牙,继续向前。

    等看到金光罩里的人是商白之后,他扭头就走:“原来是他,哼哼,我怎么可能救他?想不到血月盗这人居然也会做好事,哈哈,大快人心啊!”

    但是他转身走了没多久,又想:“这个人是小微的心上人,如果他死了,小微一定会很伤心。我能让小微那么伤心吗?不能!我宁可自己死了,也不要看到小微伤心!”

    最终,他凄然一笑:“小微,为了你能够每天开开心心的过下去,我就把这条命搭在这里吧!你的男人,我救了!”

    这次,他毅然决然的转身飞向血月盗,隔着几里远就一声大喝:“血月盗,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敢行凶,当我北海国修真界没人吗?吃我一剑!”手一指,一道青色剑光如长虹经天,激射而去。这是他的本命法宝青虹剑,经他全力施出,声势相当惊人。

    他这一次为了救心上人的心上人,已经存了必死之心。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剑光才一发出去,血月盗便停住了攻击,血光闪得两闪,人便逃得无影无踪了。

    这让他有一点不知所措。

    薛月毕竟是见不得光的邪道修士,而且现在正对着混元剑道的弟子下手,眼见对方来了帮手,修为还不低,也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赶来的,自然不敢久留,马上便逃走。反正这次杀不死商白还有下次,命丢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八方金刚链的护身金罩已经被薛月赤玉钩轰击得只有薄薄一层,商白正想着我命休矣,就看到有人来搭救,而薛月也停止了攻击掉头飞走。再一看,出手救自己的居然是上官寒枫,不禁为之愕然,不过还是很感动:“没想到这次居然是上官兄出手相救。上官兄不计前嫌,大人大量,兄弟实在是感激不尽!”

    上官寒枫哼了一声:“你这人心机深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怕小微伤心,我才懒得救你!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离小微远一点。要是你伤害到他了,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混元剑道的弟子。”

    “上官兄说得是,我以后一定离浅兄远一点。”反正命是上官寒枫救的,他怎么说商白也就怎么听着。

    上官寒枫想了想又道:“我看你现在还是不安全,反正我有空,干脆送你回浅家吧!”

    商白大喜:“上官兄真的是古道热肠!”

    上官寒枫心里想的却是:“终于有一个借口去见小微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