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末法时代降临

    将上官寒枫骗到浅小妖身边后,商白自觉完成了一件大事,心中再无挂碍,便开始认认真真的修炼了。现在养仙幡的养魂果充足,他自己也有大把灵石,修炼起来,比一般人不知道快了多少。

    一年之后,他晋入筑基中期。

    三年之后,他晋入筑基后期。

    再过四年,在养仙幡里锦瑟夫人由猛鬼升级为堪比金丹境界的厉鬼之时,他也再进一步,迈入筑基大圆满。

    而这个时候,丁盈盈也才是筑基大圆满。

    不过丁盈盈修炼的《玄阴录》甚为神妙,因为功法属于中古鬼修一脉,有结阴丹之法。那阴丹便是凝结阴气所成之丹,相当于人间修士的金丹。丁盈盈夜间借阴气修炼,是为结阴丹做准备。而白天借灵气灵石修炼,又是为了结金丹。金丹在《玄阴录》中又被称为阳丹。若有人阴阳二丹同时凝结,合而为一,威能便比一般金丹修士大了一倍,对以后修炼也有莫大好处。丁盈盈现在修的便是结双丹之法,所以花了近九年时间,也不过是将修为从筑基后期提升到筑基大圆满。

    讲起实战能力,目前的丁盈盈比之商白还要略胜一筹。要知道商白修炼的混元气,战力本就比同阶修士要强上不少,而且他神识得养魂果滋养,已经可比金丹修士。在这种情况下,丁盈盈还能稍胜他一筹,强大可想而知。

    这几年时间里,商白在北海国也是顺风顺水,没有一点障碍。虽然不知道浅小妖和上官寒枫相处得怎么样,可是她的魂牌在浅家还好好的,说明没有被上官寒枫杀死,又不见她回家,应该相处得还比较愉快吧。

    要说商白现在有什么心思,那就是早点结束十年任期,回到混元剑道内门。想来到了那个时候,离结金丹也不远了吧?

    一别数年,也不知道天机学社的小伙伴们怎么样了。

    因为职责所限,他不能离开北海国。所以再怎么想念那些小伙伴,都不能过去。

    丁盈盈倒是有时间去,但是使用传送阵的高昂费用让她肉痛,挣扎了很久,还是决定不回去。

    从北海国到大秦帝国,相隔千万里,使用一次传送阵,需要交纳一万块灵石。说走就走的旅行,在哪个世界都不便宜。

    在他任期的第九年,云梦大陆频发天灾。

    当年正月,车池国地震,旬日时间,大地崩裂,山河变易,国中人死伤过半。邻近诸国,皆有震动。

    当年四月,有大星坠于豹隐国,天火如海,焚烧半月,毒气蒸腾,死伤无数,恍若人间地狱。

    当年七月,飓风发于南海,一路摧城破屋,沿岸数十国皆受其苦。流离失所者,数以亿计。一时瘟疫大发,殃及一百余国。

    当年九月,各国境内上万大山喷射火焰,赤焰腾空,数日方熄。

    “末法时代,终于要降临了吗?”

    混元剑道内门,登天峰顶,抱元子站在混元殿前,仰望着星空,发出长长一声叹息。

    末法时代,是终结一切的时代,然而也是藏有超脱之机的时代。

    这不是一个好时代,但却是一个大时代。

    不知道要多少亡灵,才能筑就一个超脱机会。

    就在他仰天长叹之时,夜空中突然一道极其耀眼的七色彩虹自西向东掠过,如同一道彩色长剑,将无边夜幕一分为二。一时之间,星月无辉,整个天地间就只剩下那七彩光芒。

    抱元子眼中射出光芒:“《升仙录》,它终于要出世了!”

    那一夜,云梦大陆很多人都看到了那道七彩长虹。

    混元剑道的抱元子看到了。

    元首山百花原的沈财神看到了。

    北海国落雁山的商白看到了。

    大燕帝国坠星海旁的天一门主也看到了。

    整个云梦大陆,只要当时在夜幕下的人都看到了。

    “《升仙录》。”

    念起这个名字的不止一人。

    大燕帝国疆域广阔,在北部有超级大派天一门,在南部还有一个修真大门派,叫玄真派。该派虽然比不得天一门那么强大,但是门中也有三个返虚修士。掌门真人云道歌更是返虚巅峰的修为,离霞举飞升也只是一步之遥。

    这一晚他心神不宁,也在夜观天象,突然看到那一道七色彩虹自西方飞来,心知是被历代祖师传说了无数年代的《升仙录》出世,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哪个门派能得到这份逆天机缘。

    正感慨着,却发现那道彩虹居然往自家后山降落,一时目瞪口呆,心中惊、喜、惧,兼而有之,万种念头,纷至沓来,呆在了那里。

    过了一会儿,后山传来弟子的惊叫声:“不好啦,后山起火啦!”

    云道歌沉声喝道:“不得大惊小怪!”飞往后山,只见一物散发着璀璨光芒,连忙收入储物戒中。心头扑扑乱跳:“《升仙录》居然降落在本门,是本门的造化来了,还是劫难来了?”

    很久很久以前,修真界便有传言称末法时代降临之后,《升仙录》也会随之出世。末法时代是终结一切的天地大劫,是此一量劫走到尽头的最大劫数。不得超脱,任是大罗金仙,亦难免灰灰。而那《升仙录》中,便藏有那唯一超脱之机。

    此等无上机缘降落本门,自然是莫大的造化。可是这修真界想要得到《升仙录》的,不知道有多少人。能不能守住这份造化,实在是一个问题。一个不好,超脱不成,自己先就灰灰了。

    可是要他放弃这份到手的机缘,却也是万万不能的。

    修真求的是什么?还不是长生久视?而在量劫尽头,不得超脱,又哪有真正的长生久视?现在机会就在手上,叫他怎么可能放手?

    当天夜里,他便召集门徒,严令关于今夜之事不得走露半点风声。

    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天一门的筱雪圣女便来拜访了。不过筱雪圣女并没有提到《升仙录》的事情,只是逗留了半个时辰便告辞离去,倒是让云道歌虚惊了一场。

    不过他心中终是有些不宁,送筱雪圣女走后,便将自己家人暗暗送走。至于门中弟子,如果遣散,那么动静太大,就有可能被有心人察觉,反而更危险了。

    他却不知道,在七色彩虹坠入玄真派后山时,天一门便已知道。他如果在筱雪圣女来访时主动将《升仙录》奉上,还有一线生机。隐瞒不说,已经被天一门判下了死刑。

    若是别的东西,哪怕是仙器,天一门也不至于和他去争。可是涉及到末法时代那唯一的超脱之机,天一门不可能不争。

    争则可能超脱,不争便成劫灰,怎么可能不争?

    至于礼义廉耻,在生存面前,根本就是个笑话。

    筱雪圣女走后没两天,云道歌正在门中修炼,突然间心头寒意大生,似乎被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盯上了。他脱口而出:“碎星弓!”心下了然,天一门要对自己动手了。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面前虚空中出现一圈涟漪,一只长箭虚影自涟漪中射出,将他一箭贯穿,余势未消,将他身后宫殿都夷为平地。

    玄真派掌教真人云道歌,卒。

    在坠星海天一门的祭坛上,射出这一箭的夏筱雪面色苍白,步履蹒跚。

    她前两天拜访云道歌,就是要擭取他的一缕气机,只要有这一缕气机在,哪怕相隔亿万里,哪怕躲于九天之上,九幽之下,她都可以一箭射杀。

    不过这次她要对付的是云道歌这个返虚巅峰,要求一击必杀,难度可比当年在大海祭时射杀锦瑟夫人高多了。以她的修为,还得借助祭祀之力才行。之所以过了两天才出手,就是要布置祭坛。

    毕竟,她现在只是化神境界。

    而在她这一箭得手后,早已埋伏在玄真派附近的天一门高手向玄真派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这一次天一门来的返虚修士便有五名,而且是以返虚巅峰的天一门主亲自率领。

    这个阵容,要灭玄真派并不困难——尤其是在玄真派掌教真人云道歌被射杀之后。

    让夏筱雪射杀云道歌,并不是天一门主的修为就不如他,而是一个返虚巅峰修士的破坏性太过恐怖,天一门主并不想造成不必要的牺牲。在云道歌死后,天一门再发动攻击,那便是碾压之势了。

    这一日,玄真派灭门。

    这事震惊了云梦大陆修真界。

    得到消息后的抱元子,当天下了三道命令。

    第一道:门中金丹及以下弟子,包括所有外门弟子,悉数离开门派,不奉门派符诏不得返回。

    第二道:门中元婴以上修士,整装待发,征讨无故灭人门派的修真界毒瘤天一门。

    第三道:混元剑道道场封山,护山大阵威能全开,不论敌我,概不能入。

    安排好这一切后,抱元子手一伸,外门中一道剑光飞起,飞入他手掌之中,却是商白埋在外门迎仙峰地下的化龙剑。

    “生死之争,却是不得不争啊!”抱元子抚剑长叹,“混元剑道道统能否传承,却要看你们这一代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