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自爆

    “额?收你为徒?”商白有些傻眼了。

    “难道不可以吗?”唐李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传承发扬光大的。”

    “我师门的规矩很严,功法不能私授,我没有收徒弟的资格。”商白婉拒道。

    他现在心里忐忑不安,哪里有什么心情去收徒弟。而且,混元剑道的弟子,岂是那么好当的?

    唐李一脸的失望:“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

    商白拍了拍他的肩:“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好好读书,也是很有前途的。”

    “我读了很多年了……”唐李小声嘀咕。

    “我叔叔不能收徒弟,可是我师父能啊。”商娅差点死在路长明手上,听说唐李的父亲是因为揭发路长明生吃小儿脑髓而遭难的,不禁对他大起好感。见商白不肯收徒,便把丁盈盈给推了出来:“我师父本事可大着呢,比我叔叔更厉害。小哥哥,要不你就拜她为师算了?”

    唐李眼睛一亮,可是想了很久又颓然道:“还是算了吧……我觉得不适合。”

    丁盈盈虽然没打算收这个徒弟,可是听到他居然嫌弃自己,心里老大不高兴,道:“我说,你这是不是看不起女人啊?”

    “不是的。”唐李瞄了商娅一眼,小声道:“她比我先入门,我不想叫她师姐。”

    “为什么?”这下轮到商娅不高兴了,“我说,你这是不是看不起女人啊?”

    “你比我小,我怎么能叫你师姐呢?”唐李很认真的说,“除非你愿意叫我师哥。”

    商娅道:“呵呵,呵呵。”

    谈判不成,唐李又可怜巴巴的看着商白。虽然不说话,可是想拜师的意思却是很明白的。

    商白很无奈,苦笑着说:“你娘、你小杨叔的意愿都是让你读书当官,我也不能跟他们唱反调呀。”

    唐李很幽怨的看了小杨一眼,便又坐到一边拿起书来看。但是有没有看进去,就没有知道了。

    “如果你肯收他为徒,其实我是不会反对的。”坐在门口望着外面的小杨突然说道。

    不让唐李学武学法,主要是怕他不安全。若是能进入混元剑道门下,就不用担心这个了。

    “他过了本门招收弟子的年龄了。”商白明白小杨的想法,道:“而且现在本门和天一门的事,你也知道,究竟结果怎么样,谁都没底。万一本门败了,加入本门,反而更危险了。”

    小杨沉默了。

    现在修真界最轰动的事情便是混元剑道向天一门开战。已经进行了那么多天,谁胜谁负,没有谁能预料。

    这个时候,让唐李进入混元剑道,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和唐李的父亲是过命的交情,自然希望唐李能有很好的发展。可是再好的发展,也比不过一件事的重要——那就是安全。

    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比什么梦想都重要。

    至少在他眼中是这样的。

    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天,大家都熟络起来。不过商白每次看到唐李看着自己的可怜巴巴的眼神,总是有些愧疚感。他甚至想,要是混元剑道最终获胜,那么自己就行使一次特权,收了这个徒弟吧。

    作为混元剑道的掌门弟子,他当然有直接收弟子的权力。

    不过现在两派之战胜负未分,他实在没有这个心情。

    在距离葬星岭天一门道场数千里外的一座高山上,立着一个祭坛,夏筱雪就站在祭坛上,借着碎星弓的仙器之力,神识锁在数千里外的战场之上。

    天一门主在得到《升仙录》后,估计会有强敌来犯,便让她离开天一门,在此监控。

    其实监控都是小事,主要是怕来敌太强,若天一门不能保全的话,有她在外面,还可以为天一门留下香火传承。有碎星弓在手,只要不是同样执掌仙器的返虚修士追杀,天下没人奈何得了她。而且真的需要她加入厮杀的话,以碎星弓无视攻击距离的特质,隔着几千里路也是一样。

    借助碎星弓之力,隔着几千里,她的神识也能笼罩住战场。那里发生的事,全都在她的感应范围之类。

    对方有弑仙刃这件仙器在手,她不敢贸然攻击,只能看着弑仙刃在抱元子的掌控下猛烈的攻击着天一门的星海大阵。

    发动攻击的可不止抱元子一个人,到来的混元剑道弟子都参与了攻击。只不过对星海大阵破坏性最大的,还是弑仙刃。

    仙器就是仙器,威力远非别的法宝可比。

    弑仙刃之外,对星海大阵破坏性最大的就是清浅的破天轮。十八口极品灵宝级宝剑组成的一个剑轮,一经施展,便是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势。当年其中的一把阴冥剑,便将返虚后期的锦瑟夫人死死镇压五百年。十八把合一,威能可想而知。

    当初清浅便曾说过,若是她的破天轮炼成,便是天仙下凡,也可杀得。现在看到破天轮施出时惊天动地的威势,也没人再怀疑她那句话了。

    惊雷峰主花错的本命法宝叫风雷剑,威能也相当惊人。混元剑道的两大真传弟子之一,哪里有简单的?虽然不如破天轮施出时那破天裂海一般的威势,但也只是稍逊半筹。

    除了他们,混元剑道来的还有十多名返虚修士,挥手之间便是地动山摇,威能浩大。便是在天一门见多高手的夏筱雪见到此等威势,也不由得花容失色,深为门派前景担忧。

    经过多日的狂轰滥炸之后,在第十七日,星海大阵终于不堪重负,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不过这并不等于混元剑道成功了——大阵里面,还有众多的天一门高手在等着他们。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生死搏杀。

    混元剑道来的高手众多,天一门也毫不逊色。两个都是云梦大陆的超级门派,并没有谁强谁弱一说。

    天一门占主场之利,混元剑道拥有弑仙刃这一仙器,很难说谁更占便宜。

    一定要说,还是混元剑道略占了一点便宜——天一门战力最强的天一门主,现在正在努力突破至天仙境界,不能参与战斗。

    执掌碎星弓的夏筱雪几次想参与战斗,可是她知道,自己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混元剑道绝非玄真派可比,只要她出击一次,自身位置便会被同样拥有仙器的抱元子锁定。碎星弓是与弑仙刃同级,可是她却不是与抱元子同级,到时候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到关键时刻,她不能出手。

    现在天一门战死的人再多,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门主成仙,成功炼化《升仙录》,战死之人又可复生,混元剑道就只有败亡一途。

    她能做的,只有祈求门主快一点成仙。

    只是成仙哪有那么容易的?仅仅一个心魔劫,最快的没有十天半个月也别想渡过,慢的几年几十年的都有,甚至还有很多迷失于此大劫,身死道消的。

    心魔劫不过是升仙大劫的其中之一。

    留给天一门的时间,毕竟太短了点。

    在激烈甚至惨烈的几天厮杀之后,混元剑道的人终于撕破天一门的防线,一直推进到为天一门主羽化飞升布置的大阵前。

    这座飞升大阵的威力完全比不上星海大阵,弑仙刃只轰击了几次,便将大阵轰开。大阵中央的法坛上,正在渡心魔大劫的天一门主被巨大的响动惊醒,睁开眼睛,混元剑道的人已经杀了过来。

    他不是靠自己醒过来的,这也表示他渡心魔大劫失败,升仙之路断绝。

    千载之前他修为便到了可以渡劫升仙的地步,只是为了争夺那唯一超脱之机,特意留了下来。没想到千年筹划,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而且是败在即将成功之时。

    天一门主目眦欲裂,怒喝道:“抱元子,你欺人太甚!”

    “道友,天只留那一线生机,我不得不争,抱歉了!”看到天一门主并没有升仙成功,抱元子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嘴里说着抱歉,但是手上弑仙刃并没有留情,仍是朝着天一门主斩过去。

    “抱元子,你别得意,我要和你同归于尽!”天一门主一边施展出本命法宝抵挡弑仙刃的攻击,一边掏出一物,奋力扔了出去,然后大喝道:“诸同门,准备自爆!”

    抱元子看到他抛出那物正是《升仙录》,连忙对身边的惊雷峰主花错道:“花错,那是《升仙录》,你快去抢到它!这里由我们来应付!”

    “是,师尊!”花错说着便御剑朝天一门主扔出去的《升仙录》追去。才刚刚抓住,就听到天一门主“诸同门,准备自爆”的叫声,心下一惊,回头一看,只见天一门弟子几乎在同一时间爆开,一道又一道恐怖无比的冲击波散开,将场中所有人都覆盖住。

    自爆,是修士最极端也是最恐怖的攻击手段。将自身所有能量于一瞬间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释放出来,产生的威能是平时攻击的很多倍。一个元婴修士的自爆,甚至可以对化神修士产生致命威胁。现在天一门这么多高手同时自爆,所造成的杀伤力又该是何等恐怖?

    “快逃啊!”花错奋尽全力的喊。

    只是,在这恐怖威能之下,想逃又岂能逃得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