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国师

    楚王国靖平元年。

    因为上一年云梦大陆天灾频发,越过年很多国家都改了年号,楚国也不例外。

    改元,祈望的是以后不要有那么多的天灾人祸。不过在这一年里,楚国的天灾还是很多。

    四月时,白鹿州大旱,青苗尽枯死。

    五月时,南方连降暴雨,采玉江洪水泛滥,多处决口,沿岸受灾者达十余州,数千万百姓流离失所。

    五月底,疫病大发,死者达百万余人,举国惊惶。

    要钱、要粮、要药、要人的奏章,一本接一本的送到郢城,送到楚国国王林钧的案头。

    “啪!”

    看完一本新的奏章后,林均气得将案上的砚台都给砸坏了。

    “又是要钱,又是要钱。内库都已经掏空了,还是找本王要钱!国难当头,他们就只知道向本王伸手要,就不会自己想一点办法。这群废物,养着有什么用!”

    御书房里,林均在两个小太监面前指天骂地,发泄着对朝中那些大臣的不满。

    也怪不得他不满。

    去年各处天灾,已经把国库折腾得差不多了,很多官员的俸禄都只能欠着。今年又一场场的灾难过来,国库掏空了不说,把楚王宫内库里的钱也掏空了。

    内库等于是林均私人的钱,掏了个底朝天,本来就让他很有火了。可是那些派出去治灾的大臣,好像觉得他还很富有一般,还是一本奏章接一本奏章的找他要钱。

    去年秋,王宫便开始压缩开支,从王后起,后宫所有人例钱一律减半,开销也一律减半。三月初,在已经减半的情况下再减一半。到六月初,王宫已经发放例钱,还在当月拿出一些妃嫔的珠宝出来拍卖,筹了几十万两银子用来赈灾。现在,又来那么多讨钱的,几十本奏章加起来要六千万两白银,林均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弄那么多钱出来。

    六千万两银子说起来多,可是想想光是洪灾,就有几千万受灾者,摊薄来算,六千万真的不多。

    国库拿不出这笔银子,大臣们就推给王宫。可是王宫拿不出这笔银子,却是无处推脱。

    大臣们的想法很简单——这是你林家的天下,现在遭灾了自然要你林家拿钱出来摆平。我们只是帮你做事的,总不能让我们自己掏钱来帮你稳定天下吧?

    当然,奏章上不能那么说,得说灾情多么多么严重,老百姓多么多么惨,自己又多么多么心痛。如果不能及时将钱粮拨下,后果又将会多么多么的惨重。

    言外之意无非是——不给钱楚国就要亡了。到底给不给钱,你自己看着办吧。

    给,自然是要给的。可是钱从哪里来,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卖官帽子?去年就开始批发了,有衔无职的官帽子售出了几万顶,价格一路暴跌,现在五品员外郎的虚衔都不值一百两银子了。

    卖实缺?林均倒是想,可是朝中大臣哪一个会同意?楚王的威权再大,又怎能对抗整个官僚系统?

    拍卖珠宝?这灾荒年份,最不值钱的就是那些珠宝了。上个月本来值近两百万两白银的珠宝就拍卖了五六十万两,现在林均想起来还肉痛。而且就是把整个后宫的珍宝都拿出来卖了,也筹不了那么多钱啊。

    “那些庸官,有机会了要一个一个把他们罢免!饭桶,全都是饭桶!”林均怒骂。

    “父王父王——”一个萌萌的童音响起,御书房里走进一个才五六岁的小女孩。她长得肉乎乎的,两只眼睛特别的大,提着裙角,好像怕走路会拌到裙角摔倒。一看到林均就格格的笑了起来,道:“原来父王你在这里呀,我找你好久了。”

    看到小女孩进来,林均火气更大了,怒声喝斥道:“这里是军国重地,你一个小女孩跑这里来干嘛?谁带你来的?把他拉出去斩了!”

    小女孩哪里见过这么严厉的父王,当下小嘴一撇,“哇”的大哭了起来。

    “大王休怒,是贫道让她带我过来的。”说话声中,一个身着灰色道袍的青年道人走了进来,揖首道:“贫道天机子,见过大王。”

    “哪里来的贼道,竟敢擅闯王宫?”林均又惊又怒,大叫道:“来人啦,把这个贼道给我拖出去斩了!”

    王宫号称禁地,居然让一个道士给闯了进来,后宫的贞操和自身的安全受到极大挑战,由不得林均不怒。

    那叫天机子的青年道人不慌不忙,将抹泪大哭的小女孩抱入怀中,一边哄她一边笑道:“贫道是为了替大王分忧,解民间疾苦而来,大王何须如此发怒?”

    “你一个小道士能做什么?不要大言欺君!”林均冷笑道,“欺君之罪,可灭九族!你想好了再说话!”

    他话虽如此说,却是停止了叫人,要看这个小道士怎么说。要是说得不好,再杀他也不迟。这也是他现在穷狠了,才愿意听一听。要是在以前,早就叫人把这道士拉出去砍了。

    “贫道知道现在大王为赈济灾民之事发愁,所以特地带来黄金百万两,就当是此次觐见大王的见面礼。”天机子走到御书房的一块空地,左手轻轻一拂,突然间金光闪闪,一块块的金砖自虚空中掉了下来。没过多久,御书房里便堆出了一座金光闪闪的金山。

    十六两为一斤,百万两黄金也不过是六万多斤。看那金山的高度,有一百万两并不为奇。

    林均和书房里的两个小太监都惊呆了。林钧张着嘴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看着天机子的眼光已经充满了崇敬:“原来道长是真正的得道高人,寡人刚才失言了,还请道长不要怪罪。”

    能凭空变出这么多黄金来,不是得道高人是什么?林均虽然不是修士,却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得道高人,他们腾云驾雾,他们移山填海,属于神仙一流的人物,绝非世俗帝王得罪得起的。想到人家好心好意的送黄金过来,自己却出言不逊,林均心中又悔又恨,只怕触怒了这位道长。

    天机子脸上却没有一丝恼怒之色,微笑道:“大王无须多说,是贫道来得唐突了。”

    “道长真是大人大量。”看到天机子不追究,林均总算松了口气,然后喝斥一边的小太监:“你们还呆站着干嘛?还不快给道长备坐!”

    待天机子坐下后,林均很诚恳的说:“现在楚国天灾频发,人祸不断,生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不知道长此来,可有何术能解?”

    “贫道于政事一窍不通,大王此言,却是问道于盲了。”天机子呵呵笑道,“贫道能帮大王的,就只有送些金银,别的实在帮不了大王。”

    金银最好呀!林均眼中精光一闪,旋又暗下,黯然道:“现在朝中派去治理灾情的众大臣,已经开了六千万两白银的口,不知道以后还要多少。国库、内库皆已空虚,无处挪用。道长送来这百万两黄金,虽然可以活人无数,但是离那六千万的要求,还差很远。”

    云梦大陆黄金兑白银为一兑十,天机子带来的一百万两黄金,能兑换一千万两白银,离六千万的缺口还差很远。

    “贫道说了,这些不过是此次觐见大王的见面礼。”天机子道,“若是大王能允下贫道几个不情之请,贫道愿意一个人承担那六千万两白银的花销。”

    “当真?”林均激动得站了起来。

    “出家人不打诳语。”天机子正色道。

    “道长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能拿出六千万两白银,只要不是要求坐上他的王位,其余的不管什么要求林均都打算答应。

    天机子没有提出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条件,一个都没有。他提出了四个条件:

    第一,出一千万两白银买下楚国西南部大风州与沃州交界处的锦屏山,为以后建立道场之所。

    第二,要求朝廷设立道录司,总管全楚国所有修道之人,他自请出任道录司总提领。

    第三,出三千万两白银买下现在为楚国各修真门派占领的名山大川,不需要朝廷出面拆迁,他自己处理此事。

    第四,他觉得和带他进御书房的那个小女孩有缘,希望王宫能准许自己收她为徒。

    第四个要求纯粹就是一个搭头,目的是巩固和王宫的关系,这是最没有障碍的一个要求。另外三个要求里,也就设立道录司的这个要求在林均眼里算是真正的要求——毕竟是求官。另外两个,真的不算是什么要求。

    要知道修真门派一直是高高在上的,他们看中哪座山,就占下哪座山,何曾问过朝廷的意见?朝廷纵是有天大的意见,又岂能奈何他们?而且现在朝廷也没有开发那些大山的能力。天机子愿意出四千万两白银买下那些地方,林钧高兴得不得了——那根本就不叫要求嘛。

    而且这四千万是另外出的,不算在那六千万里面。等于天机子不仅解决了赈灾的问题,还附送了四千万两白银充实国库,林钧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林均不仅全部答应了天机子的要求,还另外给了他一个牛叉哄哄的封号——国师。

    就这样,商白在楚国有了一个官身——大楚国师天机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