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蛋疼的唐李

    经过一番协商后,夏筱雪同意和商白签订一份血契——夏筱雪以投效混元剑道来换取日后商白用《升仙录》复活六名天一门高手,而商白也得尽可能的帮助她恢复修为。以后天一门重建,也将和混元剑道结为联盟,不得互相敌对。若混元剑道能得到超脱之机,需要庇护天一门渡过末劫。

    “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在大的问题上达成一致后,夏筱雪提出了自己的小条件:“你得给我把那个书呆子给弄走,不要让他整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烦人。”

    “没问题。”商白一口答应。

    看到他答应得那么干脆,夏筱雪心里很不高兴,心想你以为这是很容易的事情吗?那书呆子已经被本姑娘给迷得神魂颠倒了好不好?

    但是想一想,让他尝试一下失败的感觉也挺不错的,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笑不语。

    商白先给夏筱雪留下几份疗伤灵药,然后将昏迷不醒的唐李提走,一直提到唐李的住所,才把他弄醒。

    “夏姑娘,我师父没对你耍流氓吧?”

    醒来之后,唐李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的。当他看清楚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夏筱雪而是商白之后,很有些不好意思,讪笑道:“哈哈哈哈,师父,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呢。”

    “古人造出‘孽徒’这个词,不是没有缘故的。”商白心想。虽然他很想再次将这个徒弟拍晕,但还是忍了下来,挤出一脸的笑容道:“为师当然知道你是在开玩笑,不然岂不一巴掌拍死你了?哈哈哈,你说是不是?”

    “哈哈,师父说得真是好有道理呢。”唐李干笑了两声,然后很认真的说:“师父,你没有对夏姑娘怎么吧?”

    “没有!”商白对这个徒弟简直无语了——就没见过花痴到这个程度的人。不过看到唐李这个样子,想想将要对他采取的不人道措施,商白又觉得这样也好,至少自己不会愧疚了。他呵呵的笑了一声,道:“徒弟啊,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喜欢上夏姑娘了?”

    “不是不是。”唐李将头摇得耳畔生风,“我并没有喜欢上她。”

    “说实话。”商白笑呵呵的看着他,不动声色的将金丹修士才有的威压释放出去,他要用强大的威压迫使唐李说出心里话。

    “额……真的不是喜欢夏姑娘……”唐李突然羞红了脸,像个小姑娘一样低下头,忸怩着说:“人家是……爱上她了……”

    商白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心想你也真敢想,还爱上了云梦大陆修真界第一美女,你那么厉害,怎么不上天呢?

    不过话还是不能这么说,他含着微笑,和颜悦色的说:“不错,有理想,敢爱敢恨,是一个真男儿,为师很看好你。”

    “是吗?”唐李又惊又喜,“师父你真的看好我吗?我都觉得我机会不是很大呢。”

    “你岂止是机会不大?你是根本就没有一点机会。”商白内心默默吐槽,脸上却一点都不表现出来,道:“只要你肯努力,就没有不成功的道理。若是有一天你失败了,那也只能是你努力得不够。”

    “嗯!师父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唐李握紧拳头大声道。说完之后,他又很困惑的问商白:“可是师父,我应该要怎么努力才能得到夏姑娘的芳心呢?”

    “首先,你得提高修为,这样才能配得上她。”商白循循善诱,“你想啊,夏姑娘她现在那么虚弱,很需要别人的保护。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保护得了她吗?一个不能保护自己女人的男人,那叫男人吗?可能会让女人倾心吗?”

    “额……那啥……”唐李有些不好意思了,“师父啊,道理我也知道,其实我不是不想提高修为,就是心里只有夏姑娘的影子,实在很难静下心来修炼。”

    “不用怕,为师自有办法。”努力让自己一脸慈祥的商白褪下左手手腕上戴着的那串八方金刚链,递给了唐李:“此物为师佩戴已经十余年,最擅摒除杂念。有它在,你就不用怕心思静不下来了。为师能修炼十五年而成金丹,此物之功不可没。现在准备传给你,你要接受吗?”

    “接受,接受!”唐李喜不自胜,道:“师父你对我真的太好了,这么宝贝的东西都传给我。请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修炼来报答你的!”

    “应该的,应该的。”商白微笑,“你是我的第一个徒弟,我不传给你传给谁?”心想:“希望以后你骂我的时候只是在心里骂或者没人的地方骂,那就是念着你我的师徒之情了。”

    当天夜里,人们听到唐李的住处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惨嚎。有热心的邻居跑过去问他叫得那么惨是怎么了,得到的却是他很不礼貌的回答:

    “我蛋疼啊啊啊啊啊!”

    热心的邻居感觉自己的一片热情被泼灭得一丝不剩,心里想着:“是我蛋疼了才来关心你!”然后便默默的转身走了。

    不知道八方金刚链为何物的人,自然理解不了那种蛋疼的痛苦。

    夏筱雪服用商白给她留下的疗伤灵药后,用了三天时间才消化那些药力。不是那灵药品阶很高,而是她现在一点法力都没有,根本无法炼化那些药力,只能靠着肠胃来消化。用这种方法,那些灵药中的药力只有十分之一左右能被她吸收。

    不过就靠着那些灵药十分之一左右的药力,夏筱雪终于恢复了一丝法力,大概相当于初入练气境的地步。

    这点法力太少,不要说恢复修为,便是离打开她的储物戒都相差太远。不过有了这一丝法力打底,她对恢复修为就有了信心。

    就算重新从练气境开始,她要修炼到化神境界也不是特别难的事情。毕竟那么多年的修炼经验摆在那里,到化神之前都不存在修为瓶颈,比一般人修炼不知道要快上多少倍。而且她境界还在,只是因为伤势太重,没有法力了。只要身体恢复,法力很快就能修炼回来。

    她信心满满的同时,却又觉得有一些异常,好像有什么东西很不对劲。一开始她找不出那不对劲是因为什么,过了几天后才想明白——这几天都没有看到唐李那个大花痴了!

    世界终于清静了。

    那个叫商白的小辈果然有办法呀!

    夏筱雪默默的思索着。

    可是,没有了那个花痴在旁边看着,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商白究竟是怎么跟那个花痴说的,居然能让他忍住好几天时间不来看自己。

    想来不是威逼便是利诱吧?

    还以为那个花痴真的对自己是痴心一片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呵呵。

    夏筱雪突然发出两声冷笑,把她自己都惊到了。

    把这事放下,夏筱雪继续自己的修炼。她要争取早一点修炼到金丹境界,那样就可以打开自己的储物戒,里面有足够的灵丹妙药供自己彻底治疗伤势,恢复修为。

    不过在修炼了十几天之后,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严重,甚至影响到她的心境。这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出去找到商白,问他:“你究竟把你那个书呆子徒弟怎么了?为什么我这么多天都不见他来找我?”

    “额?不是你要求我把他弄走的吗?”商白有些傻眼了,“现在他不在你面前晃来晃去不是更好吗?为什么你看起来很不满的样子?难道——”

    “我才不会喜欢上他呢!”夏筱雪冷笑道,“就你那书呆子徒弟,我能看得上眼?”

    “啊?我有说你喜欢上他了吗?”商白一脸的莫名其妙,“我记得我没有这么说啊。”

    “你心里就是那么想的。”夏筱雪很肯定的说,“你不承认也没有用,我什么都知道。”

    “哦,好吧,我确实这么想的。”商白其实是想问“难道你还想打他一顿”,可是听到她这么说,也不敢坚持己见——要是让这位姑娘丢了面子,那份仇就结大了。

    “你本来就是这么想的!”夏筱雪冷哼道。

    “是的,我本来不想承认,但是没想到被你给看破了!”商白长叹一声,“姑娘睿智过人,在下佩服!”

    “哼哼!”夏筱雪得意的连哼两声,然后道:“现在你告诉我,你究竟把他怎么着了?你不准乱想,我问这个只是因为他好歹算是救过我一命,我不想他因为我被你整治。”

    “也没怎么着他,就是让他努力的修炼,不要被美色所耽误。”商白道,“看起来他应该是听进去了。其实那孩子还是挺不错的。”

    “不可能!”夏筱雪道,“你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不然他不可能那么听话。他呆我身边那么久,我比你更清楚他。”

    “看来还是瞒不过你的眼睛啊!”商白苦笑道,“其实我是给他佩戴了一条叫八方金刚链的手链,那法宝对修身养性很有帮助。那孩子心性有点轻佻了,必须用这样的法宝才能矫正。”

    “八方金刚链?”夏筱雪倒抽一口凉气。她自然知道八方金刚链是什么样子的法宝,也自然明白为什么唐李这些天都不来找自己了。

    然后,她怒气冲冲的说:“你就这么对自己的徒弟的?你可真是个好师父!”

    商白瞠目结舌——姑娘,我这不是为了满足你的要求吗?你这么生气是为了哪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