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挑衅者

    现在丁盈盈境界也到了金丹后期,百鬼幡中的百鬼都已经是金丹中期的水平。她现在修为虽然不如商白,动起手来商白却不是她的对手。按锦瑟夫人的说法,战力逊一点的元婴初期修士,也未必能打过她。

    除了他们三个,这几年还有丘崇道、金刚、杨泰三人先后凝丹成功。另外达到筑基巅峰的已经有数十人,团队整体实力提升明显。

    商白除了每日子午二时在洗灵井边修炼外,别的时候主要是学习各种术法。他从抱元子那里接过混元剑道的传承,知道了很多术法,自然也要多加练习。他现在是混元剑道的传承者,有些哪怕术法他自己用不上也得学习,因为他还要教给别人。

    还幸亏有锦瑟夫人这个精通很多混元剑道神通术法的人在,不然他怎么都练不过来。

    除此之外,每半个月他都要去天机武馆给那些优秀弟子讲课。

    这天,又到了他去天机武馆讲课的日子。

    午时练功完毕之后,他便去了蜀山武馆的天人厅,给那些进入了练气期的弟子传道授业解惑。

    天人厅是一个很大的厅堂,一般武馆召开大型会议就在这里。这里也是商白给弟子们讲课的地点。

    商白现在掌握的师资力量很雄厚,武馆保持着一个筑基期老师带二十个练气期弟子的比例,这样就可以很好的保证教学质量。

    按说练气期的功法大同小异,商白也讲不出别的什么来,他那每月两次的讲课就显得没有必要。可是商白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保持一定程度的出镜率很有必要。

    他要展示自己的存在,他要宣示自己的主权。在这里,所有的教师只是老师,是天机武馆的教职人员,而他是师父,是这些弟子的授业之师,还是关心他们生活的慈父。

    说白了,这每月两次的讲课就是他拉拢人心的表演。

    商白的讲课在那些优秀学员中是最受欢迎的,因为他每次都会表演道法,还会关心他们的生活问题。对于一些女学员来讲,他还那么帅。

    每次他讲课,那些有资格听课的练气期学员都会跑过去。

    这次在天人厅听课的学生便有六七百人。商白很是满意,心想:“自从《天机剑侠传》发行后,优质生源大幅增长。文学的作用果然大啊。”

    他像牧人看着自家的牛羊一般,把那些学员挨个看遍,然后满脸春风的道:“今天,我要讲的是符术中的引火符。这是最基本的五行符术。练气初期的弟子都可以学。”

    他拿出一张巴掌大的厚纸,伸指在上面划了几下,然后拿着那张纸轻轻一晃,“蓬”的一声,那张纸就燃了。

    底下的学员传来一阵惊呼。

    这种可能还不如打火机实用的符法,在他们看起来,就已经是真正的仙术了。

    商白很享受学生们的惊讶,他微笑道:“其实这只是最浅显的道法……”

    他还没谦虚完,就听一声冷笑,一个充满讥诮的声音传来:“那确实是最浅显的道法,哄小孩子的玩艺儿!怎么,天机剑派的大名就靠这种把戏撑出来的?”

    大厅里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那声音语气相当尖刻,就算是几岁的小孩,也听出了那人的来意不善。听那声音就在大厅里飘来飘去,可是却怎么也看不到那说话的人。

    商白脸色冷下来,放出神念仔细感应那声音的来源,冷冷道:“阁下有胆子来我天机山,怎么就没胆子露面?藏头露尾的算什么东西?”

    “连我这么简单的隐身术都破不了,你还敢自称高人误导众生?”那声音讥诮道。

    “在下是不是高人,似乎轮不到阁下来评判。”商白冷着脸道:“连面目都不敢示人,还要量人高低,岂不可笑?”

    那声音笑道:“要我现身容易,只要你承认技不如入,破不了我的隐身术,再摘下你天机武馆的牌子就可以了。”

    商白要是承认自己技不如人,那他这些年的广告就白打了。当下冷哼一声道:“让你现形又有何难?”

    他嘴唇开始嚅动,却又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双臂缓缓往上举起,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手中却什么都没有握住。

    就是这个时候,正在藏剑谷洗灵井修炼的锦瑟夫人突然从井底飞出,往武馆方向望了一眼,然后堪比化神修士的强大神念就覆盖了过去,冷冷笑道:“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就敢来这里捣乱。”

    因为养仙幡的关系,她和商白可以无视距离限制,通过神识联系。她抬起右手,遥遥地向武馆方向按了一按,同时传音给商白:“那人躲在大厅屋梁上,我给你按住他,你放手施为便是。”

    武馆那边,那个声音正在讥笑商白:“我用的是我那元婴期的掌教师兄赐下的隐身符,你们天机剑派不是有天仙传承吗?早知道你只是吹牛,我就不该浪费掉这道灵符了。”

    就在那声音讥笑个不停的时候,商白已经得到了锦瑟夫人的指点,放出的神识也感应到一道自齐天峰方向过来的气机指向了厅上大梁的某一处,当下高举着的双臂往下一挥,大喝一声“给我破”,一道青白色的剑光挟着龙呤之声往大厅上方屋梁上轰去。

    剑光快如闪电,几乎是才一出现,便已经轰杀到了屋梁上方。只听得一声巨响,然后劲风激荡,木屑乱飞,木屑中现出一狼狈的老者,指着商白叫道:“怎么可能?你一介武夫,怎么可能破得了我师兄的隐身符?”

    “微末技俩,也敢来天机山卖弄!我也不管你来自何方,所为何事,既然来了,就给我留下吧!”商白说着,手中已多了一把青光闪闪的长剑,正是被他炼作本命法宝的化龙剑。他双手握着化龙剑,奋力一挥,又是一道青白色的剑光斩杀过去。

    化龙剑本身品阶很高,加上这几年丹气温养,使其更增灵性,威能已经达到了上品法宝的巅峰。有此剑在手,便是元婴初期的修士来了,他也敢抗衡一二。

    那老者便是天都派掌教万艾派过来刺探情报的秦天桥。

    一开始他不知道天机武馆的深浅,用了一张万艾给他的隐身灵符小心翼翼的潜了进来。可是当他看到传说中神通广大的天机子不过是一个年纪不大的金丹修士时,就放松了警惕,出言挑衅起来。

    在他看起来,这等年纪的金丹修士,不可能修炼到金丹中期,对付他还不跟拍死一只苍蝇一样。却没料到这小修士居然有大神通,一剑轰出,竟破了万艾赐给自己的隐身灵符。

    他心中虽惊,也只道这小修士用了什么秘宝,并没有太过重视。可是见到商白手中长剑,灵气闪耀,分明是一件品阶极高的本命法宝。能将本命法宝温养到这个程度的,不可能只是金丹初期。

    反正自己的本命法宝远远达不到那种威能。

    岂不是说他的修为在自己之上?

    自己是金丹巅峰。

    那他是什么境界?

    元婴?

    想到这秦天桥一阵毛骨悚然,见商白又是一道剑光轰来,连忙祭起一件防御性法宝“金光盾”,顿时一团丈许大的金霞护在身前,挡住那道剑光,同时叫道:“道友且慢动手,先听在下一言!”

    那剑光一触到那团金霞,便如放了烟花一般,一声巨响之后,交触处迸射出无数霞光金屑,将整个大厅弄得绚丽无比。

    金霞那端秦天桥脸色苍白,大声叫道:“天机道友手下留情!”

    商白收了剑光,冷笑道:“怎么,这个时候想起叫我道友了?先前的威风呢?”

    大厅中那些学员开始很紧张,甚至有些人对馆主的威信产生了怀疑。此时看出馆主似乎占了上风,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气,身为天机门徒的自豪感又升了起来,一个个的都站到了商白身后,同仇敌忾的看着秦天桥。

    秦天桥很是尴尬,赔笑道:“都是我没眼力,看错了天机道友的修为,才有那冒失之举。天机道友大人大量,还请恕罪。”

    “阁下说得好轻巧!”商白冷笑道,“偷偷摸摸的潜入本门,窥探本门传法在前,狂言挑衅在后。辱我天机一脉,可谓太甚!被我逼出身形后,又来求我宽恕。我倒想知道,这种事搁到你的门派,你家掌教可会宽恕?”

    偷窥别人传法,确实是修真界的大忌。没有哪个门派敢承诺说不会计较此事。与之相比,出言挑衅倒不算什么了。

    不过秦天桥也觉得冤枉,强笑道:“这个自然是在下的错处。只是在下并非有意窥视,只是潜入之时正好碰上了。所幸天机道友要传授的只是最普通的引火符,还没有酿成大错。”

    “哦,你的意思是我传的道法稀松平常,看不看都无所谓?”商白冷笑着道。

    “不是不是——”秦天桥满头大汗,苦笑道:“天机道友言重了,在下哪敢有此念头?”

    “呵呵,”商白冷笑,“阁下挑衅本派的言辞还在我耳边回响,却叫我怎么相信你没有这个念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