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你不是一个没故事的人

    蟠龙集是离莽山派山门最近的一个市集,有很多散修在那里生活,虽然比不上天机城规模宏大,但也算繁华之地。

    揽月楼是蟠龙集最高也是最大的酒楼,很多人只知道那里有着最贵的消费和最好的灵酒,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座酒楼的后台老板是莽山派鼎鼎有名的女长老——莽山飞凤董惊凤。

    每个月的月圆之夜,董惊凤都会出现在揽月楼。是为了收酒楼一个月来赚的灵石,也是为了买一次醉。

    或许,还为了释放某种不可言叙的情怀。

    她每一次来,都会在最高层的雅间啸月轩痛饮一场。所以每到十五那天,啸月轩都不迎客,只给她留着。

    可是这一天里面却有一个客人。

    “那位客人三天前就来了,他一过来就拍出了十块中品灵石,然后就一直在那里喝酒,已经喝了三天了。”酒楼掌柜面有难色的向董惊凤解释为什么啸月轩今天还有客人。

    “十块中品灵石,挺有钱的嘛。”董惊凤呵呵笑道。

    十块中品灵石,那就是一千块下品灵石,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灵石来喝酒,确实是有钱人。

    “要不,我去劝他离开?”掌柜的心里很不安。赚灵石当然重要,可是照顾老板的情绪,更是重中之重。

    “不用。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的,哪里有把客人赶走的道理。”董惊凤没同意他的建议。

    要是一般的客人,赶走也就赶走了。可是一次就能拿出十块中品灵石来喝酒的客人,对董惊凤而言也是豪客,她不想失去这样的优质客户。

    “我也很有兴趣知道,一次就拿出十块中品灵石喝酒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董惊凤说着,便进了啸月轩。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看起来很颓废的青年男人。那男人衣衫破旧,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有钱人。

    他的头发很乱,蓬松得像个鸟窝。不过想一想他已经在这里喝了三天酒,也就不难理解了。嘴周围很多胡碴子,看起来很坚硬,很有力量感。衣襟敞开着,露出大片的胸肌,上面还有一道又一道的酒痕。

    “真是个粗旷的男人。”看着那个男人坚挺的鼻梁,董惊凤心里如是想。

    她打量着那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也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满是沧桑的眼神里现出一丝笑意。那个男人提着酒壶冲她晃了晃:“喝一杯?”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接触到那男人忧郁而沧桑的眼神,董惊凤就感觉心里泛酸,好像里面有着无数个痛苦的故事,触动了她内心的柔软,让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她情不自禁的走过去,坐到了那个男人的对面,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拿过一只杯子,提着酒壶给她斟满一杯酒,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拿起杯子冲她点了一下头,道:“请。”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赞了声:“好酒!”

    “嗯,好酒。”董惊凤也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看着空荡荡的桌面道:“这么好的酒,怎么不配上下酒菜?”

    桌面上除了几壶酒,一碟菜都没有。她很少见光喝酒不吃菜的,所以忍不住发问了。

    配菜的话,酒楼又能赚上一笔。

    “我有故事,可以下酒。”那个男人笑了笑,笑容里的忧郁浓得都要化不开了。

    “你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董惊凤看着他,感觉到心有些痛,轻声的问着他,只怕声音重了都会伤害到他。

    用故事下酒,一人饮酒醉,那是一种怎样的孤独,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修真的人,谁会没有故事呢?”那个男人苦涩一笑,“活得比别人久很多,故事也就比别人多很多。有时候,活得久都是一种负担。因为我们的故事太多,回忆太沉重。”

    “有些故事,其实我们可以忘记的。”董惊凤轻声道,“人总是要向前行走的,背负太多了,就会影响到我们的前行。这个时候,就要放下那些沉重的包袱。”

    “你说得很对。”那个男人笑了笑,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所以,每隔几十年,我都要喝一次酒,就用这几十年来发生的故事下酒。一个故事,一壶酒。然后,大醉。醒来之后,就忘了这几十年来发生的故事,继续活下去,继续前行。”

    “那些故事,真的就忘得了吗?”董惊凤怔怔的看着那个男人,眼中不觉泛出泪花。

    “也有忘不了的,那都是我不愿意忘记的故事。”那个男人又喝下一杯酒,然后道:“总不能什么都忘记,还是需要有一些记忆来提醒我——我是谁,我从何处来,我要到何处去。”

    他又给董惊凤倒上一杯酒,道:“你来喝酒,也是有什么故事需要忘怀吗?”

    “没有……”董惊凤苦涩一笑,“我只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

    “你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那个男人凝视着她,看了很久,才道:“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有着很多故事的人。”

    “我没有故事。”董惊凤端着酒杯,认真的看着杯中酒,道:“我只是一个苟活于世上的人,没有故事,也不配有故事。”

    “谁会没有故事呢?”那个男人道,“生离死别,爱恨情仇,都是故事。欢喜悲忧,聚散离合,也是故事。姑娘,喝了这杯酒,说出你的故事。今天,我们就以你的故事下酒,不醉不归。”

    谁会没有故事?

    只是有些故事不足为外人道,只能埋藏在心里,等某个时间,再翻出来,独自回味,独自悲凉。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对着这个陌生的男人,董惊凤心中生出了很强的倾诉愿望。

    “我叫董惊凤。不过以前不是这个‘惊’字,而是黄金的‘金’字,董金凤,一个很俗气的名字。后来,进了莽山派,遇到了他,才给我改成现在这个名字。”

    连饮几杯酒后,董惊凤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他叫游龙,他说很喜欢我现在的名字。呵呵,游龙惊凤嘛。”

    “他是我的师父,在莽山派位高权重。他对我很照顾,相当照顾。因为他的照顾,我修为提升得很快,是同一批弟子里面,第一个凝结金丹的人。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执法殿的长老。”

    “那时候,很多人都羡慕我啊。他们觉得我找到了一个好男人,找到了一座大靠山。莽山飞凤,当真好大的名头呢。”

    “还有很多人嫉妒我,在背后风言风语,说我的坏话。说我是出卖肉体,借着男人上位。说我不要脸,说我是狐狸精。总之,说了很多坏话。”

    “呵呵,我承认我一开始听到的时候很愤怒。但是愤怒又有什么用呢?因为,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啊!我就是狐狸精,我就是不要脸的女人。我身后,有一个家族要养活。我能怎么办?我只能不要脸的勾引他——一个大我几百岁的老头。成为他的秘密情人,然后才能得到特别的照顾。”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没有谁天生欠你的。你想要得到,就得付出。只有付出得比别人多,才能得到得比别人多。”

    “他太老了,对着他的肉体我很恶心。但是,我不能拒绝他。我不只是我,我背后还有一个家族。呵呵,为了一个家族,卖,说出去似乎也很光荣呢,呵呵。做了他的秘密情人之后,我的父母,我的族人,对我可是好得很啊。从来没有那么亲热过,从来没有那么尊重过。”

    “可是,等到他死后,我在莽山派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成了最没有权力的一个长老。而我的族人呢,也开始嫌弃我给他们丢脸了。呵呵,现在,明知道莽山派和天机剑派不对头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加入了修真联盟,投靠了天机剑派。至于我的处境,呵呵,重要吗?一点都不重要。”

    “现在,我在家族,就是个耻辱。我在门派,就是个笑话。他们都会指着我的后背说——看哪,那就是女人犯贱的下场。”

    “没有人会尊重我,也没有人会喜欢我。我这一生,就是个耻辱,就是个笑话。”

    “想来想去,我这一生里,对我最好的,还是他,那个苍老的他,那个好色的他。不管怎么说,只有他对我的好,才是真的。”

    “他对我很好,他对我也很坏。是他成就了我,然而也是他毁了我。没有他,我没有今天。没有他,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样子。”

    “我曾经好恨他,可是,现在的我,好想他。”

    说着说着,董惊凤已是泪流满面,哽咽着说:“没了他,这个世界我再也感受不到一点温暖了。”

    “这个世界,还是有温暖的。”那个男人伸出双手,紧紧的捂住了她的手:“你仔细感受感受,有没有感受到一种温暖的感觉?”

    “我感受到了,很温暖的感觉。”董惊凤眼神迷离的看着那个男人,“你能不能不放手,让我继续温暖下去?”

    “当然能。”那个男人深情的凝视着她,“不过,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你问。只要我知道,我都告诉你。”董惊凤的眼神愈发迷离。

    “听说,八月十五,你们莽山派要对天机剑派下手?”

    “是的,不只是我们莽山派,还有玉田宗、烟波岛、翠烟谷、天都派。”

    “哦?不是欧阳奔雷和天机子在栖凤岭单挑吗?”

    “欧阳奔雷不敢单挑天机子,他要在那里埋伏。”

    “怎么埋伏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因为我也属于莽山派的高端战力,也要参与那次埋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