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寻仇

    “小茉,你别说了!”胡晋勇脸色很严厉的喝斥女儿。

    胡茉哼了一声,撇撇嘴,终于还是没说什么了。

    “当年你们是因为什么情况和人结仇的?”

    商白决定还是先问一问原因。

    如果是自己这边理亏,那也只能算了。如果是对方理亏,还是要伸张一下正义的。

    门派之间有纠纷,首先考虑的是谁的拳头更大。当发现拳头都差不多大小的时候,就可以坐下来好好的讲道理了。

    “起因就是一只妖禽。”

    胡晋勇犹豫很久,还是开口说话了:“那次我和胭胭在扶风山深处寻找资源,遇上一只四阶妖禽赤眼金雕。因为我学过驭兽术,就想把它收伏了作为坐骑。可是在我们好不容易将它活捉之后,回来的路上,遇上了一伙人。”

    虽然过去了十几年,他还是很清晰的记得那时的情景。

    “他们是修真家族马家的人,他们家族有个老祖马道荣是元婴修士,是扶风派的长老。他们看到了我们抓住的赤眼金雕,说那是他们家养的坐骑,一定要我们还给他。”

    为首的是马家的少主,名叫马杰,那时候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他带的几个人也都是筑基修士。

    一只活着的妖禽,驯服了可以当作坐骑,又能成为战斗力,价值比一般的妖兽要高去很多。驯养得好了,怎么也值个几千灵石。

    所以当时马杰一口咬定那只赤眼金雕就是他们马家的坐骑,一定要带回去。不仅如此,他还要治胡晋勇和翟胭胭打伤他家坐骑的罪。

    除非胡晋勇能将翟胭胭献给他享用。

    胡晋勇和翟胭胭当然不干,不过也知道不是对方敌手,就舍弃了赤眼金雕夺路而逃。

    “还好我们有一张保命的飞遁灵符,最后还是逃出了一条命。”

    回忆起当时情景,翟胭胭脸上犹有后怕:“那时候差一点就逃不了了。他们发现我们要逃走,用上了一件很厉害的灵器来攻击我们。要不是晋勇拼死护住我,替我扛下那一击,我的命早就没了。就是他修为比我高,受了那一击,也半死不活的在床上躺了十几年。”

    “太过分了,他们怎么能那么无耻呢?”胡茉还是第一次听父母说起此事,气得小脸通红,道:“这个世界怎么了,还有王法吗?”

    “王法哪里管得了修士?修真界,谁拳头大,谁就是王法。”

    商白对胡茉的观点感到有些好笑,不过想一想,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有此观点也毫不为奇。他对胡茉说:“你要是觉得不公平,就只能努力修炼,让自己成为王法。”

    “可是,可是这世界怎么能这样不讲道理呢?”胡茉很不能理解。

    “这世界就是这样的不讲道理。”商白道,“你要觉得这样不好,不公平,就努力让自己变强大,强大得足以改变这个世界。然后,你才有资格去讲道理,谈公平。”

    胡茉沉默了很久:“嗯,我会努力的。可是商伯伯,这样的事情你就不能管吗?”

    “管,一定要管。”商白道,“他们的道理,也没有大过我的道理,所以,我能管,也会管。”

    “那,若是他们的道理大过你的道理呢?”胡茉知道不该问,可还是忍不住问了。

    “那我只能记下这件事,留待日后。”商白很老实的说。

    “哦。”胡茉很没有精神的回答了一声,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

    马家就在扶风山下,人称扶风马家,是依托扶风派而生的一个附庸家族。

    十几年过去,现在的马杰已经是筑基巅峰境界,离凝结金丹也不远了。

    他不是兄弟辈中资质最好的人,资质更好的都进了扶风派。只有在门派中立足,才能保证家族的地位。他的一个同胞兄弟马英,现在已经是金丹境界,在扶风派内门也有一定地位,是该派内门十大新秀之一。

    不过家族的家主不会让进了门派的族人来继承,保持门派中的影响力更重要。而马杰也是因为这个同胞兄弟,很早就获得了马家继承人的地位,是马家的少主。

    一旦现任家主过世,他就会接此重任。

    现任家主马融是一名金丹修士,比他高了很多辈,不过现在已经垂垂老矣,用不了多少年便会把家族大权让出来。

    随着马英在扶风派的发展越来越好,马杰在马家的地位也越来越高,现在在马家已经很少有人敢违逆他的意见了。哪怕是家主马融,对着他也得退让几分。

    可以说,在马家附近这方圆几百里的地方,他就是说一不二的主,没有人敢惹他。

    可是这一天,却有人找上门了。

    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伙人。

    为头的是一个身着道袍的青年,年轻得有些邪乎,实力也强大得有些邪乎。

    那个人就是商白,他带着胡家三人来到了马家,一定要给胡晋勇讨一个公道。

    由于他散发出了属于元婴修士的强大气息,所以得到了马家家主马融的亲自接待。

    马融一开始就感觉到来者不善,一边偷偷吩咐人往扶风派报信,一边虚与委蛇。不过听到来者是要找马杰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赶紧叫人将马杰请过来,自己却借机闪开了。

    虽然都是一家人,但是现任掌权人对继任者总是有些不满的,何况马杰的继承者身份也不是他指定的。

    “最好那年轻道人弄死马杰……”马融忍不住这样想。

    这些年来,马杰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时隔十几年,马杰早就忘记了胡晋勇和翟胭胭的模样,那样的小事他也从来没有往心里去过。所以现在坐在他们几人对面,也完全想不到对方是来寻仇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对方想和扶风派做什么交易,所以找上他这个在扶风派有关系的人做桥梁。心里还想着能不能多收一点中介费,突然听到坐在对面道人下首的中年男子说话了:

    “马少主,十几年过去了,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夫妻俩?”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