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我要变强

    “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商白有些难以相信。

    “比你想象的还要可怕,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人心可以卑劣到那个地步。”

    黄师兄道,“这几十年来,我们碰到过很多同门,一开始是很欣喜的,想着只要咱们混元剑道的人都聚到一起,还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势力。虽然现在没有大修士,但是几千年后,又是一个超级门派。”

    “可是没想到,我们想着的是一起开创一番事业,再现往日繁荣。可是他们,却只是把我们当投靠他们的小弟,当不值得信任的外人。就是我们自己辛苦找到的修炼资源,也被他们征用,照顾他们的亲信。”

    说起从前,黄师兄一阵苦笑:“这样很不公平了是吧?其实,这还算是好的,至少我们也好聚好散了。有的同门,甚至还想杀人夺宝。其实我们哪有多少值钱的东西?他们也知道我们穷。可就是这样,还是要下手。同门之情,在他们眼中,也不知道值得几块灵石。”

    “我们还遇到过几家势力为了争一个混元剑道正统的名头,打来打去,最后打出仇恨,甚至投靠别的门派,引入外部势力将那些跟他们争斗的同门一网打尽的。”

    “这些年的遭遇,让我们从看到同门就开心,变成看到同门就提防。不是我们小人之心,而是,这个世界上的小人实在是太多了一点。我们都怕了,真的怕了。”

    “当年掌教真人遣散弟子的时候,我们开天谷这一脉一共有七十三名师兄弟,一直都在一起。可是现在,只剩下了十八人。其中有一些死在别的门派的手中,有一些叛变了,还有一些,就死在那些同门手中。”

    黄师兄面色悲痛的说:“现在我能相信的,就只有这些师兄弟,这是那么多次死里逃生产生的信任。别的人,我很难相信。哪怕是你,实话实说,我一样的要提防。如果你只是利用我们,如果你对我们不公,我们一样要离开。”

    说起从前的事情,黄师兄心中很伤痛。具体是一些什么事情,他也没有提及。

    有些事情,就是他心底永远的伤,不管过去多少年,都不会结疤,更不会愈合,永远都是血淋淋的。

    开天谷的那些人都经历过那些事,听到他提及,一个个脸色黯然。

    潘雪儿等人听得也是心惊肉跳。

    虽然黄师兄没有提及具体事情,但是从他的叙述中,也能感觉到他们这几十年遭遇的苦难。

    她们彼此对视,感觉自己这些年来,还是不错的。

    至少没有像妖兽一般被别人围猎,也没有被同门算计,没有落到那种举世皆敌的地步,谁都不可信任,谁都不敢信任。

    “你放心,我不会利用你们,也不会对你们不公平,更不会出卖你们。”

    商白道,“加入我的天机剑派,只会让你们更好,不可能更坏。”

    “我相信你。”陆空城道,“他们不了解你,但是我了解。就凭你当年为了天机学社的兄弟杀上龙虎会,我就相信你,决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

    “我们大师兄当然不会是那种人。”

    翟胭胭很不高兴的说道,“大师兄出来就是为了寻访像我们这样流落在外面的同门,可念旧情了。而且这次我们大师姐被赤霞派的少掌门抢去做小妾,还不是大师兄带着我们上赤霞派,硬把人给讨回来了。无情无义的人,管你去死啊。”

    她不高兴,是因为明明大师兄救了他们,他们居然还怀疑大师兄。

    她知道这些年他们吃了很多的苦,可是,这并不是他们可以怀疑大师兄的理由。

    商白止住了她,道:“他们经历了太多背叛和利用,警惕是正常的。要是没有这份警惕之心,怕是都不能活到现在了。”

    “我们是被这些年的遭遇吓着了,弄得有些疑神疑鬼,心态一时很难转变过来。”

    黄师兄有些惭愧,道:“我真的很愿意相信你们,但是,现在的我也真的很难完完全全的相信你们,请你们理解。”

    “我理解各位师兄的顾虑,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意思,那就让时间来证明吧。”商白道。

    对黄师兄的话,他并不生气,反而对他高看了一眼。在这种情况下都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明这是一个很诚实的人。

    这样的人,比那只会阿谀奉承的人靠谱得多。

    他们只是吃了太多的苦,遭遇了太多的背叛才会这样,能够理解。

    在路上,他也向黄师兄他们了解了一下清岚派的情况,得知那是秦国南方边境挺有名的一个中等门派,门中有十多名化神修士,其中甚至还有化神后期的存在。

    这样的实力,真的要和天机剑派爆发两派大战,天机剑派可以仗着数量众多的踏天轮占得优势,但是奈何不了他们的化神后期修士,只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后果。

    如果将南楚沈家也算进来,倒是可以对清岚派形成碾压性优势。可是沈财神是妖类,这样一来天机剑派可能会遭到修真界的敌视,以后不说发展,连生存都会非常困难。

    所以考虑之后,商白决定此次还是算了,这笔账等待日后再算。

    “我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啊……”商白不无自嘲的想。

    如果硬抢潘雪儿为妾的是清岚派,自己还会不会有那个胆气上山讨说法?

    就算有那个胆气上山讨说法,对方不肯交人的情况下,自己又有没有那个决心与对方硬拼?

    没有吧?

    是的,没有。

    他只能如现在一般,耻辱的将这笔账记下,以图日后报复。

    快意恩仇是侠客的行事方式,他不能。他身为一派掌教,不能将天机剑派数千人的性命拿来快意恩仇。

    他突然有点明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的意思了。

    只有能力大了,才担得起那么大的责任。

    而他现在,就是能力与责任不相符,责任太大,而能力太小。

    “我要变强,要快速变强!”他心里如此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