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袁镜明的发现

    隋烽沉吟着没有说话。

    佟牧野表现出了清岚派投靠白虎堂的意思,他相信这是真的。而且他相信佟牧野的这个意思是得到了清岚派掌门的授意的。

    掌门弟子,已经可以代表一个门派的意志,不可能信口开河。

    而且,清岚派想成为大门派,必须要依靠另一个更大的门派,不然没有功法,又没有强援,不可能顺利升级。

    大秦南部三大门派不可能让自己多一个竞争对手,所以肯定会阻碍清岚派升级。

    所以清岚派只能求助于大秦南部以外的大门派。

    而白虎堂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有点不敢做主了。

    佟牧野一脸微笑的看着隋烽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心中暗自鄙夷。

    不过是一个没有魄力的人。

    隋烽修为虽然比佟牧野要高,但是说到处世之道,远不如佟牧野。

    他只是白虎堂的一名核心弟子,虽然很受门派重视,但是进不到门派的决策圈中。

    而佟牧野作为清岚派的掌门弟子,在他师父闭关之后,代行掌门之事已经多年,处事方面比隋烽强了不知多少倍。

    “你准备怎么杀那小道士?”沉吟了很久之后,隋烽才问出这句话来。

    佟牧野大喜,知道隋烽是同意自己的请求了。道:“那小道士有慕容臻给他撑腰,我清岚派在玄机阁鼻息之下,自然不能明面上对付他。我的意思,是待此次峥嵘会后,再调全派之力对他下手,在路上截杀此人。”

    “你具体的计划我不过问,我只有一句话——你什么时候将小道士的人头送上,我什么时候把你师父引荐给我师父。”

    顿了一顿,隋烽又道:“不过你要杀他是你的事情,我没要求你,这点你要明白。”

    他的意思是,万一清岚派截杀商白的事情败露,他是不会承认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的。

    “当然,这都是我清岚派自己的意思,与道友没有任何关联。我这次前来拜访,也只是向道友请教一些修炼上的疑难。”佟牧野微笑着说。

    “嗯,不错,就是这样的。”隋烽也笑了。

    第二天,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又是一个心情看起来很不错的隋烽,倒是让一些人啧啧称奇,对大派弟子的心理素质相当佩服。

    有了慕容臻的力撑,再加上击杀彭武的战绩,接下来的时间里再没人敢踩商白,反而向他套近乎的不少,特别是一些中等门派。

    慕容颂女婿太多,含金量有着很大的差别,但是慕容臻老公这一头衔的含金量却是相当的足。凭着这一身份,商白拥有了不低于那些大门派核心弟子的地位。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结交了不少人,也开出了不少的条子。

    拿着他的条子去一本道购买法宝,可以八折优惠。如果买的是霹雳鞭,一件就能省几百万灵石,这可是扎扎实实的人情。

    当然,商白赚得更多。哪怕打个五折他都有赚,何况是八折。

    折扣这种东西,很多时候就是耍流氓。

    也有大门派的修士向商白套近乎的,比如给慕容臻和隋烽的赌约做公证的袁镜明就是一个。

    “他是窥天台轩辕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命理之术相当厉害,你们可以好好的聊一聊。”慕容臻这样向商白介绍袁镜明。

    商白当然不会拒绝一个大门派修士的示好,很热情的和他攀谈起来。

    也是和袁镜明聊天后,商白才知道慕容臻竟然拿自己的一本道和隋烽对赌,这让他心情咯有些复杂。

    他能感受到慕容臻对自己的关心,自己能在峥嵘会露出峥嵘,受到重视,和慕容臻的维护也有很大的关系。

    说他对慕容臻不感激,那是假的。

    可是,拿自己的家当和别人打赌,这就未免有点不地道了一些。

    现在是自己赢了,可是,万一输了呢?

    他对慕容臻生起的一些好感,就这么破灭了。

    “其实,慕容姑娘那样说,也是认定了道友你不会输,不然她也不会去赌了。”

    袁镜明看出了商白的失落,开解他道:“而且就算道友你输了,她还没嫁给你,本来就没有权利拿你的东西去赌,那赌约也做不得数嘛。”

    “要是我真的死在彭武手上,一本道必然会输给隋烽。大门派决定的事情,天机剑派是改不了的。”

    商白苦笑道,“袁兄你不用替她解释,什么情况我们都明白。就算她对我有几分看重,也只在我活着的状况下。死了的我,不值得她付出什么。”

    “呵呵……”袁镜明干笑了两声,道:“不过至少慕容姑娘对活着的道友你还是很看重的,而道友你还活着,也需要慕容姑娘的看重,不是吗?”

    “这个倒也是。”商白点头道,“我确实需要她的看重。而我自己,也不敢妄自菲薄,还是有一点价值的。”

    “岂止是一点价值?”袁镜明笑道,“我看道友你潜力无限,前景光明。若不是早就拜在窥天台门下,都想追随道友你了。”

    “袁兄,你这话太过,我不敢听。”商白正色道。

    他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心想:“莫不是我拥有《升仙录》的事被他知道了?”

    窥天台一脉号称能窥测天机,若有什么秘法窥出那一丝天机,知道《升仙录》就在自己手上,也不是没有可能。

    要不然商白找不出自己有什么当得起袁镜明这句话的优点。

    窥天台可是修真大派,而袁镜明这话却是将自己的发展前景至于窥天台之上。

    这让他很惶恐。

    不过想想,如果窥天台知道《升仙录》在自己手上,早就夺走了,哪里用得着这等言语试探。

    “我曾暗中观测道友的气运,宏大得不可思议。不仅在此峥嵘会无人可及,便是整个修真界,以我多年游历所见,也没见有一人能及道友十分之一的。所以,我认为道友的前途不可限量。”

    袁镜明微笑着向他解释。

    “哈哈,有这回事吗?”听到这个解释,商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袁镜明道,“我又从道友的面相中发现,你最近会有厄运,若不小心防备,恐有大难。”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