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盗匪的后台

    听说她没做过坏事,方展玉心里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说都不会希望看到那么漂亮的一个少女变成无恶不作的坏人。

    但是一想到这个漂亮的少女和男人上过床,甚至还和很多个男人上过床,心里就有些发堵。

    男人总是见不得漂亮女人被别的男人玷污的。如果一定要玷污,也应该由自己来玷污。

    他轻轻的吐了口气,道:“是他们逼的你?”

    姜采玉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自嘲的笑了一声,道:“要不然呢?老的、少的、胖的、瘦的、俊的、丑的、正常的、不正常的……那么多,不是他们逼的,难道是我愿意的吗?就算我天生淫荡,也不至于卑贱如斯吧?”

    方展玉脸上隐隐有怒色,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了,道:“你好歹也是一国公主,他们怎么敢如此凌迫于你?”

    “一国公主?呵呵。”姜采玉凄然一笑,“所谓的一国公主,在那些翻云覆雨的修士眼中,又算得了什么?一国公主,也只不过是国王拿来讨好修士的礼物罢了。”

    方展玉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你知道他们在修真界的身份吗?”

    “我不知道什么是修真界,我只知道自八岁时我就被我父王送给一个很厉害的修士,做他的徒弟,也做他的女奴。后来他玩腻了,就把我送给了他的一个徒弟,也就是被你们逼走的赤血。”

    姜采玉低着声诉说着:

    “我从八岁起就被他们当猪狗一样的圈养起来,再也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不知道他们在外面是何种道貌岸然的样子,只认识脱光衣服后,禽兽一般的他们。”

    她的声音很低,低得如同一个怨灵,在讲着她生前的故事。

    从她的语气中,可以看出来她对那些人的怨恨之深。

    听到她的经历,方展玉也不禁恻然,更起了铲除那伙人的心思。

    赤血狂魔不过是他们浮出水面的一角,真正的幕后黑手才是关键。

    他问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中间为首的那个人的姓名?”

    姜采玉想了很久,才开口道:“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叫什么名字,也只让我叫他‘爹爹’。可是有一次我从别人送他的一幅画上看到有‘赠青阳子’的字,不知道那‘青阳子’是不是他的名字?”

    “青阳子?”方展玉脸色大变,“你说那些人中为首的那个叫青阳子?青色的青?太阳的阳?”

    姜采玉摇头道:“我不确定。我只是看到那幅画上有那样的题跋,不能乱下决断。不过,我觉得多半是这个名字。怎么,他很有名吗?”

    “有名,当然有名。”方展玉有些魂不守舍,“荆国的寒江仙翁青阳子,怎么会没名呢?要真的是他,这一次麻烦可不小了。”

    丁芸也是脸色大变:“大师兄和齐师弟他们追杀他徒弟,怕是都有危险。不行,我们得赶紧找门派出面才行。”

    ……

    奎斗山上空,一道血色长虹破空飞过,隔着数里,便是两道白色流光紧追不舍。

    这正是赤血狂魔和追杀他的唐李和齐听泉二人。

    赤血狂魔大伤元气施展的血遁术虽然快速,但是要甩开追杀他的二人并不容易。

    唐李和齐听泉追杀赤血狂魔,一个是要完成清剿嗜血盗的任务好领赏金,另一个就是要斩草除根,省却异日麻烦。

    现在的赤血狂魔元气大伤,又毁去了饮血刀,正是下手的好机会。

    要是这一次放过他,等他恢复元气,那时出山历练的天机剑派弟子就有大麻烦了。因此他们穷追不舍,一定要将赤血狂魔斩于剑下。

    赤血狂魔相当郁闷。

    他不是没有飞行法宝,但是品阶不高,平常代步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用来逃命,而且是在以速度见长的剑修面前逃命就太不够看了。

    他的血遁术速度是很快,可是需要心血刺激,极损元气,往往拉下十几里距离就要歇一歇,服上一枚补元气的灵丹,这样一来又被身后三人追上了。

    唐李和齐听泉人御着刀剑飞行,虽然也损耗法力,但是远没有赤血狂魔催发血遁术损耗的大。

    一番追逐下来,他们的距离没有越拉越大,反而是越来越小。

    赤血狂魔先是沿着奎斗山飞行,希望拉开一段距离后藉着山形把自己藏起来。

    可是逃了千余里,都没有找到可以躲藏的机会。

    高空追杀,十几里的距离太近了。

    他使用血遁术时血气太盛,要在这么短的距离下避开两个金丹修士的神识锁定,简直不可能。

    他想要躲避,必须得停止施用血遁术。可是他要是停止血遁术,就没法飞行,这么短的距离,还等不到他躲藏好就会被赶上了。

    要不是当时为突出重围毁了他的饮血刀,他还有信心与这二人一战。

    没有另外三名金丹修士在侧,满血状态的他和唐李、齐听泉二人交手,鹿死谁手还真不可知。

    可是问题就在于饮血刀已经被毀,他自己也因此元气大伤。现在又催动血遁术逃命,更是雪上加霜。

    这个时候不要说以一敌二,便是以一敌一都不可能了。

    他想要活命,唯一的选择就只有逃。

    唐李和齐听泉二人御剑在后面追,眼看距离越来越近,由开始的十几里到现在的三四里,心中都小松了一口气。

    ——若是追丢了此人,这次行动就算不得成功了。

    赤血狂魔本来是沿着奎斗山从东往西飞行,希望能借着群山掩护可以躲过后面二人的追杀。可是文逃了千余里路,不仅没有找到躲开二人的机会,两者距离反而越拉越近。

    眼看着要被身后二人追上,赤血狂魔一咬牙,那道血色长虹突然打了个弯,不再往西飞行,而是朝北往荆国境内飞去。

    他本来是不想深入荆国境内的,现在为了活命,也顾不得了。

    他向北飞了数十里,便取出一道灵符焚烧。与此同时,一口又一口的精血不要钱似的喷出,将血遁术催发得更快,整个人血气大盛,隔得老远就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