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邪门的宋苍松

    慕容颂得到宋苍松也在冲击返虚境界的消息后,就离开玄机阁往天星堡而去。

    玄机阁离天星堡有三十余万里路,不过对于返虚中期的慕容颂来说,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离天星堡还有上万里,他就感应到天地之间气机异常,确实是有人在渡返虚天劫。

    可是等到他临近天星堡的时候,才发现渡劫的并不是宋苍松,而是另外一人。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天星堡不只是宋苍松一个化神巅峰,原来还有一个。

    那人他也知道,是天星堡的一位太上长老,比宋苍松要大一辈,听说和宋苍松很不对头。

    根据玄机阁监视天星堡的弟子提供的资料,数十年前,那人也只是化神后期,不知道为什么几十年的时间修为便突飞猛进到了化神巅峰,而且引发了返虚天劫。

    不过不管他是不是宋苍松,只要敢冲击返虚,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人渡劫的地方,离天星堡有数百里路。要是隔得近,天劫太猛,可能将天星堡都给毁掉。

    慕容颂一心要震慑那些心怀不轨的修士,并没有隐藏身形,而是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那人渡劫的地方,右手食指伸出,朝着渡劫之人点了过去。

    天空中出现一根巨大的手指,突破重重天劫,击向那渡劫之人。

    这是他的成名绝技惊神指,由他亲自施为,气势磅礴,威力巨大。

    此时渡劫之人已经过了真火炼真体的那一关,正在凝聚形体。目前为止,只看得到一个淡淡的虚影。

    这种情况下,便是一个凡人也能一指戳死他。

    何况是慕容颂的惊神指?

    他一指戳出,那道虚影顿时溃散,瞬间消失在天地之间,汹涌而来的各种劫数也随之停歇。

    慕容颂很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冷笑道:“微末道行,也敢窥探天人之道。难道活着不更好吗?”

    他望了望天星堡方向,转身就要离开。

    突然之间,一股惊人的气息自数百里外散发开来,然后天地之间灵气疯狂的往那边奔涌过去。

    “又有人要冲击返虚?”

    这么大的动静,只有返虚天劫才有可能引发。

    慕容颂心头疑惑,神识放了过去。

    这一次是宋苍松,他站在一个大大的祭坛之上,引发了返虚天劫。

    他身边堆放着大堆极品灵石,狂潮一般的灵气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他的气机不停的在攀升。

    “找死!”

    慕容颂冷哼一声,一指点出,一根巨大的手指虚影顿时出现,往数百里外的宋苍松攻去。

    一指攻出之后,他突然惊咦一声,发现宋苍松渡返虚天劫竟然与别人大不相同。

    并没有真火炼真身,他就伫立在祭坛之上,身上冒出一缕缕的黑烟,似乎是在燃烧杂质。可是他的肉身并没有炼化掉,而是一边燃烧杂质,一边又勾连天地灵气修补肉身。

    他竟然是将化真返虚和凝聚真身两个步骤一起进行!

    而且是以极快的速度在进行着。

    随着海量的灵气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他的气息在不停的攀升。

    “这是什么功法?”

    慕容颂心中震惊之极。

    他修道数千年,从没有见过这种事情,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

    两者同时进行,理论上倒也不是说不通,可是那需要极为强大的神识和磅礴的法力。

    可以说,一般的返虚初期修士都不能有那样强大的神识和磅礴的法力。

    化神巅峰怎么可能做到那一步?

    “应该问出他的功法之后再击杀他的!”

    慕容颂心中生出一丝悔意。

    他不怀疑自己这一指的威力,不认为这一指下去,宋苍松还有活命之机。

    想到宋苍松渡劫的功法可能就此失传,他心中颇为遗憾。

    一指惊神。

    一根百余丈长的手指虚影风驰电掣的掠过数百里路,狠狠的击向渡劫中的宋苍松。

    按慕容颂的推测,宋苍松在劫难逃,必死无疑。

    这个时候,正在渡劫的宋苍松突然脸望向慕容颂,冲他微微一笑,右手按诀从上往下一划,那一片天地蓦然间变成黑夜,无数流星虚影雨一般的往下落,瞬间便将那百余丈的手指虚影击散。

    星沉。

    这是宋苍松的成名绝技。

    此刻,这一招星沉由正在渡返虚天劫的宋苍松使来,竟然击溃了返虚中期修士慕容颂的成名绝技惊神指。

    这事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可就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慕容颂的眼皮底下。

    慕容颂这一惊非同小可。

    他这一指击出,可没有半分留情的想法,乃是全力施为。

    这决不是一个化神巅峰能够应付得了的。

    甚至,这不是一个返虚初期修士所能够应付得了的。

    这个时候,宋苍松的气息已经很快达到了返虚初期的水准。

    但是还没有停止,而是继续疯狂的往上攀升。

    “此人不能久留!”

    慕容颂心头闪过这样的想法,往那边飞速的飞了过去。同时,他的本命法宝摧山锏也祭了出来,威能全开,带起一道道的龙卷风,朝着宋苍松狠狠的砸了过去。

    “慕容道友,你我本是儿女亲家,何故相迫如此之甚?”

    本应心无旁骛专心渡劫的宋苍松居然有闲情向慕容颂发声,道:“难道道友就不以令千金为念,一定让两家成仇吗?”

    “我没有那种忤逆的女儿。”慕容颂冷冷的回应。

    他的飞行速度一点都没有放缓,要赶在宋苍松渡劫圆满之前将之击毙。

    虽然他不知道宋苍松修炼的是什么邪法,但是他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若让其渡劫成功,大秦南部修真界将无人能制。

    现在,宋苍松的气息还在疯狂上涨,已经不是一般的返虚初期修士所能比拟。

    慕容颂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冒出这样一个想法来——若是还不全力出手,可能今天自己就要交待在这里。

    他心中很是后悔:早知道宋苍松如此邪门,当初就不应该顾虑慕容芷的感受,将他击杀。

    现在,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