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卧病在床的老皇帝

    荆国王室在清玄门的扶持下,于几年前脱离大秦帝国,自立为帝国。几年时间里,对周边国家发动了多次灭国之战。

    宋苍松决意要效仿天机剑派将门派与世俗国家绑定来获得气运,又自持实力,扩张起来的速度比楚国还要快。

    略有不同的就是,楚国是往南扩张,而荆国是往北扩张。

    ——当然,荆国想要往南扩张也不行,因为另一个新生帝国楚国就挡在它的南方。

    荆国想打开南下之路,但是有楚国挡着,根本就没有办法南下。

    北方那些小国都是大秦帝国的属国,好在现在大秦皇室势弱,对荆国的行动没有有效的应对措施。

    几年时间里,荆国已经吞并数十小国,也有了些大国气象。

    荆国皇室对这种成就相当满意,甚至做起了吞并大秦帝国,然后统一云梦大陆的美梦。

    他们觉得,只要有清玄门仙师们的辅佐,这都不是事。

    可是,正当他们做着统一云梦大陆的美梦时,突然间晴空一声霹雳——辅佐他们的清玄门被灭门了。

    没有清玄门的支持,不要说继续扩张,就是维持现在的国土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知道这个消息的荆国皇帝姜璞忧虑过多,很快就病倒在床。

    姜璞已经年近八十,虽然服用了不少灵丹延年益寿,可毕竟是凡人,又身为九五之尊,坐拥三千佳丽,操劳过度,已经伤了根本。

    以前可以靠清玄门仙师们给的灵药保持龙精虎猛的状态,现在仙师们都不见了,这一病倒,就缠绵病榻,再也起不来了。

    国中名医请了无数,也杀了无数,这病一点都不见好,反而是越来越严重了。

    在他的皇子皇孙中,有几个自认有资格继承大统的,已经开始运作以后夺取帝位的事情。

    朝中大臣,边境大将,也都开始选择站队。

    姜璞知道这一切,但是也无能为力。

    作为一个在病床上起不来的老人,他知道他的命令,出不了这个房间。

    他还活着,仅仅只是有些人还没有准备妥当,需要他继续活着罢了。

    “人走茶凉……现在我人还没走,茶就凉了……”

    躺在病床上,姜璞悲哀的想着。

    病房里,有值班太医,还有两个伺候他的小太监。

    “连个好看的宫女都不派来,这般畜生,简直大逆不道。”

    姜璞有些气愤。

    虽然那两个小太监唇红齿白,白白嫩嫩的,可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让他心中颇为遗憾。

    “水……我要水……”

    他感到有点干渴,于是在床上叫唤起来。

    值班太医正在看一本不知道什么类型的书,看得正入迷,耳朵动了一动,但是没有理会他。

    两个小太监不知道是谁的得意人儿,现在也知道他时日无多,听到他的声音,也只当没听到,自顾自的在那里说说笑笑。

    “水……我要喝水……”

    无奈的姜璞再次提出他的要求。

    值班太医还是在看小说,两个小太监还是在说说笑笑,没有一个人理他。

    一间病房,四个人,好像分属于三个不同的世界:

    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皇帝;

    坐在藤椅上聚精会神看着书的值班太医;

    站在门边上有说有笑的两个小太监。

    这个时候姜璞才知道统一云梦大陆是多么可笑的想法——他连这个房间的世界都不能统一。

    “这群畜生!”

    姜璞很想骂人,但是又不敢骂出来,他怕骂过之后的下场更悲惨。

    他只能再次哀呼:“我渴了……给我倒点水吧……”

    房间里那三人都没有反应。

    “你们都是聋子吗?父皇渴了,要喝水,你们就不知道给他倒水吗?这样的废物,留着何用!”

    一声喝斥响起,房间里不同的三个世界终于统一到了一起。

    房门外一个非常明艳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四个人心里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女的真漂亮。”

    第二个想法是:“这谁呀?”

    姜璞觉得这女子有点面熟,但是已经想不起来是谁了。

    “父皇,你不认识我了吗?”

    那女子走到他床前,把脸正对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就是你的第七个女儿采玉呀。”

    她就是荆国的七公主姜采玉,这次是奉师命来谋夺荆国的江山。

    姜璞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个小太监就噗嗤的笑出了声:

    “哪里来的疯子,竟然敢冒充七公主,难道不知道七公主几十年前就失踪了吗?”

    “而且七公主就算还活着,年纪最少也得五十了吧,哪里有这么年轻的?”

    值班太医愣了一下,怒喝道:“哪里来的妖女,竟敢擅闯皇宫,惊动圣驾!快来人,将这妖女拿下!”

    一道白色光芒闪过,值班太医和两名小太监的人头落下,声音也戛然而止。

    “聒噪。”

    姜采玉哼了一声,手一招,那道白光飞回她手指上的储物戒,消失不见。

    举手之见杀了三个人,姜采玉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一样,又转声望向姜璞:“父皇,你现在想起我了吗?”

    “你……你……你……你真的是采玉……”

    姜璞终于认出自己的女儿来了,几十年不见,面相都没有太大改变。

    他想起这个女儿当年是自己送给清玄门的一位仙师的,换来了一枚据说可以延寿三十载的丹药。

    数十年过去,这个女儿又回来了,面容一如往稀,挥手间便可取人性命,不再是以前那个柔弱温驯的样子。

    姜璞一下子激动起来,挣扎着自床上坐起,老泪纵横,哽咽着道:“采玉,我的好女儿,你可终于回来了。”

    “是啊,我终于回来了。父皇卧病在床,那些哥哥弟弟侄子们各怀心事,图谋不轨,荆国的大好河山就要四分五裂,我怎么能不回来呢?”

    姜采玉微笑着说。

    “还是你最孝顺,不枉我当年费尽心机把你送入仙门。女儿啊,父皇快不行了,你现在身上有没有带着仙门的仙丹?快给父皇一颗。”

    姜璞颤巍巍的将一条枯槁的手臂伸出,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那眼神说多可怜有多可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