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十年

    这次轩辕大长老访问天机剑派,两派并没有发出联合声明,两派的官方口径是——这是一次商业访问,目的是深化双方在一本道这个项目上的合作。

    他们说的也不全然是假,前一阵一本道的法宝销售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袁镜明过来就是为了商讨解决之道。

    在白虎堂和天机剑派正式交恶之后,为了遏制天机剑派的发展,白虎堂发动了对一本道的经济制裁,宣布哪个门派买了一本道的法宝,那就是与白虎堂为敌。

    在这种情况下,想买一本道法宝的门派都要掂量掂量了。

    在大秦南部修真界还好,一本道的法宝销售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可是大秦西部那一块区域,基本上没有人敢买一本道的法宝,以前买过的也都不敢用了。

    其余几个区域,虽然没有大秦西部那么惨淡,但是销量也大幅度的下降。

    袁镜明这次来,提出的解决之道就是动用窥天台的资源,将一本道的销售网铺到所有和窥天台友好的大门派掌控的地域。

    窥天台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大门派,在漫长的岁月里,结交了很多的友好门派。他们擅长于命理之术,不知道为多少大门派指点过迷津,积累下了很多的人情,这些都成了窥天台的资源,这一点决不是成立不久的天机剑派可以比拟的。

    哪怕是当年的混元剑道和天一门,人缘也不如窥天台这样的门派。

    这一次袁镜明又追加了投资,一共占了一本道的三成股份,立志要把一本道的超级法宝卖到云梦大陆的每一个修真门派。

    一个是生产商,一个是渠道商,两者的结合倒是优势互补,产生的效益极其可观。

    一本道的法宝销售虽然在大秦帝国受阻,但是在大秦以外的销售,却是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在增涨,涨得赤炎峰的炼制速度都有些跟不上来了。

    哪怕是十年之期已到,时光秘境又出来了一批修为大增的赤炎峰弟子,生产还是非常的紧迫。

    这一次十年之期,由于正值楚荆两国发动灭国之战,收集了大量的魂魄,这一次传送了两千余名弟子过去,而从时光秘境出来的,依然只是赤炎、青木两峰的弟子。

    其余的弟子,去了里面修炼,根本就不想出来。

    当然,商白也不希望他们出来。

    赤炎峰和青木峰的弟子出来,那是要炼器炼丹,为天机剑派的发展贡献力量。其余的弟子出来了还要占用门派的资源,不如在里面认真修炼,提升门派的整体实力。

    时光秘境,等于是天机剑派提升实力的加速器,自然要好好的利用起来。

    唯一需要头疼的问题就是魂魄太少,不能将门派多数弟子传送过去,只能择优挑选。

    现在天机剑派储存的魂魄虽然多,但那是因为发动了灭国之战的原因。到如今战争停止,想要搜集那么多的魂魄,已经是不可能之事。

    在商白的授意下,楚荆两国立法,于各州城广设医院与养老院,多派弟子过去任职,一方面也是积德行善,聚拢功德气运,一方面也为了更加方便的搜集魂魄。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十年过去。

    这十年里,天机剑派与白虎堂的冷战越来越严重,很多阴暗的手段都用上了,一些门派也被逼着选边站队,颇有水火不容之势。

    不过好在一点,双方都知道真的打起来后果会非常严重,不是他们能承受得住的,所以也一直控制着事态的发展,并没有弄出大的冲突来。

    到了时光秘境的十年轮换之期,这一次锦瑟夫人带着青木峰和赤炎峰的数百名轮值人次出来了。

    现在锦瑟夫人已经到了返虚后期,由于神识强大,又修炼了阴阳双丹,实力比之前世更为强大,她现在出来,就是接替商白来镇守天机剑派。

    当然,她不会去清岚分院,那里有清浅在,不需要她过去,她也不敢过去。她要坐镇天机山,在商白去时光秘境的日子里行使掌教职权。

    商白回到天机山,将小黑也带了过去。

    虽然现在小黑已经被调教得很听话,但是他要是不在,谁知道她还会不会听话?要是惹出什么祸事来,那就麻烦大了。

    把她带回楚国,有锦瑟夫人管着,那就放心多了。真的要惹下什么祸来,有执掌碎星弓的夏筱雪在,必要时一箭可以将之击杀。

    这次商白去时光秘境,要求门派选出的人数是一万名。

    天机剑派通过楚荆两国的灭国之战储存下来的魂魄已经消耗了多半,按说拿不出这么多魂魄来传送上万人过去。不过商白不用担心这个,因为他可以用养仙幡将人带过去。

    十多年前他摄进养仙幡空间的飞禽走兽还有那个拦路抢劫的匪徒还活得好好的,这也是他敢带上万人进去的底气所在。

    这一次跟着他过去的,还有顾小萝。

    在养仙幡空间里,那个抢劫的匪徒已经度过了十几年的时间,这十几年的时间,让他从一个青壮年变成了中年,但是没能让他想明白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突然间出现在这里?

    这里有山川河流,有飞禽走兽,有花草树木,就是没有人类。

    哪怕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土匪,来到了这个地方,他也会变得很脆弱,很孤独,甚至很忧伤。

    十多个春秋过去,寂寞的他在这个空间发生了多场跨越物种的爱恋,但是这不能舒缓他的忧伤,反而让他更忧伤。

    十多年的孤独,让这个匪徒多愁善感得如同一个忧郁的诗人。

    “如果上天能给我送来一个美女,哪怕是马上就死,我也开心。”

    这一天,他正靠着一棵大树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祈祷,突然间一个胸大得夸张的漂亮女子从空中跌落下来。

    “这难道是上天的恩赐吗?”

    他望了望天空,一脸的感激。

    然后,猛地扑了过去。

    看到美女,孤独了十余年的诗人又秒变土匪。

    “死开!”

    那女子一拳打过去,一片严寒降下,“哗啦”一声,那匪徒变成了一堆碎冰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