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张皓从冰箱里拎出来一块牛肉就朝着后山去了;洛波这个家伙虽然是在混吃混喝,不过没有不要脸的跟过来。

    这么一想可能觉得洛波更不要脸了,都吃张皓的喝张皓的,居然也没有表现的亲近点,这是有点白眼狼的潜质啊!

    “洛波,我过来了,你出来!”

    一进山里张皓就在大喊大叫,他还不知道洛波到底是在哪里做的窝,它还是蛮狡猾的。只是知道它大致会出现的方位而已,进山就需要吼才行。

    树林后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洛波这个家伙出现了。

    洛波没有刚开始见到时皮包骨了,虽然没有变胖,不过相比起刚认识的时候‘富态’了一点;顶多就是偏瘦而已,也精神了不少。

    “牛肉给你留了点,过两天我去打猎,给你打点野味开开荤。你啊,专门吃牛肉肯定不行,我这两天想了好多,还是没有想到对你太好的饲料。”

    张皓在这边喋喋不休,洛波根本不理会张皓,它在大快朵颐。

    这是一种进步,以前洛波就算是吃张皓带来的肉还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现在就无所谓了,虽然只是建立了初步的信任,但是它已经接受了张皓就在它身边的状态。

    洛波吃完了肉,没有丝毫表示,直接转身钻进了灌木丛,转眼就消失。

    张皓暗骂一句‘白眼狼’,然后转身回家。

    将还在和悠悠玩游戏的汐汐直接抱回房间,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

    大清早就听到了汐汐哭,起床气、起床气;不过悠悠跑了过来,很快就将妹妹哄好了,两个小丫头又开开心心的玩游戏了。

    吃完早饭,张皓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家里就交给老妈和嫂子了,她们可以照顾好悠悠和汐汐。

    至于张皓呢,看到他出门,张建业和张磊立刻默契的跟了出来;不需要在意身后的白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出去玩了。

    神清气爽,这是男人们的休闲时刻:“我带你们去枪店玩,虽然枪不是特别多,但是比较主流的枪能找到。那边有教练,没事我们就打几枪。”

    张磊立刻说道:“CS里面警用枪是哪把?匪用的是那款?到时候我试试看B4,我也想要玩一把沙漠之鹰。”

    张皓汗了一把,解释着说道:“警用的应该是USP吧,我保险柜里不有两把枪嘛,一把是我的M1911,另一把就是USP。匪,不知道是不是格洛克18。沙漠之鹰就算了,听说后坐力大的吓人,一般人玩不转。CS里的枪就算了,有些不是真的。”

    知道游戏归游戏,不过还是有些期待的。

    M16是真的吧,M4A1肯定不会是假的,游戏里都是入手级的,应该不难玩吧。

    到了枪店,张建业和张磊都感觉到大开眼界;这枪店还真的是店,这一把把枪就这么明晃晃的挂在墙上、摆在柜子里。原来买枪可以和买白菜差不多啊,这也太吓人了吧!

    张皓没有什么不适应的,他在这里算是半个熟客,来过不少次起码混了个脸熟。

    张建业可能有点压力,虽然这几个月在苦学英语,只是还只是在初级交流、打招呼的阶段。张磊呢,虽然在国内时考了个英语四级,但是口语一般不说,最重要的是学英语好像也就是考试时用得上,毕业后更是从来都没有派上过用场,真的忘的差不多了。

    张皓是挺忙的,因为老爸和老哥都有点放不开,最重要的还是交流有点问题,所以他需要不断的救场、当翻译,肯定忙。

    都是玩枪的菜鸟,一开始还是不要考虑什么高难度、难入手,先过过瘾就好。

    真的会过瘾,张建业一上午打了五十发手枪子弹不说,SKS半自动步枪就成为了张建业的心头好;这就是84年阅兵劈枪礼的那一款,半自动步枪玩起来才带劲!

    张磊不是逮着一把枪就不放手,柯尔特M1911玩了一会儿,USP玩了几把,伯莱塔也不想放过。至于步枪,继续看着感兴趣的就来玩几把;M4A1、M16、M1伽兰德也都玩几把,这些枪都是觉得好玩,不过把瘾心里都不舒服。

    玩了一上午,要不是因为要回家吃饭,这肯定还要在枪店多待一会儿。

    在枪店玩的很爽、很舒服,一点都不觉得累,可是一上车,这问题就来了。

    “我一上午就在打步枪,一直枪托抵着肩膀,后坐力太大了一点。这枪好玩是好玩,就是真的要玩起来还是有点吃不消。不过这枪玩起来有意思,扣一下扳机是一枪,那枪托撞到肩膀上真带劲!”

    张皓看了眼老爸,然后开玩笑说道:“本来就是打算带你们来熟悉一下,又不是说以后不来了。我的枪就在家里呢,你想玩就和我说一声好了。”

    张磊也有点吐槽的说道:“老爸是认准了那款枪,那到底是SKS半自动步枪还是56式半自动步枪。老头以后有枪玩了,要不是他没绿卡还过不了枪证考试,我估计他肯定就想要买那把枪了。”

    张皓也笑了起来,自家老爸真的是看上了SKS半自动步枪,不是56式;56是仿制,SKS半自动步枪是正版。

    既然老爸喜欢这一款枪,再加上张皓本身对于这一把枪也挺有好感的,所以就花钱买了下来。虽然不能立刻拎回来,但是过几天自家的保险柜里就要多一把名枪了。

    在枪店是玩的很开心,虽然一回到家就被埋怨,但是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一个个的都很‘皮厚’,被批评的次数多了,所以很多的事情也就是不那么在意了,这也可以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吧。

    回到了家里,父子三个还是在聊着天,聊着枪的事情。

    张建业就在说了,“我肩膀有点吃不消,以后等枪回来了,我隔三差五稍微打几枪就好了。我们镇东头的小春知道吧,他以前当过兵;每年不都有退伍军人的挂历么,现在还有点补贴,他上过战场。运气好,那年打越南,他刚到前线就没打了。”

    张磊和张皓在点头,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多少听说过一些。

    哪怕那场战场在国内很多人都不知道了,不过张皓和张磊多少还是知道一些;打仗啊,镇里好像就是小春一个人上过战场,也算是小春吹嘘的一个本钱。

    张皓就在说了,“等你们练练枪,我到时候带你们去打猎。打靶虽然好玩,但是没打猎刺激。你们现在的枪法还不过关,我不敢带你们去打猎。练练,多练练。”

    刚说完,就立马挨了一个脑瓜崩儿,余秀没好气的骂道:“你一天到晚就是想着打猎、打猎,打了个大野猪还把你心给打野了。你老爸、老哥对打猎一点都不熟悉,你带他们上山多危险!”

    张皓辩解着说道:“又不是说马上带他们去打猎,不是说了要练习一下再带他们去打猎嘛。又不是想去打熊,打打兔子、野鸡就好。我真的要打兔子,牧场的兔子多,伤草根。”

    余秀更加美好气了,“我信你才有鬼,你说不准哪天就想带他们去打猎!你要是真的想把牧场弄好一点,你以后就不要打猎了,我看你骑马去牧场打兔子,把格雷格带着,你们两个都喜欢打猎。”

    这话不能聊了,越聊越有压力、越聊越被动。

    虽然是被老妈给吐槽了,但是张皓觉得自己还是‘执迷不悟’的比较好;真的要是听了老妈的意见,以后打猎就名不正言不顺了,不能听。

    去枪店玩了半天,三个大老爷们显得异常兴奋,这确实是新鲜的体验,这样的体验对于他们来说自然不介意多来几次。

    现在只是学学玩枪,等到什么时候熟悉了玩枪,在学习一些打猎的理论知识,一定要去打猎!

    男人嘛,对武器狂热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些时候没有表现出来,或许只是因为没有条件而已。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