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逼的艾迪真的没有想到老板去参加酒会仅仅只有两天的时间就有收获,他需要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往肯塔基州了。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俄勒冈州是在西海岸,可是肯塔基州是美国中东部的一个州;他需要穿过大半个美国,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艾迪就算是要吐槽,不过他也很清楚这是他的本职工作;千万不要以为在马场工作很简单,他只是在马场干着最简单的工作。

    如果有一匹赛马想要走上赛道,围绕这一匹赛马会有训练师、骑手,而艾迪其实只是养马人、保姆,他们会跟着赛马在美国不断的穿梭,在不断的赶往比赛的路上。

    张皓和克里斯蒂娜轻松的乘坐航班回到了牧场,到底是老板,根本不需要那么累。

    回到了家里,张皓笑着看着汐汐兴高采烈的在跳舞,小丫头抖手、扭屁股,跟着音乐开始摇摆。

    “汐汐,你有没有欺负洛波,洛波怎么好像不高兴了。”

    先前还在跳舞的汐汐一下子扑到了爸爸怀里,撒娇的小丫头信誓旦旦的说道,“没有,没有打架。”

    看到小丫头这个样子,张皓忽然间觉得有点怀疑;汐汐现在还小,小丫头还不知道说谎话的技巧。看看这个小丫头的样子,张皓很怀疑的问道。

    “真的没有打架吗?洛波以前还跟你玩,可是我看它现在看到你就跑。”

    汐汐嘟着小嘴,一下子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果然,很快小丫头就哭了起来。

    “我不喜欢萝卜了,萝卜打架,还打我。”

    这一下子张皓急了,洛波和白狮白虎隔三差五的打架很正常,这三个家伙就是互相看不顺眼的典型。哪怕它们现在都彼此熟悉了地方,绝大多数时候也能和谐相处;只是它们一直都不是很亲近,而且一点小事很有可能就打的不可开交。

    打架这件事情大家都能接受,只是一般来说只要有人在,立马就能被分开,哪怕只是小人儿汐汐跑过去。现在连汐汐都被洛波‘打’了,张皓就觉得紧张起来了。

    张皓虽然很想将洛波留在家里,但是他绝对不希望汐汐有危险。

    “妈,怎么回事,汐汐说洛波打她。”

    在厨房里忙着的余秀满不在乎的说道,“没打起来,洛波也没惹汐汐。洛波老实的很,就粘着你。昨天下午的时候洛波和白狮打起来了,汐汐跑过去帮忙,她拉偏架把洛波惹毛了。洛波小心眼,上午你们没回来的时候她在门口玩被洛波用头撞了下,汐汐摔了一跤。”

    这一下张皓是明白了,还真的是打架了,让人苦笑不得。

    汐汐拉偏架使得洛波小心眼记住了,结果被偷袭的汐汐摔了一跤,然后开始告状了。

    这一下真的挺好,这两个小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

    还真的有点哭笑不得,没有想到汐汐和洛波之间还有那么些有趣的小故事。现在看起来是很无语的情况,只是如果等到汐汐长大,肯定会是一个相当有趣的回忆。

    “妈,照片拍了没有,留个念想。”

    余秀立刻笑了起来,“洛波偷袭汐汐的时候没拍上,不过汐汐趴了的时候拍了下来。等下给你看看照片,好玩的很。汐汐在那哭,我一看洛波的样子就像是在偷笑。它就站在汐汐边上,看着汐汐那个嘴巴龇的都成了花。”

    这一下张皓来劲了,克里斯蒂娜听到了之后也充满了期待。

    拿过老妈的手机,翻出来照片;一看,张皓和克里斯蒂娜都笑开了花。

    一组连拍,有汐汐趴在地上的,洛波得意洋洋的样子;还有汐汐恼羞成怒追着洛波的样子,有洛波一边逃跑一边回头得意的回望着汐汐的时刻。

    “对了,还有视频,你们看看。”

    张皓和克里斯蒂娜本来就感觉到相当有趣、好玩,照片本身就已经很精彩了,可是如果有视频肯定会更开心。

    “萝卜,我不喜欢你了。”

    刚打开视频,就听到了汐汐的哭腔;虽然画面有点抖,不过还是准确的拍到了汐汐和罪魁祸首洛波。

    甩开小短腿的汐汐卖力的在追着洛波,一边哭一边追杀着洛波;可是得瑟的洛波真的让人无语,它本身是跑的很快,可是它故意放慢脚步,甚至还围着恼羞成怒的汐汐身边转。

    不得不说,洛波这个家伙真的要是想要惹人讨厌、生气,它肯定相当拿手。

    克里斯蒂娜看着视频都笑开了花,“皓,给我拷贝一份这个视频,我想要这个视频。我可以保证,汐汐会很开心,虽然她现在看起来相当愤怒。不过我可以保证,汐汐会有一个所有孩子们都羡慕的童年。我可以保证,我现在就很羡慕她,这可是我小时候想都不敢想的待遇,太疯狂、太有趣了!”

    张皓也笑了起来,这确实是很有意思的一幕,他也很认同汐汐说的这些。

    “当然,我小时候就是在农村长大,虽然有些时候我们可能没有城里的孩子享受到的条件,但是我们有着很多城市里孩子不曾有过的有趣游戏。不过我可以保证,没有别的孩子会和汐汐一样,她可以和狼这样亲密的玩游戏。别忘了,她和一群松鼠还有矛盾。”

    克里斯蒂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件事情她真的知道。

    汐汐刚来牧场的时候就和一群松鼠闹了不少矛盾,她也看到过汐汐抱着脑袋在家门口乱跑的时刻,那就是被一群松鼠扔松果时才会发生的故事。

    这么一想,汐汐的童年还真的很有意思。

    虽然有些人家也养了狗,说不定也会比白狮白虎更聪明,有些小孩也可以骑着小矮马乱跑。不过可以肯定,被松鼠结队报复的孩子没几个,尤其还是被堵着门这样的状况。

    至于抱着不耐烦的狼脖子强行撒娇、被狼偷袭摔了个狗啃泥,这样的机会对别的孩子来说就真的几乎就是没有。

    虽然汐汐被洛波偷袭吃了一个小亏,不过张皓还是很开心的;不是因为张皓坑女儿,也不是因为汐汐这样可爱的样子将人逗的开怀大笑。

    最主要的还是张皓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了洛波和汐汐关系越来越融洽了,虽然汐汐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在努力的和洛波拉近关系,不过进展比较一般。

    现在就不需要担心这些了,别看洛波还是只黏着张皓,可是它已经渐渐的接受了张皓的家人。只不过这个小家伙一直孤单惯了,有些时候还是不知道怎么样去表达自己的亲近。

    这绝对是好事情,张皓一直都希望洛波能够在牧场生活的更愉快,也希望它能够和家里人相处的更愉快。

    哪怕洛波是表现的有点小心眼在报复汐汐,不过它已经表现出来和汐汐亲近一些的迹象了,这肯定是好事情。

    开心的张皓打算带着汐汐报仇,他也希望洛波能够在这样的一些小游戏中和家里人更加亲近。

    “汐汐,你要爸爸抱你去抓洛波还是你自己骑马呢?我们把洛波抓回来,它是小坏蛋,我们打它屁股。”

    汐汐立刻大呼小叫起来,这个越来越疯的小丫头先前还在抹眼泪呢,但是现在立马从爸爸怀里钻了出来,屁颠屁颠的跑去马厩找小胖子了。

    张皓看了一眼克里斯蒂娜,笑着说道,“我们也去和汐汐一起抓洛波,这是一个不错的迹象,它愿意和我们亲近了。”

    克里斯蒂娜对于张皓的提议相当感兴趣,兴致勃勃的跟着出来了。

    洛波这个家伙懒洋洋的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这个小家伙现在舒坦着呢;衣食无忧不说,也根本不需要担心安全的问题。

    忽然间感觉到了不对劲,到底是狼啊,对危险还是有些敏锐的感知;也是汐汐这个小丫头不懂事,张皓和克里斯蒂娜只是笑着站在门口,可是刚刚从马厩里牵出来小矮马的汐汐来劲了。

    “萝卜,我们打架!”

    懒洋洋的看了一眼汐汐,隔的还远呢,暂时威胁不到它;等到那个小丫头杀到身边,洛波可以保证自己立马就站起来一溜烟就能跑掉。

    本来是不担心的,汐汐这个小家伙不足为虑;可是忽然间老神在在躺在草地上的洛波感觉到了不对劲,怎么又开到了两个人冲了过来。

    不对,最信赖的主人也跑了过来。

    支棱着耳朵的洛波愣住了,接下来立刻站了起来;拔腿就跑,再不跑就要被抓住了。

    虽然是落荒而逃,不过好在洛波这个家伙还比较争气,没有夹着尾巴逃跑;一边跑一边回头嚎叫,真的打了小的还来老的?!

    还真的是这样,洛波小心眼知道要报复汐汐;但是对张皓来说,敢欺负他的女儿那还了得!

    “萝卜,不准跑!”

    奶声奶气骑着小马的汐汐最开心,骑着马去抓洛波,她要报仇了;可是萝卜跑得快,爸爸和蒂娜阿姨跑的慢,抓不到洛波啊。

    就在这嬉闹着,虽然游戏很简单,不过很开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