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皓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克里斯蒂娜也醒了,甚至醒过来可能有段时间了;不过她没有叫醒张皓,而是不断的在打量着她的手,或者说是无名指上的戒指。

    “亲爱的,你的手真漂亮,我可以保证。”张皓翻了个身,大爪子不老实的搭在克里斯蒂娜的胸口,“你是什么时候醒的,为什么没叫醒我?”

    “我一直都很清楚,我的手很漂亮,不过我觉得当我戴上了这枚戒指的时候更加漂亮了。亲爱的,你做的不错。看起来你做了不少准备,知道我的指围。”心情很好的克里斯蒂娜还是在看着她的手,看着戒指,对于张皓的安禄山之爪丝毫不在意。

    “哈哈,你知道就好,我是趁你睡觉的时候偷偷量的,所以它才会那么契合。”

    张皓很得意,开心的在和克里斯蒂娜说着自己的一些求婚计划;克里斯蒂娜自然也兴致勃勃的,因为她也很想知道这个过程,她知道自己在这段时间里被瞒的很紧,她错过了很多的好故事。

    两个人就赖在床上,甜甜蜜蜜的聊着天,求婚了,两个人的身份现在也有了一些改变;不再只是单纯的男女朋友了,现在是未婚夫妻了,这可是更近一步了。

    有点奇怪,两个人就这么赖在房间里,也没有人来催、来叫;要是以往,汐汐这个小丫头早就应该出现了,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看到小丫头出现。

    好在两个人就聊了一会儿,没有打算在房间里待上一天;说到底两个人都很清楚,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呢,所以根本没必要就这么一直赖在厨房。

    两个人出来洗漱,有点奇怪了,没看到汐汐这个闹腾的小丫头存在。

    “妈,汐汐呢,怎么没看到她?”

    余秀指了指门外,说道,“还不是在外面玩嘛,她一天到晚就是这么点事情,一大早的就出去玩了。”

    张皓洗漱结束后到门外一看,顿时乐了;他觉得汐汐可能有强迫症,真的很有可能。

    小丫头是在骑马,骑着她的宝贝坐骑小矮马;这也就算了,花花老老实实的站在小矮马的脑门上,身后跟着洛波、白狮、白虎以及大脸猫。关键还是这些小家伙亦步亦趋的跟着汐汐,还要排成一条直线。

    这就是汐汐的要求,小丫头厉害着呢;平时就是这样,平时瞎胡闹是一回事,瞎胡闹的时候就是这样。

    网球要排好、飞盘也叠整齐,白狮白虎它们都是要排队的,汐汐在这一点是盯得很紧的,这些小家伙在汐汐的教育下已经养成了这些良好的习惯了。

    别看汐汐整天就是在瞎疯,在地上打滚、捡石头之类的事情也不少,可是小丫头在奶奶和妈妈的教育下已经养成了不少好习惯。总的来说还是爱干净、整齐的,还是一个可爱的小丫头,还是一个有些小淑女的气质,虽然比较少。

    “汐汐,回来吃饭了。”张皓喊了一声,确实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快点,爸爸带你去洗手,奶奶做了玉米粥,你最喜欢了。”

    “好,我最喜欢玉米了。”

    汐汐立刻从马背上蹦了下来,小矮马就任由它自己在门口遛腿、晒太阳;至于洛波它们,早就蹿回来了家里,它们也要吃饭了,虽然和汐汐一起玩游戏肯定很有意思,只是它们对于要列队散步这个游戏没有多少新鲜感。

    开心的小丫头很开心的去洗手了,玉米是汐汐的最爱了;不管是烤玉米、蒸玉米都喜欢,玉米粥、玉米饼之类的,小丫头也很喜欢。

    克里斯蒂娜很开心,她的心情相当好;本来就是心情好,因为张皓现在求婚了,自然更加开心不过了。对于她来说,现在的生活就是充满着美好,现在的生活让她更加期待了。

    吃完了早餐,克里斯蒂娜开开心心的去上班了;她要去炫耀她的幸福,因为她接受了张皓的求婚,因为她要让事务所的同事们知道张皓的一些求婚细节,昨天在事务所里张皓所做的一些事情就是求婚的一部分。

    汐汐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张皓的大腿,很期待的看着爸爸说道,“爸爸,我们吃一个冰淇淋,大杯的冰淇淋。”

    张皓笑着摸了摸汐汐的小脑袋,摇了摇头,“不是现在,要等一下。现在太早了,我们吃午饭之前再吃冰淇淋。你先去玩游戏,早上有没有给小松鼠喂东西吃啊,它们要过冬天了,它们要存很多很多的食物才行。”

    小丫头立刻跑走了,跑去找奶奶要她的小布袋,她要去给小松鼠们准备食物了。

    汐汐很忙,她要做的事情不少;对张皓来说现在就是去刷刷马了,他要做一些自己需要做的工作,他要成为一个出色的牧场主,必须要承担起来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尤其是现在马场的发展到了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刻,张皓还是充满期待的。

    “霸王的这个孩子怎么没那么聪明?霸王太有灵性了,但是它的这个孩子很一般。我还以为小霸王长大一点就能聪明点,哪晓得连霸王的一半都没有。还给它起了个好名字,还真的就是小霸王,跟霸王没法比。”

    张建业在吐槽,看着霸王充满着羡慕嫉妒;因为这是一匹很聪明的马,越来越懂马自然也就越来越喜欢那些聪明有灵性的家伙。

    “有霸王一般聪明就算是很了不起了,霸王聪明的厉害。不能指望霸王的基因好它的后代也就聪明的不像话,你就知足吧,起码比以前的那些马要好。”张皓笑着拍了拍霸王的脖子,充满着自信,“霸王最棒了,它是一匹无比聪明的马,最棒!”

    霸王傲娇的打了一个响鼻,亲昵的用大脑袋蹭了蹭张皓;这一幕自然也使得张建业更加羡慕嫉妒恨了,哪怕霸王的孩子比起一般的马要聪明点,不过货比货得扔啊!

    有着霸王这样一匹聪明的马整天在眼皮子底下晃悠,想要再看上其他的马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霸王实在是太聪明了。

    “对了,这段时间有一匹小马要出世吧,它有没有可能聪明一点?”张建业还是很关心牧场的发展,他知道张皓现在挺缺钱,“小霸王都没得到最好的基因,我担心你的那两匹阿拉伯马也不见得就有聪明的孩子。”

    “没多大影响,它们其实挺聪明的,和小霸王差不多。”张皓还是很有信心的,他充满自信的说道,“小霸王是被耽误了,如果给霸王找一匹聪明的母马,那么它们的孩子肯定会更加聪明。那两匹阿拉伯马不一样,我专门找的好种-马,不会被耽误的太多。”

    “那你觉得能像霸王一样吗?要是真的有霸王聪明,那就不要给卖掉了,留给我。你是蛮缺钱的,但是也不差那一点吧。”张建业眼睛里开始冒精光了,充满期待,“小霸王是挺好,不过我觉得还是给我留一匹更好的马给我就好了。”

    “阿拉伯马,比较聪明、卖相也好,这一匹马怎么着也得二三十万美元,你舍得拿去当牧用马?”张皓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他知道自家老爸还没有奢侈到那程度,“你要是真的想要,我给你留着,但是不敢保证有霸王聪明,能有小霸王聪明就了不起了。”

    “那就算了,除非是到霸王这程度,要不然我看不上。”张建业眼界高了,很高,“对了,你说要是霸王的血统比较纯,或者是养出来了一匹霸王那样的阿拉伯马,得多少钱能买下来?”

    张皓想了想,说道,“大概不比那些上赛道的马差,霸王是不适合上赛道冲刺。但是要说马术比赛,它肯定是最厉害的,执行力超强。几百万的身价那是往便宜的地方说,这样的马是真二八经的可遇而不可求。”

    确实,霸王这样的马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所以还是羡慕嫉妒恨吧,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霸王的认可,这需要机遇,当然更需要能力。

    霸王的心情很棒,它开心的打着响鼻发足狂奔;直奔马场,它要去欺负超级剑客,已经有几天没有和超级剑客赛跑了,已经没有好好的虐一下那个小家伙了,这使得霸王稍微的有点郁闷,它得找点有趣的事情做做,它得让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

    看着霸王这么一副好斗的样子,张皓笑了起来;霸王要吃瘪了,这个家伙还真的以为超级剑客这段时间没进步啊,还真的以为超级霸王那么好欺负啊!

    如果真的只是在短道冲刺,霸王绝对不是超级剑客的对手,张皓可以肯定这一点!

    谁让这段时间超级剑客的进步比较明显呢,谁让最近这段时间超级剑客就要开始爆发了;张皓可没少努力,因为育马者杯就快要到了,张皓还指望超级剑客一炮而红,拿到一些奖金不说,还能将身价提高,张皓可等不及了,他很缺钱!

    霸王的话,让它受点打击吧,免得它还真以为所有的马都不是它的对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