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牧场后面就是山,有一点比较好,自然就是进山方便;这里虽然不是什么原始森林之类的,不过也差不到哪去,好歹也算是国家森林公园,还是有那么一点野生动物资源的。

    张皓带着洛波进山了,扛着猎枪、带着一些打猎的工具;他现在的角色很多很复杂,主要的一个是接受考核的‘驯兽师’,还有向导啊、安全员之类的。

    还真的就是张皓能做好,这一群进山的人‘素质’很一般,是相对来说脑力发达但是身体比较虚的。现在自然就指望张皓这个身强体壮的了,而且据说还是经常进山打猎的猎人。

    没办法,谁让张皓牛都吹出去了;他说牧场后面的这片山是经常进来的,野营啊、打猎啊,这是经常过来的,就差说进这样的深山老林简直就是他的家了。

    洛波很高兴的在前面瞎跑,虽然对于这一次进山有很多人感觉到有点意外,但是一点都不在意,它现在就是在瞎疯。

    花花也很开心,它扑腾着肉翅膀慢悠悠的飞着,不慌不忙;本来是不打算带着它的,但是谁能管得住这个长着翅膀的鹦鹉啊。不带它都不行,因为这个家伙会扑腾着慢悠悠的追上来,这是块超级牛皮糖,甩都甩不掉的。

    肖恩教授看着洛波欢快的在前面跑,记录之类的事情有他的助手们做就好,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和张皓聊天。

    “皓,它看起来毫无戒心。真实的自然环境中,它需要考虑到丛林当中潜藏的威胁。灰狼确实是自然环境中很强大的捕猎者,但是我们不可否认在这里有很多的动物会威胁到它。”

    张皓当然知道这些,因为洛波确实是看起来没有戒心,“我知道这些,但是我不是很在意。我们只是让它简单的来接受一些考验,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让它回归自然。”

    肖恩教授早就知道张皓会这么说,按照他的想法,自然就是想要让洛波回归自然;但是他也知道,张皓根本不可能让洛波回归山林,所以他也就不打算强求了,因为他知道张皓是很有主见的,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

    虽然不指望洛波重归山林,但是肖恩还是有很多的话要说,“皓,我们都知道洛波很聪明,我们都知道你很了解洛波。不过皓,你应该知道灰狼的野化训练很难,这很复杂。”

    张皓当然也知道这些,确实灰狼的野化训练真的很艰难。

    肖恩教授打算用自己的专业来说服张皓,他解释着说道,“皓,你应该知道,我们不只是要教它们学会捕猎。最重要的,它们应该学习生活。尤其是灰狼,这面临着更复杂的一些情况,是我们必须要考虑到的,有些时候是你想得太简单了。”

    张皓一愣,怎么就简单了,“教授,你可以和我说一说吗?”

    肖恩教授解释着说道,“我们都知道狼是群居的,除非是被赶离狼群这样的情况发生。很多的狼群都是以核心家庭的形式组成,当然也有一些狼群的组成形式会复杂一些。但是我们都清楚,狼群有着很明确的阶级、分工。有一只领头的雄狼,所有的雄狼常被依次分工。你呢,难道认为洛波会习惯生活在狼群当中,或者说它懂这些?”

    张皓当然知道这些,肯定知道;狼群确实是有着明确的分工,头狼自然是老大、是独裁者、是核心,其实母狼当中也有这样的一个‘特权人物’。

    捕到猎物,核心级别的狼必须先吃,然后再按社群等级依次排列。而且它可以享有所有的雌狼。至于捕猎,狼群捕猎也有明确的分工,它们会分成几个梯队、轮流作战保存体力。

    张皓想了想,说道,“我不认为洛波会习惯屈服在在其他的狼之下,它很喜欢自由。我不认为它会对其他的狼露出肚皮,更不会将尾巴夹在两腿之间。”

    这绝对是实话,洛波的尾巴其实不是很灵活,它不会像白狮白虎那样疯狂的摇尾巴。但是这个家伙从来都不会像一些狼群当中地位比较低的那些狼那样,对强者露出肚皮表示屈服,更不会将尾巴夹在两腿之间明确自己的地位......

    必须要承认,洛波确实不适合生活在狼群当中;如果它重归山林,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狼群愿意接纳它。但是,洛波肯定不习惯那些,起码吃饭这样的事情对洛波来说肯定不习惯,它可没有看着别的狼吃饭但是自己没有饭吃的习惯。

    张皓想了想,开口说道,“我认为你想复杂了,我确实知道在狼群的文化当中有着阶级性,我当然也知道一只回归山林的灰狼需要学会融入狼群,这样它们才能生存下去。但是,它们现在只是没有这样的条件,而一些本能就在它们的基因里,不需要在意这些。”

    肖恩教授开始和张皓抬杠了,或许这也不是抬杠,这是彻彻底底的学术交流,因为这不是开玩笑,因为张皓的一些观点在肖恩教授看来就是彻底错误的,是必须要改正的。

    “皓,你这样的观点是不对的。我们都知道当一只狼长时间和人类接触的实话,它会学会适应人类的生存规则。我不认为那些本能、基因有效果,因为它们失去了学习的机会,它们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些。”

    张皓就不这么认同了,他坚持着说道,“根本不是这样,我们都知道如果一只狼长时间的生存在人类的世界当中,它们确实会忘掉一些狼的本能。但是先生,我们不能忘掉那些基因,只需要一些引导,它们会找到它们的本能,我们不能小看它们的适应和学习能力。”

    两个人一路上都是在不断的抬杠、争论,一个坚持认为需要让灰狼跟随它们的族群学习,另一个认为那些灰狼的本能存在,只需要引导正确就足够。

    谁也说服不了谁,现在就坚持抬杠、坚持争论好了,两个人各不相让,他们坚持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那么现在,就用事实说话好了,继续坚持自己的认知好了。

    肖恩教授是接受过专业的教育、有着足够的观察,所以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知识。而张皓呢,他相信自己得到的传承,所以他不认为自己的观点是错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动物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没有一个标准的正确答案;这不是1+1=2这样一个标准的答案,因为这里面有着很多的不同寻常的地方,有着很多可以操作的空间,自然也就有很多的争论了,很正常。

    带着这一群‘老弱病残’上山,其实是很影响速度的,起码对张皓来说是这样。要是他进山打猎的话,一个小时的时间足以使得张皓进入比较深的山林了。

    但是现在,还只是在山林的边缘打转;不只是因为那些人的速度比较慢,也是因为这些人还要观察洛波。他们是来考核张皓的实力不假,但是也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想要近距离的观察洛波,这是一只相当独特、聪明的狼。

    就算以前是有机会观察洛波,但是也只是在牧场里;而这一次是进山了,这就是不一样的感觉了,这就是难得的一个机会,必须要抓住机会好好的观察洛波的表现。

    肖恩教授虽然和张皓抬了不少杠,不过还是有很多的话想要和张皓聊一聊,当然基本上就是关于洛波。

    “洛波现在已经快要三岁了,如果在野外基本上属于即将成年的灰狼了。它看起来很强壮、很健康,你将它照顾的很不错。所以,皓,它现在的饮食结构有没有一些改变。我们都知道,灰狼的饮食结构很复杂,它们会捕猎鹿、甚至野猪,但是他们也吃鱼甚至一些植物。”

    这很正常,有些狼在饿极了的情况下确实会吃一些果子。

    张皓想了想,说道,“应该没有什么改变,基本上是什么都吃。但是它的情况比较复杂,它挑食。喜欢嫩牛排,不吃鸡胸,新鲜的鳟鱼也很喜欢。”

    肖恩张了张嘴,挑食的狼真的很少见;也没办法,谁让洛波是生存在牧场呢,还是一个有钱的牧场主。所以洛波基本上不会出现饿肚子的情况,挑食也很正常。

    旁边的一个研究员忽然间问道,“它们也有着惊人的耐饥饿能力,最长时间甚至可以半个月不吃食物。那么洛波呢,它呢?”

    这个不需要张皓说了,肖恩教授以前就看过洛波,虽然此前有些不愉快,但是他确实观察过洛波一段时间,所以也很有发言权。

    “哇哦,洛波的耐饥饿能力肯定很差,它一天三餐一顿都不会少,偶尔还会有些零食。所以你们看到了,它很强壮。”

    那个研究员有点感叹了,“哇哦,那可真夸张。它们的食量很大,一次可以吃掉十几公斤的食物。”

    张皓直摆手,说道,“那是极端饥饿的情况下,如果每天都让它们吃的饱饱的,那就不会存在这样的情况发生。不过它的食量确实很大,每天差不多能够吃掉十磅肉。

    还能怎么说呢,只能说张皓有钱;每天十磅牛肉,再想想看洛波的挑食,那肯定不便宜了。

    也难怪,那个家伙看起来胖乎乎、圆滚滚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