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汐很开心的在吃着早餐,小丫头虽然还是不太想要主动去学校,只是也没有反对;虽然嘟着小嘴有点不开心,不过还是背着小书包跟着克里斯蒂娜出发了。

    小狼很委屈的瘪着嘴巴,眼看着就要哭了;妈妈没有带着小狼一起出去玩,姐姐亲了一下他之后就跑走了。小狼可怜兮兮的伸出来小手,结果只是奶奶抱着他。

    张皓不需要管那么多了,他现在是牛皮糖一样的黏着洛波呢;难得的比较早就起来,起来之后什么事情都没做,基本上就是要让洛波处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因为张皓担心洛波这个家伙忽然间跑走,这些天洛波也确实没有少做这些的事情。

    洛波有点无奈的吃完了早餐,现在就是着急的在客厅路乱窜;可惜啊,它现在遇到了一块超级牛皮糖,这是根本甩不开的牛皮糖!

    得意洋洋的张皓背着猎枪就站在洛波的旁边,要不是张皓一直都没有给洛波它们套上狗绳的习惯,相信现在洛波肯定被套上狗绳了。

    洛波走到哪里,张皓就跟到哪里;张皓要去书房拿枪,哪怕洛波是在抗议、挣扎,但是张皓还是强硬的将洛波给推到了书房,甚至怕洛波开溜还将书房的门关起来……

    “走啊,我跟你一块进山。我跟你一块出去玩,走啊!”看着洛波趴在地毯上用脑袋在拱着小狼,张皓催促着说道,“这几天你不是在家里待不住嘛,我们走啊!”

    小狼奶声奶气的笑着,他可以坐的比较稳;不过洛波用脑袋拱一下,他就摇摇晃晃一下。不过很开心,小家伙现在开心的抱着洛波的脑袋在笑。

    余秀有些好笑,看着张皓说道,“洛波是真的长大了,和你跟你老大一个样。你们初中、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我问你们一些事情你们不说,一点都不像小时候什么都告诉我们。”

    老妈这么一说,张皓觉得还真像,“青春期都是这样,有点小叛逆。没想到啊,我家洛波现在还有青春期,现在还在想着玩保密的那一套!”

    感觉到更加好笑了,也不管小狼的抗议,张皓抱着洛波的脖子将将它往外推;张皓打算做一个不尊重孩子隐私的家长了,他现在必须要搞清楚洛波这个家伙这段时间神秘兮兮的原因,他现在就是要知道洛波这个家伙最近这段时间到底是在闹什么幺蛾子。

    想想看就心塞啊,洛波小时候是多粘张皓啊,它和张皓一直都是亲密无间的;但是现在呢,垂头丧气的趴在门口根本不动弹,看起来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要让最亲近的老大知道它的秘密。

    很无奈的洛波用稍显肉感的身子推着张皓,看样子还是不想带老大一块上山;不过很明显,张皓是丝毫不会退缩的,想都不用多想。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张皓想要知道洛波到底在干什么,他知道洛波这些天偶尔会捕猎,但是没有和珍妮丝一起。他也去山里找过洛波,可是根本没有发现洛波的踪迹。

    发动过花花和大脸猫它们去帮忙跟踪,可惜洛波这个家伙避开了它的好朋友们,它还是在玩它的那一套,反正就是不让人知道它的行踪,反正就是在保留着它的小秘密。

    洛波总算是没有继续装死了,它算是看出来了,老大这是铁了心的要跟着它了,这是彻底甩不开老大了。所以能怎么办,当然只能老老实实的带着老大了,现在也不要去想着保留着它的那些小秘密了,因为根本不现实,因为这是一个不要脸的老大。

    霸道的张皓小跑着跟着洛波,这还真的是有了发现。

    要是去找珍妮丝,张皓得骑着马跑一段路,熊巢是在牧场的东边;但是洛波现在直接是朝着屋子后面的山林跑去,这是直接进山了。

    大脸猫和花花它们想要跟着,被张皓给拒绝了,将它们赶回家;他想要知道洛波的秘密,那是因为关心洛波。如果花花和大脸猫去了,张皓很担心它们很有可能会破坏洛波的生活,这些家伙千万不能小看,这些小家伙的破坏力是相当强大的。

    张皓看得出来,洛波是有点小情绪;只是张皓也只能苦笑起来了,虽然洛波有点小情绪,张皓知道自己这么做看起来也是不地道。

    但是他真的关心洛波,也是因为洛波其实是很单纯的,他担心洛波在野外不适应,担心洛波的安全。所以,只能这么强势、霸道了。

    小跑着的洛波在前面带路,闷闷不乐;生闷气的洛波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是在发泄着它的小情绪。

    张皓有些好笑,洛波实在是太聪明了,有些时候张皓甚至都不只是将洛波当做一只狼,因为洛波这个小家伙的表现让人很难将它当作狼,这是一个聪明的不像话的灰狼!

    慢慢的,洛波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开始偶尔的停下来,甚至会回头看看。

    张皓笑了起来,很得意的对洛波说道,“我就知道你还是晓得心疼我,你也知道我是关心你。我不干涉你太多,但是洛波啊,你还太小了,你也没多少野外生存的经验,我不得不多关心一些你。你这段时间,真的有点反常。不只是我担心你,家里人都担心你。”

    看到老大跟了上来,洛波又开始小跑起来了。

    见洛波没有太生气了,张皓就来了精神,和唐僧似的唠叨起来了,“你自己想想看,你现在一天到晚不待家里,出来玩也是形单影只的,我们能不担心吗!再说了,你还捕猎;捕猎从来都不是轻巧活,你要是和大脸猫、珍妮丝一起我还放心一点,你一个的话我就不放心了。在野外捕猎,不知道多少猛兽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洛波走走停停,它就这么快速的在山林里穿梭;张皓本身的身体素质不错,他一直都在坚持锻炼身体,再加上对于走山路比较熟悉,所以问题不大。

    洛波当然不会累,因为它只是在小跑,而且还会停下来歇一歇、等一等,自然也更加不需要担心了。说到底,洛波在山里林穿梭根本不会累,哪怕这个家伙吃的好、喝的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它骨子里就是一只狼。

    张皓的压力谈不上大,因为洛波还是会心疼他,还是会偶尔停下来稍微的等一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张皓自然是能够跟上洛波的脚步了,哪怕偶尔那些灌木丛会使得张皓比较头疼。

    就这么在丛林中艰难跋涉了超过半个小时,张皓计算了一下距离;还真的不差了,洛波这家伙现在每天都要跑进山起码十公里的距离,它现在的地盘离家还真的是有点远了。

    “嗷呜!”

    洛波忽然间坐了下来,仰着脖子开始长啸起来。

    张皓稍微的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感觉到了有些意外,乃至是有那么点小慌乱。

    “嗷呜!”

    “嗷呜!”

    似乎是作为回应,两声狼嚎响了起来;相比起洛波的嚎叫,这两只狼的嚎叫气势不是很足,不够洪亮。但是可以肯定,这两只狼基本是成年了,它们在野外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总算是知道了洛波这些天一个劲的往山里跑个什么劲了,这家伙就是遇到了同类;先不管是交朋友还是来打架、抢地盘之类的,总之就是洛波这个家伙开心了,遇到了同类了。

    哪怕它整天和白狮白虎从小就混在一起,一起玩耍、一起成长,不过它是狼、白狮白虎是狗,还是有着那么一些小小的不一样。而现在遇到了同类,洛波当然开心了。

    张皓一点都不担心洛波是和那两只狼在打架、抢地盘之类的,因为这些天洛波一直都没有受伤、打架的迹象;洛波应该是和这两只狼成为了朋友,它们现在应该是初步的组建了一个小狼群了。

    只是张皓现在感觉到了有点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只狼会离开狼群;或许是它们长大了独立出狼群了,也可能是原本的狼群被击败了,它们为了逃命躲到了这里......这些都很正常,是大自然法则。

    现在不是猜测这两只狼会到这里来的原因的时候,现在是需要仔细的考虑好来面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状况。

    虽然洛波和它们比较熟悉,不过张皓很清楚;在野外生存的灰狼对于人类是很警惕的,它们说不定会主动发起攻击。

    安全的事情张皓不担心,他手里有枪。但是张皓可不想伤害洛波的伙伴啊,张皓可不想洛波开开心心的找到了新同伴后会沮丧的发现这些新同伴被赶走乃至杀死。

    现在也有那么点小后悔了,非要跟着洛波一起进山;这一下还真的是好奇心害死猫,现在还真的是遭遇到了进退维谷的状况了。

    不过张皓也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思考一个万全之策,他现在只能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了,他现在只能随机应变了;因为他听到了一些动静,他知道那两只灰狼即将出现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