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汐汐带着白狮白虎它们在门口瞎跑,阿德里安不确定的问道,“老兄,你觉得汐汐停课是一种惩罚吗?我看不是,我觉得她更喜欢停课的生活,她可以在家里疯狂的玩耍,我可以保证,她现在肯定不想去学校了,我保证!”

    张皓乐了,搭着小舅子的肩膀说道,“老弟,这就是对她犯错的一些惩罚,她现在要做很多的家务活,虽然以前她就会做些事情了,但是现在承担了更多。要帮我们扫地,要整理房间,而且还要照顾她的那些小伙伴们,我可以肯定这些事情很多。”

    阿德里安耸了耸肩膀不认同的说道,“我知道汐汐很爱干净,对于打扫卫生她一点都不会抵触,如果是小狼我认为这会是对他的折磨。我可以肯定,小狼以后肯定会将他的卧室弄的乱糟糟。我的上帝,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可是我已经在他身上看到了未来。和我一样,和我的一些朋友们一样!”

    好吧,阿德里安还真的是很有发言权的,因为这小子的卧室就是乱七八糟的。

    看到张皓不说话,阿德里安更有话要说了,“我觉得汐汐肯定不想要去学校,在牧场她会玩的很开心。如果是我,我也想要被停课。”

    张皓很果断很坚决,因为阿德里安说的是错误的,“老弟,你不会想被停课,因为被停课了你只能在牧场待着,你不能去和朋友们或者同学们一起玩游戏。当然,你也看到了,每天晚餐结束后她都只能回到卧室,这可不是一个好事情。”

    好吧,这确实是对于阿德里安来说一个不小的冲击;这也确实是对于停课的坏孩子们最大的折磨,不能肆无忌惮的玩游戏,这还真的有点受不了。

    小狼蹦蹦跳跳的跑走了,身后跟着圆滚滚的两只熊猫;阿德里安现在已经对天天和禄禄不感兴趣了,对于阿德里安来说,天天和禄禄就是他套近乎的一个工具,现在已经可以充分的过河拆桥了,那两个家伙的吸引力对于阿德里安来说也是直线下降了。

    汐汐现在确实是被停课了,她整天在家里也是在瞎疯,乍一看根本不像是被停课的样子。

    可是实际上还真的有着一些小小的不一样,比如说小丫头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出去玩或者逛街了,每天不是拿着拖把或者就是扫把、吸尘器的跟着奶奶和妈妈到处打扫卫生。

    相信汐汐现在还是长记性的,虽然张皓和克里斯蒂娜也都很清楚,小孩子一般情况下总是会不断的犯错。但是慢慢的改正吧,张皓也不指望汐汐一下子就变得懂道理明是非,慢慢的学习和成长,张皓还是相当有耐心的,克里斯蒂娜也是有耐心教育好孩子们的。

    克里斯蒂娜端着一杯咖啡走了出来,问道,“阿德,你什么时候回去?”

    阿德里安很无语,很伤心,“我的姐姐,我只是想要来过个周末,但是你已经开始在催促我回去了。拜托,我才刚来一天而已。我还不想回去,我还要去钓鱼!”

    克里斯蒂娜根本不相信,要说阿德里安去开游艇她是相信的,但是要说钓鱼的话,那绝对不是阿德里安的兴趣爱好,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看到姐姐一副不信任的样子,阿德里安现在是感觉到了更大的压力,相当大的压力。

    在他小时候,姐姐还是很愿意相信他的;但是随着他慢慢长大,阿德里安发现他的两个姐姐对他越来越不信任,甚至是什么嫌弃之类的感觉了,现在完全不是将他当作老幺了,不再是当作要照顾的弟弟了,是完全当作了讨人厌的坏小子了,处处提防的感觉了!

    小狼跑了过来,证明了阿德里安真的不值得信任,“舅舅,打球!”

    阿德里安蹲了下来,安抚着外甥,“小狼,等一下才行,舅舅待会儿带去你打球。”

    小狼生气了,噘着小嘴跺着脚,“舅舅骗我,又等啊?!”

    看到姐姐和姐夫怀疑的目光,阿德里安压力山大;他现在不是在想怎么弥补,不是在想怎么样去哄好小外甥,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和姐姐、姐夫解释清楚才行,要不然压力真的很大,因为姐夫算是他的一个赞助商、狗头军师,得哄好才行啊!

    看着阿德里安慌忙的解释,张皓和克里斯蒂娜还是保持着不信任;倒不是说什么不高兴之类的,因为他们也都是这个年龄过来的,知道很多的毛头小子、半大丫头对小屁孩真的不见得就是有多少耐心,哪怕是一些哥哥姐姐,有些时候也会嫌弃弟弟妹妹。

    确实,熊孩子们实在是太难缠了一些,这些磨人的小妖精真的很让人头疼。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真正爱孩子们的也就是父母长辈了,哪怕是孩子们再‘讨厌’,对于父母们来说孩子们就是最可爱的天使,因为他们对孩子的爱可以说是无私的、毫无保留的,这才能接受这些个小家伙们的那些小毛病、小不足。

    至于其他人,真的不能指望他们对孩子们也是这样的毫无保留的爱,很明显!

    所以阿德里安这是在敷衍孩子们,张皓和克里斯蒂娜真的不在意,因为能充分理解!

    不需要管阿德里安这浑小子是不是在敷衍小狼,因为这真的不重要。

    其实带孩子们玩游戏真的是一件比较累人的事情,小狼喜欢玩篮球、橄榄球,但是这也就是喜欢而已,你根本不要指望抱着球走路都有点跌跌撞撞的小家伙会投篮,也不要指望他来一个完美的达阵,那真的是相当不现实的事情。

    带着孩子们去打球的重任,一般都是张皓来做的,因为他有耐心带着孩子们玩游戏;当然洛波它们也功不可没,这些个小家伙们可没少跟着汐汐或者小狼一起玩游戏,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游戏,它们都是能够比较完美的消化。

    没办法,不只是因为洛波它们聪明有能力,也是因为汐汐和小狼现在的年纪小,所以他们的游戏正常情况下难度都是比较低的,对洛波它们来说自然也就不成问题了。

    这就是现实!

    看的出来阿德里安有点小小的底气不足,他没有想到小狼这么快的就掀了他的老底;也有点尴尬,看起来在小狼的心目中,舅舅真的是一个坏蛋啊,那些承诺是很难兑现的。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他肯定是对小狼他们说了不少事情,可是能做到的比较有限;阿德里安应该感觉到良心隐隐作痛,如果他真的有良心的话,不过张皓觉得指望阿德里安有良心这有点强人所难、不现实。

    克里斯蒂娜也哭笑不得,虽然能理解,可是只要一想到弟弟随口总是在给孩子们开空白支票就感觉到无语。

    阿德里安啊,现在也就是能够糊弄小孩子们的水平了,现在信用度直线下降,哪怕是最没心眼、最天真的小狼现在都不信任他的舅舅了。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连带孩子们玩游戏这件事情阿德里安都是能推就推,那还真的不要指望这浑小子能够得到孩子们的信任,因为在孩子们看来游戏自然是排在第一位的,那是孩子们的最爱!

    因为小狼的揭发,阿德里安的信用度直线下降接近破产,这确实让人哭笑不得,但是也使得家里多了不少的欢声笑语。

    这个时候或许也就是阿德里安感觉到难堪了,这确确实实就是他的黑历史,是无法被抹除掉的黑历史;想想小狼那不信任的眼神和恨铁不成钢的气恼宣言,这就能明白阿德里安在外甥心目中的地位了。

    嗯,阿德里安确实是很郁闷,因为他现在在被姐夫调侃,姐姐也没有放过他在不断的开玩笑,这使得阿德里安相当的郁闷。

    必须要搞定小狼啊,那小子真的是保守不住秘密,那小家伙真的是童言无忌......最重要的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千万不要对小狼轻易的许诺,要不然真的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能因为想要图一时的轻松想要敷衍小狼。

    因为那小子缺心眼、认死理,因为那小家伙固执起来真的很让人无语;好吧,这也就是小狼现在年纪太小了所以容易被骗,很多的话小家伙确实是很容易当真的。

    真的不能让小狼将一些话当真,要不然就要付出代价;真的要是答应了小家伙什么,还是老老实实的办到吧,要不然真的很影响在小家伙心目中的形象。

    阿德里安这是长大了,因为他现在是吃了亏了,他现在是长记性了;很好,这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现象,值得张皓和克里斯蒂娜开心。

    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小状况带来了不少的欢声笑语;至于一家人在一起,拿着某一个人的一点黑历史来调侃自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反正也是一些无伤大雅的趣事,完全值得拿去开玩笑。

    所以现在阿德里安欲哭无泪,他成为了被不断打趣的对象;甚至克里斯蒂娜这个大嘴巴大声的宣布,不只是在牧场使得阿德里安陷入了信用危机,还包括传到了父母那里,还有大姐、大姐夫那里。

    这个周末度假,成本有点高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