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汐开心的坐在沙发上和天天、禄禄玩游戏,很开心但是总觉得有点不对。

    看到了坐在地板上推着小卡车,汐汐立刻说道,“弟弟,给我拿核桃。”

    小狼干净利落的放下卡车,蹬蹬蹬的跑去拿零食了;速度很快、效率很高,小家伙拿着一小袋杏仁跑了过来,交到姐姐手上。

    “我没洗手,我要洗手!”拿过杏仁的汐汐忽然间想起来了,要洗手。

    小狼现在可以玩游戏了,因为姐姐现在在吃杏仁了,小狼可以不做事了。

    克里斯蒂娜忽然间噗哧笑了出声,张皓有点疑惑,根本搞不明白克里斯蒂娜在笑什么。

    “看到了汐汐和小狼,我想到了我和阿德。”克里斯蒂娜小声的对张皓说道,“很熟悉的相处模式,相当有趣。”

    张皓忽然间想到了,无语的看着克里斯蒂娜: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克里斯蒂娜确实觉得这样的事情是很有趣、很可爱的,但是在张皓看来,这或许就没有那么美妙了。因为,因为克里斯蒂娜他们是站在享受的位置,而张皓和小狼是被剥削的。

    “我也想到了,想到了黑暗的历史!”张皓很无语的对克里斯蒂娜说道,“亲爱的,我发现了共同点,不管是哥哥还是姐姐,你们都会欺负弟弟!很明显,我就是弟弟!”

    克里斯蒂娜好奇的问道,“你小时候也被哥哥欺负吗,你和哥哥的感情很好!”

    “你对阿德也很好,难道你就没有欺负过阿德?”张皓顿时没好气了,感情好有些时候还是更被欺负的,“我就能明显的看出来,你欺负阿德的次数很多。现在小狼,我估计这个小家伙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就要被汐汐欺负,哪怕他和汐汐的感情很好。”

    克里斯蒂娜开始叫屈了,为哥哥、姐姐正名,“亲爱的,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欺负你们,我们只是带你们玩游戏。亲爱的,你想多了。”

    张皓撇了撇嘴,相当的不相信这些。

    看看汐汐和小狼刚才的互动就能知道很多事情了,很让人无语的状况,但是家里人似乎也是习以为常了,因为这一幕实在是经常发生,甚至如果不是张皓和克里斯蒂娜在聊这件事情,那么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么一回事。

    自然,也包括哪怕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其实也就是不当回事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汐汐不想动,所以喊她的宝贝弟弟去给她拿零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这样的事情汐汐做起来十分顺手,小狼也没有丝毫想要反抗的意思,老老实实的执行姐姐给他下达的指令,做起来这些跑腿的事情也认为是相当正常的事情。

    拿零食只是一个小小的表现而已,还包括什么拿玩具想要让弟弟跑腿,以及让弟弟帮她收拾玩具什么的;跑腿这件事情,弟弟绝对是汐汐最好的帮手。

    总是抓着弟弟让他帮忙,汐汐认为这件事情是很正常的事情了;至于小狼,也根本不认为这件事情值得反抗,或者是在面对姐姐的时候,小家伙根本就没有什么反抗的心思。

    克里斯蒂娜笑弯了腰,搂着张皓说道,“亲爱的,你知道我们是姐姐,我们是很照顾弟弟的。所以,我们应该得到一些福利。而且我认为这是一种增进感情的办法。”

    “我小时候可不这样认为,那个时候我们家里有规矩,我和老哥轮流洗碗。但是我每一次都很老实的洗碗,老哥有些时候就要我洗碗。如果我不洗碗,他甚至要揍我!”

    克里斯蒂娜瞪大眼睛,看样子是对张皓深表同情,也是表示她不是那样的姐姐;虽然有些时候是欺负阿德里安,不过一般来说是不会动手的,还是以理服人的……

    这确实是相当有趣的话题,这确实是一个让张皓和克里斯蒂娜都很有感触的话题;即使两个人的身份不一样,不过在这个话题上,两个人还是可以滔滔不绝的讨论起来的。

    汐汐和小狼很明显是不这样认为的,两个小家伙才没有那么复杂的心思呢,两个小家伙现在在开开心心的玩耍、吃零食,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和时间去讨论那些复杂的事情。

    “爸爸,我要去骑马了!”吃完了零食,也和天天它们玩了一会儿,汐汐闲不住,“爸爸,我要骑马,跑很远!”

    看了看时间,也确实没事,“行,那我待会儿带你去骑马。你好好练习骑马,你现在长大了,是最厉害的!”

    汐汐是很开心的,也认为她是最厉害的;骑马对于小丫头来说真的不陌生,很小的时候就是开始骑着小矮马在门口瞎晃。长大一点,基本上是爸爸抱着骑大马,霸王是汐汐最喜欢的高头大马;而现在呢,小丫头是可以独立骑马的,只不过不熟练而已。

    小狼也跑了过来,信心十足,“爸爸,我骑牛!”

    你也就能骑牛而已,也就是牛魔王走的慢走的稳,这才能使得你老实的当个牧牛童!

    张皓笑了起来,汐汐很老练的坐在马背上,双手控缰对于小丫头确实没难度;虽然她现在也就是能够独立控制霸王,但是可以肯定汐汐已经有着一定的经验了,是个不错的小骑手,她的骑术肯定是越来越好的,这一点根本不需要怀疑。

    小狼很开心的翻身坐上牛背,小家伙是真的出色,出色的小牧童就是值得小狼。

    当然小狼也就是可以骑骑牛而已,平时张皓可不会让小狼去放牛;小狼也没有那么潇洒,他不会举着笛子或者戴着斗笠。下雨了肯定会一溜烟的跑回家里,乐器对于小狼来说根本不如玩具来的有吸引力……骑牛,就是为了好玩,是跟着打酱油。

    小霸王是一匹骏马,卖相甚至比霸王还好看;因为霸王实在是太自由散漫了,再加上张皓一直宠着霸王,所以霸王越加的嚣张得意,滋润的生活使得它现在变得有点肥。

    整天晒太阳、散步,再加上美食的诱惑,想不长肉都难。

    因为没人管它,所以在草地上打滚这样的事情对霸王来说也很正常。哪怕张皓经常给它洗刷,可是正常情况下霸王身上的毛发还是乱糟糟的;真的要说是油光闪亮,也就是张皓刚给霸王洗刷结束的时候,反正它很快就会弄得脏兮兮、乱糟糟。

    小霸王虽然不如霸王聪明,但是绝对是一匹出色的骑乘马,它是踏实的典型;确实没霸王那样有灵性,不过是塌实肯干的典型。

    这样的结果就是张皓的父亲对霸王相当的看不顺眼,霸王聪明是聪明,不过不可靠。小霸王虽然没那么聪明,不过它是最好的骑乘马啊!

    小狼开心的坐在牛背上唱歌,唱歌要命的小狼是丝毫没有这样的觉悟,心情很好的小狼是真的随心所欲,还真的是一个开朗、奔放的胖小子!

    汐汐现在在专心的骑马,虽然霸王很聪明,不过在努力提高骑术的汐汐开始努力的发出一些正确的指令了,而不只是单纯的依赖霸王的聪明有灵性。

    这就是汐汐来骑马的原因,她现在是在努力的学习骑马,现在是由她来驾驭马匹了;而不是像小时候那样,只需要坐在马背上任由霸王自由发挥就好,这是很不一样的事情!

    “小狼,坐好,你坐歪了!”骑着马跟在旁边的张皓不时的提醒,看到胖儿子哭笑不得,“扶好,要不然你就要掉下来了,会摔疼的!”

    已经手舞足蹈在唱歌的小狼这一下开始连忙扭动屁股,这一下是稍微的坐的端正一些了;暂时,暂时不需要担心小家伙摔下来了。这个小家伙现在是真的处在初级骑术练习的阶段,他现在骑马或者骑牛,乃至骑狗,都是将身体交给霸王它们,根本不需要操心。

    “汐汐,缰绳抓紧一点。”胖儿子主要是担心他忘乎所以所以摔下来,不过对女儿练习骑马就需要多提醒了,“你不要担心,霸王不会生气的,要不然你拨缰绳霸王就不知道。”

    汐汐就是心疼霸王的,因为担心勒紧了缰绳会使得霸王不舒服。

    “爸爸,那霸王生气了怎么办?”汐汐还是要追问,很心疼她的小伙伴,“爸爸,不舒服,霸王会不喜欢汐汐了。”

    张皓笑了起来,小丫头还真的是想多了;当然在天真的汐汐看来,她要对霸王好,因为霸王对汐汐也很好,所以就要互相照顾,不能让霸王生气。

    张皓很有耐心的在给宝贝女儿解释着,其实霸王没那么小心眼;虽然张皓是很宠霸王,但是不代表霸王就恃宠而骄啊。哪怕它自由散漫,但是对于一些简单的指令也是能够很好的执行,当然复杂一点的指令不需要明白,因为霸王很聪明,心有灵犀的默契!

    带着开心的孩子们骑马,在牧场散步、享受生活,这很好,很符合张皓的幸福。

    当然也是在陪伴着孩子们的成长,小家伙们在不断的成长,也是在慢慢的掌握着越来越多的本事;这很棒,张皓很开心看到孩子们的每一点进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