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归途(16)

    四个人,手拎钢叉二齿叉,肩弓背箭腰系绳。挂着铁夹,小心的走开。如曾经对不住谁,忽而遇到,躲着他走。

    村主,士兵,以及女掌柜,不时的,瞧四个猎户。见他们离开,谁也未说一句辞别的话。

    四个猎户,拿着带来的所有东西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同样的,他们也未留下,离别时的招手。

    他们空手的走了,正如他们空手而来。

    疏林中,四条向东,高矮不齐的长影,往北而行。他们在出林子,在往回村的道路上。人渐行渐远,村主他们只见人,而不见他们的影。

    一士兵脸上落了个蚊子,蚊子在吸允他脸上鲜美的血。一下针扎似的疼,士兵挥起巴掌拍向蚊子。

    “啪!”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声,将所有人的目光投了去。

    士兵脸皮扭曲,将手掌拿下。只见一只如饼的蚊子,躺在一粒黄豆般大血迹之中。血由它的身体而出,印在手掌。蚊子的血是从哪来?或在马身上,或在其他人身上。也或是在这士兵身上,在这士兵身上,也就蚊子的一口血吧。

    “这他妈蚊子,吸了我这么多血?”士兵只道,那黄豆般大的血迹,皆是他的血。

    “你早些拍,他就吸不了你这么多血了。”坐在他身旁的兵友说。

    “早我咋没感觉呢?”被蚊子叮了的士兵。

    “可能蚊子一开始嘴上有麻药,你没感觉。”说话的兵友。

    “有麻药?蚊子也有麻药?”被蚊子叮了的士兵。

    “不有,你咋没感觉呢?”说话的兵友。

    “那是一开始没吸血,吸血了才疼。”第三个士兵说。

    士兵大拇指卡着中指,将手掌上的蚊子弹掉。将手掌手指在衣服上擦了擦,擦掉血迹。士兵看眼掌指,挠挠被蚊子叮过的地方。

    “真痒痒。”他皱着被蜇过的脸皮说。

    兽医走了,猎户们走了。村主只等士兵将马车拉来,回村去。

    女掌柜曾想过,让自家的马儿,坐着村主的马车回去。她此时觉得,村主的马车载不下两匹马。两匹马皆受着伤,不好挤。

    自己能走,为什么要坐别人的车。女掌柜走向马儿,拽了马缰绳。

    女掌柜向村主辞行,手握缰绳抱拳。“村主,民女马脚不便,且先回村。告辞。”

    话毕,女掌柜牵着马,脚步轻盈的离开。

    村主还未说话,女掌柜便拽着马儿离开。村主嘀咕:“这娘们?”

    村主看那女掌柜的背影。那是倩影,拽着棕色的马。

    女掌柜离开,一头也未回。她远去的身影,已被疏林挡得时隐时现。村主一直以欣赏的双眼送着女掌柜。

    村主赏美,士兵们何尝不是如此?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上梁拐。

    士兵们看着皆在暗笑。

    村主只是无聊而已,没啥瞅的。他回头瞅眼士兵们。眼神变得严肃。道:“好好坐着。”

    士兵们有些不情愿,他们懒懒的坐正了身子。

    村主不再往远去的女掌柜那瞅,坐转过身子,面对着士兵们,一脸的严肃,一村之主的架子,由一脸的严肃而生。

    村主面对士兵而坐。士兵们不去瞅村主,侧转头,往林子里去看。看树的倒影,看叶影斑驳。

    那士兵,骑马扬鞭,回村去拉马车。在村里当士兵,便是听上头人的命令。上头人让做什么,他们便做什么,不让做什么,他们可以偷偷去做。

    村衙对士兵管的并不是很严。虽不是很严,但有军规在那里,士兵们不敢做得太出格。只是一些小打小闹,偷奸耍滑。犯大错误,他们会丢了官家的饭碗,触犯法律,还会关进大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是谁,胆敢触犯法律,必将严惩。

    奔出林子,前面便是开阔地。风中带着土香和草香,也带些灰尘。从空地奔回村子,脸上身上,会挂上一层灰。这灰是空地的灰,村民们踏出不长草的道,被牛羊马儿啃了的青草,露出草下那黑黄的土。

    南门已无士兵把守,一些附近的村民,站到士兵平日站岗的地方,学着他们守门。一些胆大的老娘们也来学士兵,她们说话声大,像似吵吵嚷嚷,一阵吵吵嚷嚷过后,便是大笑。

    妇女来站,那些男人便让到一旁,脸上腼腆的笑着。

    “士兵都干啥去了呢?”一个个矮,身胖脸胖腿胖,说话像似吹喇叭的老娘们问。

    “谁知道,可能找地比长短去了。”一个身材魁梧的老娘们回。这老娘们一双大眼睛如牛眼也似,瞅来瞅去,男人们瞅了都不敢惹。

    “哈哈哈!”这老娘们说完,其她老娘们哄堂大笑起来。

    那些让到一旁的男人们听了,皆骂道:“啥几吧老娘们。”他们骂,只是默说出声来,声音不大。

    让到一旁的男人们,嫌这些老娘们臊得慌,皆离她们远了一些。

    老娘们站了站,皆吵吵嚷嚷唠起嗑来。她们唠嗑不是东一句西一句,而是只说一件事,这一件事她们能说个没完。

    老娘们与老爷们唠嗑不同。老爷们唠嗑,唠完这个说那个,说完那个再说那个。从眼前事能说到天南海北去。从小地政府,能说到全国机关去。或从小地政府,说到世界去。

    唠些自己对政治上的心得。

    老娘们唠起嗑来没完,吵吵嚷嚷以为她们在打架。男人们听上两句便烦,唠个嗑,咋还不说完?痛快把话说完得了。

    让到一旁的男人们,听不得几句,便皆走了。

    走了男人剩了女人,村南门便成了女人们的了。

    南门有一些女人在说话,吸引了一些附近的女人过去。这些女人出来散步溜溜腿,皆是附近的居民。吸引她们过去的,还不是那些吵吵嚷嚷说话的老娘们。吸引她们过去的,是那两旁空空的村门。平日里,村门两旁皆有守门士兵。不知为何,今日却不见了,多了一些大声喧哗的妇女。

    此情此景,正是吸引她们过去的原因。

    村南门女人聚的多了,就成了女人的地儿。男人们不靠近。有老爷们见自家娘们在里,不知自家娘们在参加什么活动?心在道:“干啥呢她这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