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商议

    热闹了好一会儿,仪式结束了。

    士兵们抬过来一张大桌子,在上面有一张巨大的洛丹伦地图,上面清晰的标注了提瑞斯法林地里十字军的据点,天灾亡灵肆虐的区域,以及被遗忘者占据的区域。

    “今年年初,泰瑞纳斯国王被他的儿子阿尔萨斯亲手杀害,我们骑士团的的团长光明使者乌瑟尔和加拉文德·厄运副团长在护送国王的骨灰时在安多哈尔遇到了阿尔萨斯,两人不幸遇难,同时我们大量的兄弟,也被阿尔萨斯所杀。”

    “而我们骑士团的几只下属分队,守御者马格罗斯领导的正义守卫、生命使者哈拉克领导的圣光之环、以及“兽人杀手”达格兰领导的极限力量,他们坚守在洛丹伦的废墟上,组成了抵抗天灾亡灵的坚实壁垒,掩护了洛丹伦难民的撤离。他们高尚的行为救赎了大量的平民,最后他们倒在了阿尔萨斯的屠刀下。让我们为这些英雄们默哀。”

    大领主莫格莱尼率先低下了头,周围的圣骑士们都低下了自己的头,为逝去的兄弟们默哀着。

    伊森利恩继续继续着。

    “其中,大元帅加里瑟斯领导洛丹伦的主力军队,企图和那些拥有自主意识的亡灵联合,来推翻阿尔萨斯在洛丹伦的剩余亡灵军队。结果就是阿尔萨斯的亡灵部队失败了,撤出了伦丹伦。而我们人类军队则遭到了那些自由亡灵和他们的首领希尔瓦娜斯的清算,洛丹伦最终也被那些自称被遗忘者的自由亡灵所占据,而我们洛丹伦的军队也遭到了重大打击,如今整个洛丹伦剩余的军事力量就只剩下我们了。”

    在场的圣骑士们都是沉默不语,今年恐怕是洛丹伦历史上最最黑暗的一年了,国家沦陷,正义将亡,亡灵肆虐而看不到希望。他们之中很多人的家人也死在了亡灵的手上,他们倍感心痛。

    “我们还在这里讨论什么?要我来说,答案难道还不清楚吗?这一切都是阿尔萨斯造成的!我们应该先去找到阿尔萨斯。”布里奇特·阿比迪斯站在他父亲跟前,看着巨大桌子上的地图,她有些不满的说着。

    洛克站在这个大桌子的一角,观察着周围众人的表情。大领主莫格莱尼显然是不赞成的,他摇着头看着桌子上的地图。伊森利恩则和杜安站在一块,看着地图沉默不语。

    法尔班克斯说道:“如果我们放任提瑞斯法林里的亡灵不管,那么我们的敌人将会越来越多,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数量问题。我们应该暂时放下阿尔萨斯,先肃清提瑞斯法林地里各省的亡灵。”

    大十字军、大指挥官达索汗双手趴在桌子上他缓缓说道。“无论阿尔萨斯是死是活,这场瘟疫将会继续蔓延,如今北方各省已经乱成一片,成为了瘟疫的温床。”

    在他的身后有一个身穿红色牧师袍子的女牧师,洛克看了她两眼,她突然抬起头看向洛克,然后对他笑了笑。

    难道是她?洛克暗想着。

    在大十字军的身边,有一个十字军的神谕者德米提娜,她是一个具有预知能力的人,当初血色十字军在东瘟疫之地的许多胜利都靠她的预知,至于她为什么有这么强大的能力,还会轻易被冒险者所杀,洛克理解可能是被恶魔巴纳扎尔所占据的达索汗所出卖,所以死在了去斯坦索姆的路上。

    对她印象深是因为,她号称血色十字军的四大美女之一,另外一方面是当时在游戏,她常年游走在提尔之手到斯坦索姆的路上,她带领着一群血色精英,恰巧任务还是要杀她,她会加血会复活,她周围的精英又能打,当年自己可没少被她的保镖折磨。

    洛克看着她,心里有些嘀咕,她号称神谕者会不会看出来自己的灵魂不是这个世界的呢?

    洛克也冲她笑了笑,然后急忙低下头,看向桌子上的大地图。

    大十字军达索汗眼睛直直的看着地图上,标记着斯坦索姆和安多哈尔的地方说道,“遭受天灾蹂躏的城市被不死亡灵当做瘟疫的培养皿,斯坦索姆和安多哈尔是受害最严重的两个城市。我们应该着重对待这两个地方。”

    达索汗用手指着地图上,标记着斯坦索姆和安多哈尔的地方。

    一旁布里奇特·阿比迪斯激动起来,她的眉毛高高的竖了起来,眼睛睁着的大大的盯着达索汗吼道。

    “难道要让阿尔萨斯逍遥法外?净胡说!泰瑞纳斯的死就这样算了吗?还有乌瑟尔!你们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身后和他长得很像的男人一把揽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向怀里,制止了她继续说话。

    “抱歉,我的女儿有些太任性了...大指挥官,您一定要原谅他。”

    闻言洛克急忙抬头看了看那个男人,他就是阿比迪斯?布里奇特的父亲?

    在他怀里布里奇特气愤的绷着嘴,眼睛盯着地图一言不发。为刚才大指挥官所说的话而生气。

    伊森利恩哼了两声,活跃一下稍微有些尴尬的气氛,然后他看着布里奇特说道。

    “指挥官达索汗说的对,我的孩子,我们必须先对付首要的威胁。先解决瘟疫的问题。”

    很快杜安也赞成了。“我同意指挥官所说的,我们应该先着手压制亡灵的蔓延。”

    布里奇特更不高兴,她直接离开了正在商议军情的教堂,走了出去。

    “...指挥官,请原谅我的女儿,她实在是太任性了,怪我太宠爱她了。”一旁阿比迪斯将军尴尬的向着大指挥官达索汗解释。

    “阿比迪斯,这点我很了解,因为我也有两个儿子。”大领主莫格莱尼笑着安慰他。

    达索汗笑着示意没有什么。

    “现在我们这里这些人,就是白银之后仅存的的骑士了?”大领主莫格莱尼问大指挥官达索汗道。

    “就我目前了解的情况,我想是的。很多我们的骑士都战死了,都死在了阿尔萨斯手里,也包括乌萨尔和加拉文德。”大指挥官达索汗面色沉闷的说着。“而且现在瘟疫和死亡一直在我们的国土上肆虐,天灾亡灵也没有踌躇不前,他们一直在推进,我们在提瑞斯法林地的各个据点也越来越难以依存了。”

    “放心吧指挥官!”大领主莫格莱尼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武器说道,“在我从铁炉堡回来之时,这把消灭亡灵的武器已经制作好了。这把武器!它叫灰烬使者!刀光所过之处,所有亡灵都会化作灰烬!天灾已经从我们手中夺走了太多的东西,这是不容否定的事实,但是现在..”

    大领主莫格莱尼转身看着屋内众位圣骑士说道。“...该是我们讨回一切的时候了。”

    大领主手中的灰烬使者,突然散发着耀眼光芒,无尽的圣光从其中闪耀着,照亮着众人。

    洛克看着大领主手里的灰烬使者,激动的跟随着其它圣骑士欢呼起来,这可是一把神一般的武器啊。

    在游戏里,哪个圣骑士和所有的战士谁不想拥有它?

    洛克刚玩魔兽的时候,已经是60末期了,没赶上开荒NAXX,如今这把武器已经成为了绝唱,虽然后来的百万大领主人手一把,但是谁也不能否定,大领主莫格莱尼手里的这把灰烬使者才是正版的...

    洛克羡慕的盯了好一会儿。

    “那么现在!圣骑士们!都去集结自己的士兵吧,让我们来和我们后花园的亡灵们,做个了断吧。”

    会议结束,白银之手的骑士们都走了,洛克被单独留了下来。

    “孩子,我很抱歉,得知你父亲老哈维的事情,让我很是遗憾。”大十字军、大指挥官达索汗走到洛克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哈维也是我最亲密的兄弟,孩子,在这里你可以把我们都当做你的长辈,你可以把我们都当做你的亲人。”大将军阿比迪斯也走了过来抚摸着洛克的头发。“你和布里奇特一样,都还是个孩子,这些伤痛不该由你们来背负。”

    洛克内心有些澎湃,嗓子有些哽咽,他努力的眨着眼睛,不想使自己的眼泪流下来。或许自己被他们感动了吧?他们不像是游戏中一个个冰冷的NPC,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物,他们关心着自己,感受到从未感受过的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

    “谢谢!谢谢各位叔叔。”洛克还是没有忍住,他脱掉了手上的板甲手套,摸着自己的眼泪。

    “别哭了!洛克,你这样像是一个女人。”伊森利恩走了上来,使劲的揉着他的头发,把他的短发弄的跟鸡窝一样。

    “喂!这里可是有女人的,说话注意点。”布里奇特站在一旁,眼睛不善的盯着伊森利恩说道,丝毫不给他面子。

    伊森利恩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投降了,周围传来一阵善意的微笑,布里奇特这才撇着嘴,看向洛克。

    “接下来的战斗可能会有很大的危险,我们任何人都有可能随时战死沙场,所以洛克你和雷诺、还有布里奇特,你们留守在修道院。”大将军阿比迪斯看着洛克说道。

    “不!阿比迪斯叔叔,我太小看我的力量了。”洛克擦擦眼泪然后带上手套,他高举起自己的双手,一道强大的圣光力量出现在手中,照耀在大教堂内。

    “哦!难以置信。”大将军阿比迪斯目瞪口呆的看着。

    “难以置信吧?!阿比迪斯,我和莫格莱尼早就知道了这孩子体内圣光力量的强大,他是圣光的眷顾者!”法尔班克斯在一旁微笑的说着。

    大十字军、大指挥官达索汗也吃惊的看着这一切,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雪白的眉毛跳了起来,他扭头看向了伊森利恩,这位目前为止洛丹伦大检查官、最高阶牧师,后者得意的冲着他点头。

    “那这样吧。”大十字军达索汗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洛克你留在莫格莱尼身边,做他的副官,雷诺留在我这里充当我的副官,至于布里奇特。”

    大十字军达索汗看向大将军阿比迪斯。“还是在你身边吧,阿比迪斯。”

    大将军阿比迪斯点点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