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部落的居民看到这一片片金黄,一个个跪倒在地,朝着麦地不停的拜着,口中不断的念叨“赞美泽尼萨”之类的话语。

    这样的产量在倒是出乎魏旭的意料了。记得以前初中历史里面的某一张图片,小女孩坐在长得密密麻麻的麦地上面……对就是上面,麦子硬生生的把小女孩给撑了起来。现在自己面前这块,麦田虽然没有那个照片上的那么……惊悚,但是产出应该也比以前地球上的亩产多了两到三倍,单单麦穗的大小是地球上的两倍多。

    罗本的老母亲颤颤巍巍的走到麦田边,摘下一颗麦穗,用枯瘦的双手摩擦着饱满的麦穗,就要哭了出来,这是多少年没见到这样好的田了?

    就在众人为新的麦地有了这么大的丰收而激动时,一点寒芒带着森森杀意从老妇人的脖颈穿过,而后,铺天盖地的箭雨纷纷而至。

    “敌袭!!!”在麦田站岗的巡逻兵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然后就被箭雨淹没。

    罗本对于母亲的死还没有反应过来,木木的望着软到在地的母亲,就要冲到前去,两边的人眼疾手快费劲全身力气才拖住罗本。罗本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没有丝毫生机的母亲,惨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山顶附近的几个大石块后面跳出来二十来个穿着帝国制式皮甲的官兵以及十数个全身制式铁盔和一个帝国军官盔甲的人影钻了出来。

    “奉佛克瑞斯领主之命,特来剿灭刀尖山脊盗匪,反抗者格杀勿论!”身穿帝国盔甲的军官大声吼道,一群妇孺顿时乱了起来,一起涌入了城堡。另一旁的男人们严阵以待,却没有一个投降的,诺德人的血性与尊严不允许他们屈服于暴力。

    刚刚的一波箭雨下来,部落的守卫们死的死伤的伤,能站着的就只有二十个人不到。比起这些强盗性质的守卫,帝国军队的战斗力高了不只是一成。伏击加上守卫们武力最高的统领晕了过去,这无疑是一次碾压性的战斗。

    当魏旭看到那一队人的身影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不妙。这已经不是打不打的问题了,而是怎么逃的事儿了。一队四十个官兵,即使把现在魏旭加上二十个守卫堆一起也打不过。别看他前几天搞定了一只吸血鬼,可是关键在于那次他也搭了半条命进去,而且差点跪掉。上次的那种法术使用方法简直就是要命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不是自己人品好碰到了那只吸血鬼的身体,那团举起来的能量就会在魏旭自己手里爆发。

    虽然法师很厉害,但是要灭掉这一队官兵没有老手级别的闪电链就不要想了,自己这个小身板,被这群高大壮的诺德人近身了虽然能游走回避一段时间,时间一长也不过动动手的事儿魏旭就得去见魔神了。

    魏旭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成长还是有点慢,双手施法的练习已经满了,技能熟练度的增加速度也都不低,可自己手头就是缺法术,战斗只有一个雷球术,其余就是单凭着一把剑砍来砍去,最要命的是自己不能穿护甲,穿了护甲就会拖慢施法速度……总归还是太弱啊。

    正在魏旭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紧张的寻找获胜的机会时,副统领背着罗本来到他面前。

    “牧师大人,这次看来帝国狗们早有准备,我们逃不了了,堡垒里面有一个通往外界的地窖,地窖入口就在南边茅房前面最大的石头下面,请您带着我们的家人还有统领逃吧,我们来断后。”副统领平时存在感极低,很少说话,不过对于魏旭的尊敬没有参杂丝毫杂质。

    魏旭很想对他们说我们一起战斗,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不是惜命,而是自己身后还有着一大群老弱妇孺。

    唯一上下山的入口被堵,魏旭不难想象如果这群老幼被俘虏会是什么后果,从刚刚杀死罗本母亲的那一箭就可以看出。这群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虽然魏旭个头小,可好歹是个12级的战士,背着罗本也不觉得重,转身就往堡垒里跑去。

    副统领带着残余的守卫们一波一波的射着箭,帝国军队前面重甲兵顶着重盾后面的弓箭手也是一波一波予以还击,不过因此帝国军队的步伐也是被拖住了。

    之前学的深藏也是有了用,魏旭冲到罗本的房间,带上他的盔甲和剑,然后又在仓库把自己的空间塞的慢慢当当全是食物。部落里的老幼由于恐惧一个个躲在自己家里,顶死房门不敢出来,魏旭一户户的敲门过去叫人,最后跟来的算上三个小孩也不过十五个人,三个老人,六个十几岁的少年以及三个女人,其余的不是不在家就是不愿意跟出来。

    石头旁边的洞口被一层薄薄的沙土盖着,并没有魏旭想象的那么隐蔽。

    洞里面路只有一条,越走越宽敞,也不怕迷路什么的。魏旭又一次吐槽自己法术太少,来天际一年了,天际的夜晚不如白天亮,但依靠月光还是可以视物,这是魏旭第一次进洞穴,两眼一抹黑……。好在入口不远处的墙壁上插着一只未点燃的火把,才让魏旭一行逃难者结束了摸黑行走的进程。

    地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不远处的洞穴入口处斑驳的阳光洒了进来,甚至可以听到外面清脆的鸟鸣声。洞口外面是山脚的一片密林,看来是暂时安全了。

    魏旭带着难民在洞口外面休息,自己又折身返回。这么长的路也就只有洞口一处有火把,而乌漆墨黑的地道没有照明设施一般是寸步难行,帝国军队就算是追下来也赶不上他们。

    出口处的洞穴本来没什么问题,可是魏旭在一处大石头上看到了人为刻着的一只眼睛,眼睛的周围刻着五道夹角都是72度的线条,总体来看就好像一只五角星里面长出了一只眼睛。

    这是魏旭第一次在天际看到这个标记——冬堡法师协会。

    石头不大,魏旭很轻易的就把它搬了起来,底下压着一封信一个便签以及一本书。

    “旅行者:

    我是冬堡的符文法师迪科尔。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故去,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去做,如果成功,我会将这里的东西收走,如果失败,那我的魂魄已经回归安息之地。在这里,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帮我给冬堡的大法师阿冉送去一封信,我写的这本符文魔法概要就送给你当做礼品。请记住,事关整个泰姆瑞尔大陆的安危,请一定送到,请务必赶在196年以前送到。

    迪科尔4E191末种月11日”

    这是一位冬堡法师的绝笔,写于191年,到现在都没有被收回,估计这个法师已经是跪了。阿冉是冬堡的头头,暗精灵法师,底下这封信直接给阿冉也算是冬堡的最高机密了。给阿冉的信是封着的,封口处一个暗红色的小魔法符文,魏旭瞄了一眼就认出来那个法阵,火焰符文,这也绝了魏旭偷看信的心思。

    这个差事魏旭准备找个时间去一趟,至少要等到手头的事情处理完。和冬堡有关的,危急世界的东西,无非就是在以后出土的马格努斯之眼和巨龙的祸害。一本符文魔法概要足以解魏旭的燃眉之急,但是仅仅解了燃眉之急而已,如果通过送信搭上冬堡的线,魏旭以后成长的路也是有无尽的益处。

    “冬堡自从毁灭危机之后,残破的冬堡法师学院也就开启了封闭模式,他们只对“圈内人”热心的分享知识,而对于圈外人他们十分冷淡。”—《流浪法师游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