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镇,镇长居所。

    “镇长大人,最近半月镇混进了几个不干净的人。”欧特对着魏旭道,手中还拿着厚厚的一摞纸张,那是刚刚魏旭看完的领地收支记录。

    “哦?不干净?”魏旭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就是来自裂谷城的……”欧特对魏旭示意了一下。

    “裂谷城啊……”魏旭眯着眼睛,脑海中回想起了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一群进行着“见不得光”工作的“见不得光”而又臭名昭著的人。

    “确定是那几个吗?”魏旭问道,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本来连着几天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魏旭还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结果证明没有人能够忍受的了空间戒指的诱惑。

    “抱歉大人,还不能确定,他们进来之后就像凭空消失一样,完全找不到人影了。”欧特无奈的对魏旭道。

    “去把普顿找来,还有顺便请一位法师学院的大法师过来,完了后你就先去把这一季的账目再理一理,不用管这件事情了。”魏旭可不愿意自己的地盘上多几只老鼠,一网打尽为好,不然筑了窝可就麻烦了。

    ……

    “头儿,我们来的人已经聚起了。”一处不被在意的小角落里,五个人影聚在了一起,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道。

    “没有被盯上吧。”被称为“头儿”的人冷冷的问道。

    “放心吧头儿,有几个尾巴都被我们给甩开了。”其中的一个答道。

    “这次的动作越小越好,我想你们都应该明白,现在开始散开后各自侦查情况,晚上十点,在这个地方会和。”领头人吩咐完,自顾自的走出了巷子。后面的四个人将近间隔十分钟后一个个的才走了出去。

    ……

    “……事情就是这样,托夫迪尔大师,我估计是盗贼工会先一步来了,空间戒指什么的果然还是很招人的啊。”魏旭给托夫迪尔说完情况,无奈的苦笑着。

    托夫迪尔依旧皱着眉头:“按距离来算的话,那个几个变态凑起来的杀人组织应该早在盗贼工会之前到,为什么没有动静。”

    “您是说……兄弟会?”魏旭感觉到一阵头疼,盗贼工会还好,最差不过丢点东西,兄弟会的话,搞不好死几个人也不是不可以。

    “对,我觉得以阿斯垂德的贪婪,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托夫迪尔耸耸肩,声音里也全是无奈。对于盗贼遵循的是“盗亦有道”的法则,谋财不杀人杀人不谋财,而兄弟会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杀手组织。杀手刺客这种玩意儿完全就是法师的噩梦。

    “普顿,从今天开始,让巡逻的部队眼睛放亮一点,不过不要过于紧张,打草惊蛇。”魏旭板着脸下了命令,这些个家伙就像是准备往汤里钻的老鼠,自己不能动用大部队,这样要么抓不住老鼠白费功夫,要么就是害的打翻这锅汤。

    看着普顿转身出去安排,魏旭转头对着愁眉苦脸的托夫迪尔道:“托夫迪尔大师,法师学院的初级建设已经完成,你们已经搬过去了吧。”

    “对的,镇长先生,毕竟学员中有女性,老是住在军营不太好。”托夫迪尔恭恭敬敬的说道。

    “托老,你看这没有外人了,你还这么恭敬干什么。”魏旭无奈的撇撇嘴,对于托夫迪尔的这种疏远很不舒服。

    “怎么肯能,您可是半月镇的管理者,我们只是一群寄人篱下的法师而已……”托夫迪尔还准备说什么,结果被魏旭一声给打断了。“托老,虽然我是个镇长,但我也是法师学院的人啊,为什么你现在就这么疏远我呢?!”

    “……哎,杰尔德,自打回到半月镇,你已经很久没有来学院看过了吧。”托夫迪尔长叹了一声,叫了一声魏旭在法师学院用的名字。“你要我们把你当作学院的人,但是你给我们的感觉始终是一个镇长,没有一点学院的人的感觉啊。”

    魏旭听到托夫迪尔这样说一时间也是哑口无言,回来后的这几天一直在忙半月镇的事情,基本上把法师学院早就抛到了一边。也不是说魏旭薄情,主要在于他完全没有空去打理法师学院那边,一回来就有一大堆账目要过,还有新的训练计划要安排,还要带着士兵们磨合口令什么的,也就今天刚刚才有点空,却还要想办法面对盗贼工会的事情。

    等到魏旭回过神儿来,托夫迪尔已经离开了,法师学院那边刚刚建成几个粗略的住所,还没有完全竣工,他要赶着回去帮忙刻画防御法阵什么的,毕竟即将要面对的是盗贼工会,甚至有可能是黑暗兄弟会的那帮家伙。

    “罗本!”魏旭喊了一声。

    “怎么了老大。”守在门口的罗本推门进来问道。

    “我们出去转转”魏旭揉了揉额头道,声音里全是无奈,想到这乱七八糟砸在一起的公事私事,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魏旭也是有点不知所措。

    “老大,要不要叫人跟着?”罗本明显没看出啦魏旭的焦躁,问道。

    魏旭的语气不自觉得有点冲:“不用,就你和我两个人好了,你不想去的话我一个人也行。”一边说着,直接绕开了罗本,一个人向着镇中心走了过去。

    “不不不,老大去哪儿我就去那儿。”赶紧回了一句,然后紧紧的跟在了魏旭身后。

    魏旭也不是个暴脾气的人,冲了一句罗本后也是恢复了过来,无奈的看着一身擦得锃光瓦亮钢板甲板甲,还有一颗可以反光的脑袋,外加上自己这一身欧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衣服,魏旭无奈道:“穿的这么招摇还怎么去打听消息,先回去换衣服。”而后又把罗本推回门里面。

    想二十一世纪的地球有亚洲四大邪术,某岛国的化妆术,某棒子的整容术,还有某暹罗国的变性术以及华夏的修图术。魏旭好歹是个华夏人,修图当前条件虽然达不到,还有变性整容就更不要说了,但是还有化妆可以用。身为男神,他虽然不会化妆,但是贴点头发眉毛鼻子,抹抹粉改改肤色什么的还是会一点的。很快,一个穿着破烂铁甲,背负钢制巨斧的黑色头发战士和一个浑身裹在斗篷里,脸色苍白吓人的法师就出现在了镇长居所之外。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