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来到半月镇之前,我还是个冒险者的时候,曾经进去过一次矮人遗迹,和雪精灵战斗过。他们视力低下,但是听觉极度灵敏,他们的听觉可以让他们没有眼睛也能分辨出敌人的位置。”斥候队长老老实实说着自己对于雪精灵的看法。

    “他们更加难缠的地方在于他们的毒,一种让人力竭的毒药。不小心挨上一下,再强壮的战士也会浑身酸软失去力气。中毒深的人全身器官会失去活力,在几分钟内死亡。”这个队长说道这里,偷偷的看了罗本一眼,显然对于罗本刚刚说直接冲出去很是不赞同。

    魏旭没想到自己的队伍里居然有人之前和雪精灵正面战斗过,很是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个斥候队长:“那么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斥候队长说道这个地方的时候突然眼神一黯,缓缓道:“我之前的那个队伍基本上是全军覆没才从那里逃出来,全靠着一个盗贼的带领……雪精灵的听觉虽然强,但是也比不过潜行高手,他们可以和雪精灵面对面而不被发现。当初的那个盗贼就是,在另一个地方弄出响动,吸引雪精灵过去,这才给我们赢得了逃跑的时间……”

    “所以,我想把他们全部引进来,然后靠大人命令这些矮人蜘蛛在周围弄出响动,我带领斥候们潜伏在周围伺机用弓箭射杀他们。”

    魏旭斟酌了一下,感觉这个方案是目前能把伤亡控制在最小范围的方法了。他之前是想要自己在门内准备一发霹雳闪电等门开了丢进去呢。这个方法的伤亡率趋近于零,但是自己在施法的过程中铁定会挨不少攻击。霹雳闪电这类法术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会有用,因为施术者释放的时候不能移动。在这种情况的话,自己就是个活靶子。

    有更有用的办法当然更好,魏旭也不想英年早逝,虽然他确定自己不会被伤到,但也保不定自己被乱箭给扎成刺猬。

    “很好,你叫什么名字?”魏旭对于这个答案还是比较满意的。

    斥候队长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带点颤音的回道:“约尔德,约尔德·萨门菲特,大人。”

    “恩,好的约尔德,待会儿就由你指挥,我会配合你打开大门以及让那些矮人蜘蛛制造声响。”魏旭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遵命!”这个名为约尔德的斥候队长对于魏旭这么“亲密”的举动很是激动。

    退到暗处,魏旭冲着约尔德示意了一下。得到约尔德的回应后,他向小黑球发了一个命令……

    门外的矮人守卫只剩最后两个了,那些雪精灵们对于能够拆掉这些机器很是兴奋,一个个的嚎叫着冲了上来。

    另他们费解的是,这两个敌人居然退却了。他们缓缓的往后退,随着黄色金属巨门一声轻响——他们攻击了好多次的大门终于开了。

    这么好的机会,头脑简单的雪精灵自然不会放过。

    他们的恨,扎根于血液中的恨在涌动,撺掇着他们冲进去,冲进这个自己先祖曾怨恨的地方,毁掉里面的一切!这是把他们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杀杀杀!

    “吱……”金属刺耳的声音想起,在所有的雪精灵冲进大门后,折扇沉重的大门缓缓的关闭。

    “嚓嚓嚓嚓……”密密麻麻的声音在头顶,后面,前面,在四周响起。这宛如春蚕咀嚼桑叶的声音就是普通人听了也会头发麻。更不要说这些听力异于普通人类的雪精灵!

    一个拿着古怪法杖的雪精灵先忍不住了,抬手就往头顶丢了一发冰锥术。一只矮人蜘蛛应声而落。这些个被用来做搬运工的矮人蜘蛛没有多少防御力和攻击力,一个冰锥术足以让他们散架。

    这个雪精灵法师的一发冰锥术打响了战斗的号角,那些雪精灵也是开始将自己手中的箭矢射了出去,有的击中,有的落空,矮人蜘蛛的速度让这些远程打击的效果大打折扣。

    在这金属碰撞的声音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金属入肉的声音。要是给往常,这个声音绝对会让这些雪精灵警觉,但是现在这个时间,密密麻麻的声响充斥在他们的耳中,这突兀的声音就这样混杂在其他声音中,从这些雪精灵的耳边溜走,没有引起他们一丝儿注意。

    接下来又是一声金属入肉的声音,之后则是一连串的金属入肉声……

    他没有名字,他自打拿起这从先辈那里传下来的法杖之后,就注定了他没有名字。一个雪精灵部落的祭祀不需要名字,没有雪精灵敢于用另外的称呼去叫一个祭祀。祭祀的任务,就是引导自己的族人去攻击那些拥有铭刻在记忆中味道的家伙,去摧毁地下所有会发出金属磕碰声的东西,去毁灭那一座座地下的城堡。

    前几天,他的族人发现了这一处宿命中敌人的堡垒,攻陷它!毁掉它!这是先祖的指示!这是夙世的仇,无尽的恨!

    终于,在族人的奋不顾身的攻击下,这个城堡大门被打开了……

    啊!先祖们!你们看到了吗?!你们感觉到了吗?!杀戮!毁灭!属于那个族群的一切都要去死!死!死!死!唯有灭族,才是终结这一切的方法!

    什么情况?他突然发现周围金属碰撞的声音居然消失了,只留下了那可恶刺耳的“嚓嚓”声!

    他竭力睁开自己的双眼,模糊的视线中,面前的一团黑影突然变高,一种新的味道出现在自己的鼻尖,这味道还混杂着自己族人的鲜血……

    那是?

    他突然觉得视线旋转起来,周围的声音也逐渐离他远去,发生了什么?

    那是绝对的黑暗,不……那不是黑暗!雪精灵的一生从来就是黑暗……黑暗中,他看到了一抹光。啊这就是光明的感觉啊,这么温暖,这么舒适……

    在那无限的光亮中,他突然看到了一个一头白发,面容俊俏,穿着一套灰白色铠甲的男子。那个男子对他微微一笑,宽阔的手掌对他轻轻抚过来……

    熟悉的味道让从未有过流泪感觉的他眼眶一酸——那是……先祖!(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