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约尔德一剑砍飞那个雪精灵法师的头颅时,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四下只剩下了雪精灵的尸体以及满地的矮人蜘蛛零部件。没人知道那个雪精灵法师临死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对于那个法师而言,也许只是一种幻觉;对于旁人而言,雪精灵怎么会有灵智?他们不过是地底的一种残暴生物而已。

    矮人蜘蛛的程序设计很是精妙,在他们结束了“任务”,看到这种满地尸体的时候,一个个的开始忙忙碌碌的清理地面,收拾尸体。

    “不辱使命,大人。”约尔德捧着雪精灵的头,将它双手递给魏旭。

    魏旭皱了皱眉头,他可不是一些有变态嗜好的家伙,喜欢把自己敌人的头颅当作战利品挂在墙上当摆设。不过为了不寒了自己属下的心,他也就勉为其难的接了过来,不过转手把它递给了罗本。

    罗本倒是对这没有丝毫的不适,这是属于诺德人的传统,敌人最高首领的首级作为自己的战利品之一,将会被收藏在自己的战利品展览室,供客人参观……

    “罗本,现在几点?”魏旭看着正在“摸尸”的斥候,转身突然问了罗本一句。

    “唔……我看看……”罗本被魏旭的这一次突然袭击搞得手忙脚乱。

    翻出魏旭给自己的怀表,罗本拿在手中,左看右看却不给魏旭一个答复。看了白天,然后抬头瞄了一眼魏旭那像是要发火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问道:“六点?”

    “额……罗本……”魏旭无奈的手抚额头。

    “老大……不带这样的……我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儿……”罗本很是委屈的摸着自己的大光头道。

    这次的矮人遗迹收获颇丰,矮人怀表至少有二十个。按照魏旭的打算是要将它们奖励给自己的几个得力干将,至少让他们知道时间的概念。这样就不用干啥都要发信号弹了,在某些需要隐藏的任务中会起到不少作用。

    矮人怀表相对于魔法怀表,就像是地球上的机械表和石英表,只不过魔法怀表的“带电”要比石英怀表差很多,魔法怀表至少一周得充能一次。矮人怀表才是战士们和上流贵族的最爱,它不许要充能,只要你人活着,带着它走动,就可以为它提供能量。

    魏旭听了罗本的回答,也是无奈的把他手中的表拿了过来。看着罗本一副不想松手,生怕魏旭因为他不会用而没收的样子一阵好笑:“放心,我教你怎么看时间。”

    约尔德留恋的看了一眼从罗本手中转到魏旭手中的怀表,咬咬牙转身去执行魏旭给他的任务,安排斥候们扎营休息。

    “约尔德”魏旭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到!大人!”约尔德下意识的转身站直。

    视野中,只看到一个淡黄色的比鸡蛋小一点的物体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向自己飞来。

    约尔德下意识的把它抓在手中——那是一个精美的矮人怀表!

    “快去快回,回来晚了我可不会讲第二便怎么看时间。”巨大的喜悦充斥着约尔德的脑海,这让他站在原地发起了呆。直到魏旭调侃的声音传来,他才慌乱的对魏旭回礼,而后小跑着转身去安排扎营。

    约尔德性格老实,但是对于战争有着敏锐的感觉,这是魏旭很看好的地方,在半月镇缺兵少将的现在,这样有能力的指挥官正是魏旭缺少的。

    魔法怀表的表盘就是仿照着矮人怀表制作的,不过魔法怀表一点到十二点都是有标记的,而矮人怀表只是简简单单的在十二点处刻了一短横作为标志,其余的地方则是像地球上的表盘一样刻着一个个的小线段把表盘平分。右下角镂空,红色表示夜晚,也许代指血月,白色代表白天。

    约尔德以前做过冒险者,见过法师们用的魔法怀表,罗本也不是什么蠢人——他只是有时候有点呆而已。两个比魏旭高一头的家伙只听了魏旭讲解一遍就懂了,没过多久,两个大块头居然坐在一边头对头玩了起来。

    诺德人本就豪爽,不是敌人那就很快能够称兄道弟,当然前提是互相能看顺眼,比如现在魏旭面前这两个家伙,约尔德等回去就去普顿那里报告,当普顿的副官渡渡金,等时间一到,就可以让这个家伙试试独领一军了。

    看着两个家伙很是友好相处,魏旭也就放心的研究起他的《夹钢工艺》,这种语言直接丢给伊哈德他直接就看不懂,所以魏旭要先行翻译一下。

    另他费解的是,这本书的前面一小半居然是用古精灵语写的,封皮上的字不是用的方块字吗?

    “被安排学习新文字回来了,我的心情是兴奋的。

    联盟下令废止精灵族通用文字,改用这种新式的,通过那里得来的然后加入了我们自己文化的文字,我们称之为深精灵文。很漂亮不是吗?这才是真正的语言,真正的文字,那些个吹嘘说是神灵留下的文字真的是……恶心极了。

    ……刚好我们这种工艺也是从那个地方得到的……都在前面记录着呢,应该会看得懂,我就偷懒一下,不修改前面的文字啦,也刚刚好让读者们比较一下……”

    看来这本书的作者君不仅懒,而且还水灵灵的,一本好好的记载工艺的书被你活活水了一半过去……这样倒是便宜了魏旭,虽然前面的古精灵语看不懂,但是后面的方块字却是让他猜了个大概。

    这群矮人发现了一个地方,从那个地方学到了这种夹钢工艺,而且还从那个地方学到了这种方块字的构成……可是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文中只字未提,或许是通过他们的黑科技,或许是通过一些其他的途径,那么“那个地方”是不是和他们的集体失踪有关?

    魏旭现在满脑子全是问号,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只好通过翻译接下来的锻造方法来让自己脱离这种思维圈子。他心中隐隐有一个答案,但那玩意儿像是在这纷乱的思绪中和自己捉迷藏一样,怎么也揪不出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