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雅雯大人这样气势汹汹的来找我所为何事呢?”魏旭招招手示意周围的巡逻士兵退开,向着里面的雅雯问道。

    “魏旭大人何必明知故问呢?”雅雯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硬生生的把顶到胸口的一口怒气给压了下去。

    “这个,昨晚你走后,我就喝醉了,刚刚才睡醒,怎么会知道呢?”

    “魏旭大人您的……”雅雯说到一半,就被魏旭打断了去。“罗本,把你弄的摊子给收掉,放在那里看着碍眼。”

    “大人……难道您就对于我手下的死没有任何的表示?”魏旭这种无视的举动让雅雯刚刚消下去的火气又腾的一下升了起来。

    “哦,奴才而已,雅雯大人想必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和我翻脸吧。”魏旭的笑容温和,但是语调却极度冷淡。

    “你……”雅雯被气得浑身发抖,自己这还是第一次被如此公然的无视。即便是威望如巴格鲁夫,他也至少会对自己明面上保持一定的敬重。可是这个家伙,晾自己在他门外大半天不说,还指使手下杀自己的下属,而且几次三番的无视自己……这个家伙到底那里来的胆子?!

    “啊,雅雯大人不用多说客套话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一个下属的命而已,对于您来讲,也不值钱。”趁着雅雯因为激动僵不出话的时候,魏旭又是开口。这种步步紧逼,气死人不偿命的手段,他现在也是不用口才药剂就可以办到。

    “我……”雅雯被魏旭的这句话给逼得脸色涨红了一截。

    “啊,我知道我知道,这个赔偿还是有的嘛,毕竟培养一个下属也是不容易。”魏旭在雅雯的下半句话还没有讲出来的时候,又是截过话茬。“欧特,给雅雯大人送一百金币过来,算是我们失手杀死他下属的赔偿。”

    “魏旭!”雅雯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本是来要人的,转眼就变成了目前这种情况!

    “啊,雅雯大人这是要指责我吗?”魏旭的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

    “没……”情绪的跌宕起伏,外加上被魏旭的气势所慑,此时的雅雯已经说不出来一句玩整的话。

    “没有啊,没有就好,我还怕雅雯大人您觉得我那里做错了呢……”魏旭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雅雯的回话。

    “雅雯大人想必也累了,你们几个带她回住处休息吧……”魏旭转身背对着雅雯,招了招手,这算是下了逐客令,让卫兵强行把雅雯给“护送”了回去。

    “魏旭!你敢!……”魏旭的举动让雅雯的脸色涨成了酱紫色,而后瞬间变成了煞白。一股腥甜的感觉从她的喉咙传了上来,下一刻,殷红的鲜血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

    “啊……看来雅雯大人真的身体有恙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抬回去?!”魏旭听到雅雯这口老血真的给气喷了出来,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诸葛亮骂死王郎?唔……没毛病!

    魏旭自己也没有料到这会把雅雯给气吐血,这家伙也是太不禁玩了吧……这就不行了?

    魏旭本来的意思是把雅雯气气,让她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自己也是可以和和稀泥给把雅雯要人的事情给推回去。魏旭可没想着要把关进去的人给放出来,尤其是知道了这些个家伙是雅雯的人之后,那可更不会给放回去了。

    雅雯那边虽然是吐血,不过按照泰姆瑞尔这边居民的身体素质来看的话,这家伙估计也不会有大事,最多只是修养一段时间。不过这样也好,魏旭也是不用担心雅雯留下来要给自己砸场子的事情……

    “……据古老协定,驱逐异族,占有领地者,将永久统管领地事宜,受封领主……”魏旭默默的站在底下,听着巴格鲁夫在上面滔滔不绝的对着手里的东西,不过听到几分可就不知道了。

    整个仪式据欧特讲有好几个小时,好像就皇帝发来的手书就占了其中的大半。魏旭听得昏昏欲睡,可是底下围观的吃瓜群众却是听的津津有味。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手书里面夸奖的那个人是他,恨不得现在就提着武器去跟吸血鬼干上一架。

    “是故,特封魏旭,领半月湖至海尔根要塞以南,霍斯加山脉以西之领土……”当巴格鲁夫说到这里的时候,魏旭的精神终于是一震,肉戏总算是来了。

    念完了长长的手书,饶是以巴格鲁夫曾经去学习过龙吼,但是不停的念了一个多小时后,他还是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喉咙,看向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魏旭。

    “冠!”旁边的欧特在法仁加念完手书之后,高高的喊了一声。同时,旁边的一位仆从恭恭敬敬的把一顶镶着银钢也是玉的头环端到了巴格鲁夫近前。

    巴格鲁夫也是熟悉这一套礼仪,把手书放到一边,而后端起面前的银钢玉头环,轻轻的戴到了魏旭的头顶……

    这轻轻一戴,直接引起了所有围观者们齐声的高呼,这种千万诺德人的呼声混合在一起,带给人的震撼不是一星半点,不是天赋战吼,却更似天赋战吼。不过这吼声中没有惊天的杀意和令人恐惧的煞气,而是千万人的欢愉情绪……

    在这种震撼吼声的影响中,魏旭头脑却是十分清明。头环在箍到魏旭头顶的刹那,他脑海中的那一片星云剧烈的翻滚起来。

    中央的那颗“恒星”极速吞吐,像是会呼吸一样把周围所有的“米粒”尽数吸入,吐出,再吸入如此的循环往复。每一次的吞吐,米粒的幽蓝色逐渐褪去,一个个的都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白色。魏旭可以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能量稍微增加了一点,可也仅仅是一点而已。

    不过这样的情况魏旭也并不好受,每一次的吞吐,就像是他的脑仁被狠狠的攥了一下一样。这样的痛楚,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正是册封仪式,他早就撑不下去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