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只龙的死亡显然让被困住的那只龙更为狂躁,他嘶吼着,挣扎着想要飞起来。不过铁链本来就是魏旭专门为了困住巨龙用的,外加上这龙本身在不断折腾中把栓住四个角的铁球扭到了一起,自身移动的空间也是愈加狭窄。

    “不急,就要到你了。”魏旭把脚底的龙头踢到了他的脚下,阴沉着脸色说道。

    虽然自己这几百号人成功的吸引了这些巨龙的注意,不过背后的海尔根要塞,那些建筑房屋都被陨石砸成了一摊废墟,这由不得他脸色好。

    这巨龙看到了同伴的头颅,反应更加激烈,隔着链网直接喷吐起了火焰。这火焰给魏旭没有带来多大的困扰,一只普通巨龙的吐目而已,一发结界术足以抵挡。就像是当初在法师学院的幻境中的时候一样,没有丝毫的费力。

    对于面前这个可以防御住自己攻击的瘦弱人类,巨龙的反应已经越来越狂乱。就在刚刚,他从面前的这个人类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让自己恐惧的气息。

    就在魏旭踢开那巨龙头颅,抵挡住被困巨龙的火焰之后,从另一边巨龙的尸体上突然浮现了白色橘黄色相间的能量团。白色的能量团像是受到了魏旭身上的吸引一般,向着魏旭蜂拥而来,尽数涌入他的意识海中。而橘黄色的能量涌动了许久后,又是渐渐平息了下来。

    这是?魏旭从那白色的能量团中明显感觉到了恐惧不甘以及怨恨等诸多情绪在里面。不过这白色的能量光团就是再不愿意,面对魏旭就好像面对黑洞一样,被他轻而易举的拉扯进了意识海中。

    白色能量一进入意识海,魏旭的意识也像是受到了牵引,被拉入其中。等他找到那团能量的时候,这能量已经是化作了一只纯白色的巨龙。围绕着“恒星”的“星云”像是囚笼一样把这只巨龙锁在其中,每一粒晶莹的米粒都像是灼热的烙铁,白色的巨龙每每因挣扎想要脱困而碰到米粒,他的身上都会冒起一股轻烟。

    “人类!快放我出去!”在这巨龙挣扎的时候,一股灵魂波动也是扩散了出来。

    “哟?还是会说话的,这么说来,你就是刚刚那头巨龙的灵魂咯?”在自己的地盘,魏旭的语气也是有着几分审视的滋味。

    “人类!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法子击败了我!但是我劝你最好是放我出去!不然等吾王归来,自然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绝望!”即便是被困,这巨龙的语气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听到这巨龙还是没有清楚现在的状况,魏旭的意识直接裹携着这个意识空间所有的压力向这巨龙压了过去。这一瞬间,巨龙觉得一股庞大的压力向自己袭来,而自己所有的思想,秘密,还有过往,知识全部被这家伙看了个通透!

    被别人窥探到自己的内心绝对不会有多么好受,就像是被粗鲁强X的处女一样,那种被撕裂进入的疼痛不是常人能够体会的!在这种源自灵魂的剧痛之下,饶是巨龙也不由得发出一阵凄厉的嚎叫。

    当然,窥探别人的大脑储备也不好受,尤其时窥探这活了数百上千年家伙的意识,这就像是已经吃撑的人还在不断的被强迫灌下食物一样。魏旭先是看到了一片黑暗中,一丝亮光出现,而后就是一大片刺眼的光芒,等到适应之后,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只巨大的棕色巨龙的龙头。

    接下来就是一幅幅画面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涌入了自己的意识,魏旭只觉得自己耳边蜂鸣不断,脑海中嗡嗡作响。紧接着,他就被强制踢了出去,被踢出了巨龙的意识记忆,也被踢出了他自己的意识海。这是一种自我防护机制,也幸亏这种自我防护机制,这才没有让魏旭被一下子涌来的庞大复杂的信息给冲成了白痴。

    “额啊!你居然能窥探我!你居然能窥探我!拘禁龙的灵魂,窥探龙的知识!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是谁了!不可能!王说都瓦克因是那个猫人!怎么会是你!啊……”惨号依旧在继续,这是在魏旭意识空间中发生的事情,他自己虽然被踢了出来,但是还是能够听到。等到听完巨龙所说的有用信息,只剩下了惨号之后,魏旭就直接切断了巨龙传来的声音。我的地盘我做主,想听与不想只是在他的一念之间。

    回过神来的魏旭直接一个踉跄,刚刚那巨大的信息流冲击对他的影响还是有的。等到再次抬起头时,恰恰对上已经自己折腾的没力气,摊在地上喘粗气的这头巨龙。

    此时巨龙的铜铃大小的眼睛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耀武扬威,剩下的全是对于魏旭的忌惮——一种被捕获的猎物对于猎人的忌惮。

    “等了那么久,你也该上路了……”魏旭有那么一瞬间想把这头巨龙活着抓回去,不过当他看到这只巨龙身后已经被毁灭的镇子时,这个决定也随之烟消云散,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说完这话,他向着后面招了招手。

    “嗡!”不是很密集的弓弦似的声音响起,八只弩箭带着破空的尖啸飞向已经被困住的巨龙。链网的间隙很大,大到一匹马可以自由的进出,可是面对巨龙,却是刚刚好。这巨大的空隙让飞来的箭矢没有丝毫阻碍。

    箭矢没有带铁链,它们的箭头都是用的乌木材质,就这一点点的乌木费了伊哈德一群铁匠不少的功夫。好在这箭矢没有让魏旭失望,锋利程度比预计的还要高,它们一支支的轻而易举刺入了巨龙的头颅,只余一点末尾留在外面颤颤巍巍的抖动。在这样的攻击下,这只巨龙也是失去了生息。

    没过几秒,一道白色的能量被魏旭吸收进了自己的意识空间,魏旭在下一刻就把这空间分成了两块,不让两只巨龙相互见面。就在刚刚的一瞬间,他想到了以前在课堂上学过的一种用来审问共同犯罪的模式,而这种模式被某些闲得蛋疼的经济学家给归纳总结到了一种经济学的理论中。这种理论就是博弈论,而面前的这个情况就是囚徒困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