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旭不知道在他之前还有人送了法仁加一封去寒落的信,当然也不知道有一个强大的家伙去了寒落古墓探查阿克杜兹因的状况。一切都是个巧合,当然也是这个美妙的巧合才避免了阿克杜兹因被抹去意识,变成一个真正的尸鬼……

    如果他知道有这些的话,估计会对于这个世界的各种事情更是怀疑几分……

    当然,魏旭还不知道自己忘了告诉阿克杜兹因自己后续的准备,才导致乔布林被阿克杜兹因当作意料之外的入侵者给清理掉,猫人这种明显的种族特征他阿克杜兹因还是分辨得了的,所以乔布林自然就成了意外的入侵者。

    “啊,魏旭大人,能在有生之年可以见到像您这样的少年英才,老朽也是心满意足了……”密松林的临时宴会上,年迈的祭司向着魏旭遥遥祝酒。

    魏旭微笑着回应道:“多谢圣蛾祭司大人的夸奖,如此盛誉,我受之有愧啊……”

    圣蛾祭司的突然拜访让魏旭有点惊诧莫名,之前册封那个应该他来的时候这个老家伙可是推脱说自己年迈体弱,走不动道儿的。可是现在这个不应该他来的时候,这个老家伙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带,大清早的亲自上门拜访。所谓来者不善,即便是客套的接风宴,魏旭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个老家伙眯着自己的眼睛终于是开口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听说魏旭大人您几年前得到了一只黄金龙爪,不知道能否割爱给老朽呢?老朽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

    听到这个问题,魏旭的手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别人不知道,但是魏旭他清楚的很,这种剧情中的龙裔要去古墓获得他的第一个龙吼的时候,这个老狐狸来找自己要龙爪是几个意思?

    “哈哈,祭司大人有所不知啊,那个龙爪前段时间被不知道哪里的贼给偷走了,我这边现在也没有啊……”魏旭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

    “真的没有?”老祭司的声音陡然阴沉了下来,双目紧紧的盯着魏旭的举动。

    这个动作引得魏旭微微朝着那双浑浊的眼睛看去,这一看,魏旭的眼神就好像陷入了漩涡一样,被吸引得挪不开。那双浑浊的眼睛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不断的吞噬着魏旭的神智以及思维。

    魏旭当然知道这个家伙在干什么了,也自然是不会让这个老家伙得逞。虽然意识被牵引着,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释放不需要控制的法术。心念急转间,魏旭直接翻身踏上餐桌,两步踏到老祭司的跟前。下一刻,红色电芒涌动的左手就狠狠的按向了这个祭司的面门。

    玛德,居然敢给老子下套!今天你特么就别想出去!魏旭刚刚在被袭击的前一秒就想通了一件事情,老家伙选择这个时间来要龙爪,还能干什么?无非就是给那个龙裔铺路而已,这可是个圣蛾祭司啊!这样一来,魏旭瞬间觉得眼前的这个龙裔就像是一个棋子一样,沿着既定的轨迹去完成他的使命……

    这个老祭司显然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年轻的领主会在他的迷幻术控制下还能反击,把一招雷爆术的伤害全部用脸吃足。在剧烈的噼啪声中,祭司被弹飞了出去,而魏旭也从被控制的状态下解脱了出来。

    任何时候,不管是谁被这样下套子,心情都不会好到那里去。更何况魏旭这个心里面装了无数秘密的家伙。刚刚这老家伙明显是用的窥探他心思的法术,这就让魏旭更加火冒三丈了。

    “你个老贼居然敢偷袭我!罗本!给我把他砍了!”老祭司刚刚受了攻击倒地,而魏旭却是因为主动攻击而气势正盛,他直接从腰间抽出长剑狠狠的斩向了地上的祭司。

    老祭司此时面皮焦黑,双目无法睁开。但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魏旭剑上传来的森然寒意,于是直接就地一滚,躲到了一旁。同时,他的右手量起了代表治疗系法术的光芒。

    这种并非官方的午宴不需要其他人陪,罗本这个时候还在外面把守。听到魏旭的消息后,他直接拿着巨斧推门而入,哇呀呀的向着刚刚恢复过来的圣蛾祭司招呼了过去。

    这圣蛾祭司也不知怎么想的,这个时候只顾着逃。在罗本的巨斧碰到他之前,他就化为了一团蛾子往窗外飞去。

    “魏旭领主!这次是老朽我做的不对,给您陪个不是,下次自当登门致歉!”等到魏旭冲出门去的时候,只看到天空中圣蛾祭司脚下踩着两只蛾子飞走的背影。

    “老大,我们要不要追?”罗本跟在后面问道。

    “不要了,我们不一定是那个家伙的对手……”魏旭深深的看了一眼圣蛾祭司飞走的方向,而后不甘心的说道。

    “唔,那这次……”

    “这次的事情不要外传就好……”魏旭摆摆手,示意一旁的仆从收拾收拾会客厅,而自己则沉默着向住处走去。

    刚刚他没有让罗本去追,正如他说的那样,自己目前的实力不可能打得过那个老家伙。单单从他逃跑的这一手,还有刚刚入侵魏旭思想的那一手都体现出了这一点。自从几年前遇到赛因克教团的那个法师后,这还是魏旭第一次有这种不敌的感觉。

    今天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魏旭的意料,或许他不做之前的事情,也还是会有人暗中推波助澜让那个龙裔去寒落去接受他所谓的命运吧……

    从这个情况来看,或许推动那个龙裔的是操棋的幕后黑手而并不是所谓的命运,也不是所谓的预言。

    而这棋手有多少,都是谁,他自己一概不知。今天来的圣蛾祭司或许算一个,而自己这个知道主线的,然后又强行介入的勉强算是一个……这个上古卷轴的世界倒是比他预想中的更加有意思呢。

    ……

    几个小时后,黑袍人又出现在了寒落古墓外,他闭着眼睛好像在感受着什么。几分钟后,他睁开了双眼,长嘘了一口气:“看来命运还是按着他既定的线路走的,龙爪又回到了这里……等待命中注定的人……”

    魏旭如果在的话,肯定会认出来,这个家伙就是几个小时前还在半月领阴了他一把的圣蛾祭司!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